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二四章 光復亞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二四章 光復亞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翼一聲厲吼:「放肆,你……」

聲音還沒吼完,一個你字剛剛出口,孫豪已經勃然大怒,身軀氣勢一震,霸道之勢已經壓在了他的身上,頓時將他的話生生地壓進了他的肚子裡邊。

承受不住孫豪的巨大壓力,幾乎是不由自主地,他已經一屁股坐在了祭壇之上。

孫豪冷冷說道:「不作死不會死,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如你所願,去死吧你。」

轟的一聲,翼抵擋不住孫豪身上的無邊霸氣,身軀聳了幾下,嘴裡發出一聲驚呼,轟的瞬間炸開,爆炸聲中,一身血肉化為了星星點點的碎肉,噗噗噗地濺落在了房間碑上,殷紅一片,一眼看去,讓人心中一驚,真是觸目驚心。

瑪雅聖山之上,頓時死一般的寂靜。

瑪爾歷也呆住了,手指孫豪,嘴裡說道:「你,你……」

孫豪看著他,冷冷地說道:「我什麼我?你這樣不知所謂,品行低劣的傢伙,坐鎮我人族一方,還真是帶壞了一方修士,今日居然還對本座的不朽銀艦露出窺伺之心,居然還想試探本座虛實,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也去死吧……」

尼雅癟癟嘴,準備說話,最終輕輕一嘆,垂下了眼帘。

瑪爾歷大聲吼叫起來:「凈土所有修士聽著,眼前這位就是黑魔天,所有戰士,隨我一起,將他滅殺在這空中。」

一邊說,手中一邊扔出了一根權杖,向孫豪砸落,而他自己的身軀,卻飛快地向後方急逃而去。

有些修士受到他的激勵,蠢蠢欲動,可是,也就是如此而已,孫豪身邊爆發的無窮霸道之力,讓所有修士被牢牢地壓制在了原地動彈不得,所有人,根本就提不起自己的武器,也提不起自身的鬥志。

所有修士,都看到了紅衣大主瑪爾歷在飛速倒退。

可是所有修士都無比驚駭地發現,空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巨大的手掌,瑪爾歷不管怎麼逃,都只是在這手掌之中徒勞而無功地飛行。

孫豪冷冷地哼了一聲,隨手一捏,蓬的一聲,瑪爾歷被直接捏爆,化為了血雨,也星星點點地落在了方尖碑之上。

無比霸道的氣勢從孫豪的身上噴涌而出,冷冷的聲音傳遍天宇:「我人族修士,尤其是領頭為首的修士,理當為種族之崛起,種族之強大而盡全力,亞蘭大陸搞什麼凈土,名字是好,可從內到外,腐朽不堪,奢靡之風盛行,人族後輩被嚴重打壓,長此以往,亞蘭大陸不要黑魔天,也會自然消亡,今日,本座捏了兩位紅衣大主,廢了凈土特權,亞蘭上下,皆為凈土,保留白衣大祭序列,以仁愛和平之心,管理整個亞蘭大陸。」

瑪雅聖山,更遠處的凈土之中的大主王殿,所有修士,都清晰地聽到了孫豪的話。

所有修士心中,都產生一種無比震撼的,無比驚駭恐懼的感覺,一股巨大的壓力,讓每一個人都喘不過氣來。

孫豪的霸道氣勢,真正是讓每一個修士都感到了窒息,孫豪身邊,強行挽住了孫豪胳膊的歌吾,此時已經小臉發白,小腿發顫,小嘴微張,驚駭得說不出話來了。

沒想到,看起來溫和有禮的沉香哥哥,發作起來會是如此地猙獰恐怖,太強大,太厲害了。

只不過,沉香開口閉口說亞蘭大陸,難道他不知道,亞蘭大陸如今還有大片大片的區域淪陷在了黑叉族的勢力範圍之內嗎?

心中正這麼想呢。

孫豪又開口說話了:「還有,黑魔天你給我聽著,本座既然來了,那麼你就自覺點,給本座滾,要不然,本座鎮壓你億萬年之久,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瑪雅聖山還有凈土的修士齊齊有點呆。

這位是不是有點太過自大了?居然威脅黑魔天!不知道黑魔天根本就是一個不講道理,根本就是一個不可理喻的瘋子嗎?

黑魔天,按照洛老魔的解釋,那就是虛空戾氣的產物,正如孫豪所說,天地戾氣是天地所生,存在就是合理,就有其存在的必要,孫豪不可能完全滅殺,現在威脅一下,如若他識相,自己躲遠點,孫豪倒是不為己甚,如若不然,孫豪全力出手,就算不能徹底清除,也足以讓其元氣大傷,長時間內不得安寧,難見天日。

就在所有修士感到孫豪白費氣力的時候,情況卻發生了變化,亞蘭大陸之上,從瑪雅聖山往下眺望,肉眼可見的,黑霧象潮水一般,向四周飛退而去,竟然是聽了孫豪的命令,自己開始撤退去了。

這種退卻的速度奇快無比。

沒過幾日,整個亞蘭大陸大部分地區之內的黑色霧氣已經完全消散。

瑪雅聖地和凈土開始跟其他區域,其他種族,其他勢力取得了聯繫。

因為本身是比較偏遠的區域,亞蘭大陸比之森陸要小得多,活躍的種族也極大地不如,修行等級,也就弱了不止一籌,整個亞蘭大陸最強的修士,也不過是分神左右的戰力。

當然,這個大陸的修行等級跟許多地方也略有不同,修行的體系也有著些許區別,倒是不好直接用修士的幾個大境界去判斷他們的實力。

人族在亞蘭大陸的勢力也不止凈土這一方,還有一個東方王庭,實力照樣不弱,讓孫豪比較欣慰的是,這個東方王庭傳承的是一種極為彪悍的治理模式,戰鬥力明顯比凈土強了一籌。

整個亞蘭大陸除了黑叉族之外,還有七個比較大的種族,人族勢力在亞蘭大陸處於前三。

而黑叉族就是一個十分詭異的種族了,嚴格說來,這並不是一個種族,而是一個黑化的,各類種族組成的一個雜牌種族,跟不死族有點類似,但又有著本質的不同。

不死族大多是種族死亡之後生成,而黑叉族就只是黑化而已,這樣子很像是被魔氣沾染的魔修。

孫豪驅逐了黑魔天,也就是能夠沾染修士的詭異黑霧之後,亞蘭大陸恢復了生機,各個實力開始了莫名其妙的重建過程,許久之後,他們這才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夠度過此次黑叉族危機,實在是僥倖,要不是人族剛剛好有一位驚天大能感知到亞蘭大陸的危機,出手相助的話,這次黑魔天危機還不知道會鬧成什麼樣子呢。

亞蘭大陸並不是孫豪的目的地,這兒只是孫豪飛躍虛空,偶爾路過的一個驛站。

孫豪也沒有太多干涉亞蘭大陸的具體事物,甚至是凈土這兒,也只是除去了讓自己失望的兩個首領之後,就把事情交待了下去。

匆匆搞完這一切,不知不覺已經是十年時間悄然溜走。

又一次,站在了青色方尖碑之下,孫豪低聲說道:「我要走了。」

天空之上,不朽銀艦已經發出了沉悶的轟鳴聲,孫豪離去在即。

他的身後,尼雅、歌吾還有芸秧等凈土修士並排而立,靜靜地聽著他說話。

當孫豪說出自己要走的時候,瑪雅聖山之上頓時肅然一靜,尼雅雙眼一紅,權杖地上一豎,單膝跪了下去,她的身後,頓時跪滿了修士。

孫豪的身軀緩緩升起,向不朽銀艦之上飄了上去,眼看就要消失不見。

祭壇上,歌吾終於忍不住了,猛地站了起來,嘴裡大聲喊道:「沉香哥哥,且慢。」

孫豪身軀背對她而立,看不到臉上有任何錶情,嘴裡的聲音十分低沉清冷:「有什麼事嗎?此間事了,我去意已決。」

歌吾銀牙一咬,看看身邊的尼雅,嘴裡大聲說道:「你滅了紅衣大主,就這麼走了嗎?」

孫豪冷冷地說道:「難不成你還想找我報仇不成?」

歌吾咬咬下唇,圓圓的臉上有點流汗,但是依然倔強地一頂脖子,揚聲說道:「不想報仇,不過,本姑娘要你陪我一個道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