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二七章 內宮軼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二七章 內宮軼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話音沒落,一個紅裙女子已經飛升而起,一手挽住了她的胳膊,露出又哭又笑,好似孩子般的表情:「金婆子,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了……」

歌吾臉色無比怪異,本能地說了一句:「亞琴,我真是服了你,老是長不大……」

說完,歌吾一臉茫然地看著身邊的女子,低聲說道:「我們很熟嗎?我怎麼真的感覺你就是一個不靠譜的二貨?」

軒轅亞琴臉上一紅,嘴裡沒好氣地說道:「你才不靠譜,你全家都不靠譜,你才二貨,你二到無窮大……」

米哈此時站了出來,哈哈大笑:「來吧來吧,老金,你這一回來,我頓時感覺這後宮之中生機勃勃,我們哼哈三人組終於又成功聚首了,哇哈哈,相公,看我們的車輪大法。」

尼雅臉色通紅,低聲問道:「大人,這些都是姐妹們嗎?」

孫豪笑著點點頭,神識一動,所有身邊的女人齊齊出現在了靈榜跟前。

眾人的目光齊齊落在了靈榜之上。

那兒,每個人很快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看到這個,尼雅和歌吾馬上明白了孫豪的意思,而且,也瞬間神奇地看到了自己的大名。

在所有修士之中,自己的排序,有點靠後啊!

看到眼前的靈榜,孫豪身邊的女修們齊齊嘆息一聲,金妃和竹妃黯淡的名字已經完全消失不見,屬於她們的位置,出現了歌吾和尼雅的大名。

也就是說,金妃和竹妃真正地成了歷史了。

軒轅紅清澈的雙眼之中閃過絲絲黯然,嘴裡坦然說道:「兩位妹妹初來乍到,以後就會知道,我們姐妹之間,相處十分融洽,相互之間有什麼說什麼,不必要相互提防,也不需要相互斗心機,這兒就是一個真正的大家庭。」

尼雅心思靈巧,稍稍躬身,嘴裡說道:「尼雅拜見紅姐姐,還請紅姐姐以後多關照。」

歌吾的嘴巴微微嘟起,嘴裡說道:「沒想到相公這麼好色,這麼多姐姐,我的位置好低的說。」

軒轅亞琴在她身邊低聲說道:「老婆子,你這就落伍了,你也不算算小豪現在的年紀,這些年,他走南闖北,遭遇到的美女多如恆河之沙,只有我們伺候他,已經相當不錯了,再說了……」

歌吾壓低了聲音說道:「也是哦,他那飛艦到處竄,要是每到一個地方都收幾個女修回來,估計早就後宮成群了,對了,你還準備說什麼?」

軒轅亞琴輕笑著說道:「再說了,能站在這兒的,除了你跟竹妃,姐妹們哪一個都不是分神大能,你就知足吧,嘻嘻,你現在才小小化神,小心惹火了我這個分神大能,抓住你拍屁屁……」

歌吾一愣,頓時感覺自己掉入了大灰狼的嘴裡一般,臉上不由一苦,嘴裡說道:「我好似跟你很熟,你能不能別那麼二,你都是老妖婆了,能不能別跟我這後輩一般見識?」

軒轅紅看著這兩個耍寶的傢伙,緩緩搖頭,米哈說得沒錯,可以想象得出來,須彌凝空塔內多了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歌吾,以後絕對會多出許多故事。

夏晴雨緩緩搖頭,嘴裡清淡地說道:「今日乃是兩位妹妹回來的時候,所以姐妹們到得比較齊整,過了今日,我們大多數時間都在各自的行宮內修行,兩位妹妹如今修為還低,還請不要隨便亂闖,要不然出來問題可就不好了。」

總體來說,孫豪身邊的後宮是很和諧的,只不過,就大方向來說,孫豪的後宮其實也是有派系的,代表人物就是夏晴雨和軒轅紅。

而金妃,卻是軒轅紅一系,態度上,卻是有著微妙的區別,這一點,尼雅和歌吾馬上就感知出來了,深深感嘆一聲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尼雅躬身說道:「是的,晴雨姐請放心,尼雅明白了。」

歌吾癟癟嘴,瞬間也明白了其中微妙的態度,不過,她也十分聰明地知道,有些事情,說破了就沒意思了,笑笑沒跟二姐一般見識。

孫豪笑笑說道:「好了,大家都見過了,歌吾和尼雅,你們也不要刻意去尋找過去的一些往事,你們就是你們,跟著你們自己的內心去走就是了,擇日不如撞日,今天,你們倆就正式成為我的妃子了。」

尼雅臉色一紅,柔聲說道:「是的,大人。」

歌吾和金妃一個最大的不同此時表現出來,無論性格怎麼大大咧咧,無論是膽子怎麼大,歌吾實際都是一個處子,跟以前的金妃是不同的,此時孫豪這麼一說,她的心頭不由自主地產生一種忐忑和躍躍欲試。

跟金妃那種完完全全地吃小鮮肉的心態,截然不同。

好死不死,旁邊的軒轅亞琴此時低聲說道:「老金……歌吾妹妹,今晚要不要我來幫你?」

歌吾張大了小嘴,低聲說道:「這事也能幫?」

軒轅亞琴摩拳擦掌,輕輕捅了捅她的腰,打了一個眼色,歌吾瞬間看明白了,能幫,而且幫了一定很好玩,話說,她第一次成親,心中的確有點忐忑,多個人幫忙搞不好真是個不錯的主意。

看著搞怪的軒轅亞琴和歌吾,孫豪的臉上不由露出絲絲回憶的笑容,很多性格,哪怕是轉世,都難以改變,看樣子,歌吾很快就會變成以往那個沒羞沒臊的金妃了。

軒轅紅搖頭,臉上露出絲絲苦笑,對孫豪微微躬身,嘴裡說道:「沉香,我等都在修行,老規矩,沉香如若需要,隨時可以到各宮安寢。」

孫豪看著軒轅紅,臉上露出絲絲笑容,嘴裡輕笑一聲說道:「小紅,小雨,有的時候,你們其實也需要向金妃學習一二,要知道,雙修本是道侶之間相互的事情,不能總是我提出了需求,你們才被動地接受,所有姐妹之中,說真只有亞琴、米哈還有金妃才是真正地反應了自己的需求,其他人嗎,都弱了許多。」

軒轅紅和夏晴雨臉上一紅。

夏晴雨嘀咕了一句:「我們要是都如同她們一般沒羞沒臊的,也不知道你忙得過來不?」

軒轅紅卻是認真地說道:「沉香你能夠清晰地感知到我們的需求,這些年來,總是來得恰到好處,每每我思念你的時候,你總能及時出現,我真沒有提出需求的必要,想必其他姐妹也是一樣。」

孫豪搖頭說道:「我的感知是沒錯,不過,你要知道,只有當你們的思念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才能觸動我的感知,這個,相對來說,卻是有些遲了。」

說完,孫豪又看向夏晴雨,嘴裡笑著說道:「關於我忙不忙得過來的問題,你就不要操心了,到時候,我自然有辦法就是,哈哈哈,也不看看你小豪哥如今是什麼修為,哈哈哈……」

夏晴雨蒙面巾下的俏臉瞬間通紅,白了孫豪一眼,身軀一晃,靈室之內出現一朵冰花,整個人已經消失不見,卻是有點受不住孫豪,自己跑了。

軒轅紅搖搖頭,身軀一晃,也自己消失。

她和夏晴雨都是正後,身份地位決定了她們不可能跟其他姐妹一樣這樣肆無忌憚,眼前的事情,還是眼不見心為凈更好。

實際上,除了軒轅亞琴這個二貨的確是跟金婆子感情好得不得了,一見之下,捨不得馬上就走之外,其他女修還真沒有那麼厚的臉皮。

心知今日是兩妃于歸之日,其他人,包括米哈都嘻嘻哈哈地告辭而去,很快,靈室之內就剩下了孫豪和三女。

軒轅亞琴作勢欲走,歌吾緊緊地抓住了她:「別走啊,說好幫我的,你可不能撒手不管。」

軒轅亞琴有點羞怯地看向孫豪。

孫豪無語搖頭,嘴裡說了句:「又不是第一次了,還害什麼羞,走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