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四九章 相視一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四九章 相視一笑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安安心心在玉虛宮修行了千年,基本變成了隱形人,低調,低調才是王道。

現在,雙王六大侯也沒有在自己面前表現得太過囂張跋扈,那就這樣了。

千年過去,孫豪收穫不錯,心情也還不錯,這千年的穩定期間,孫豪修行的同時,也花了很多的時間陪伴自己身邊的修士,百年一度的家宴,也從來就沒有間斷過。

不過遺憾的是,到了孫豪這樣的修為高度,如若不是刻意造就,要想生育子女基本是不可能了,這些年來,孫豪順其自然,其結果就是沒有再生下兒女。

目前來說,孫豪的嫡系後代已經沒有一個在身邊了,幾個比較厲害一些的,比如軒轅小龍、小草,小罡等人,都還在中虛,而原本在塔內的後代,現在已經不知道多少代了,孫豪的血脈還有影響,不過已經淡了許多。

就連涫涫都不怎麼管他們了,當然,無論怎麼說,他們都是孫豪的後代,在須彌凝空塔之中的勢力還是很大的,孫家,在須彌凝空塔之內還是第一大家族。

孫豪身邊的女人沒有提出特殊要求,她們也是隨緣,如若懷上,那就是天大的喜事,如若沒有懷上,那就好好修行。

畢竟對她們來說,隨著修為的增高,壽元也變得十分悠久,孫豪又經常回來,情感上沒有什麼空虛的時候,也就對有沒有子女並不是特別地追求。

到了她們的修為高度,通常一個打坐也能晃眼就過去幾十年,養子女什麼的,還真是不急。

十分低調地,在人族修士眼中,完全沒有什麼作為的千年時間過去,孫豪心滿意足地完成了此次來到人族大本營的目的,靜極思動,準備去自己的下一站去轉轉了。

在前來人族之前,孫豪就早有去巫族轉轉的計劃。

回來人族,主要是接受一些人族傳承,如今,自己最基本的要求已經達到,時空大道的修行已經找到了方向,自己也修行到了一定的階段。

瞬息移動,五行遁術,甚至是人族裡邊找到的雷遁」、「血遁」之術也完成了修行,自身的修為也全部夯實了一遍,是時候開始下一階段的修行計劃了。

孫豪的下一個目的地,毫無疑問,就是巫族。

去巫族是孫豪早就有的打算,最初是因為孫豪要過去看看格爾蘭,不知道她在巫族的情況怎麼樣了,發生在格爾蘭身上的一些讓孫豪目前依然不解的事,也需要找到一些答案,後來,得到了祖巫的邀請,過去看看,說不定能夠佔到一些便宜。

現在又多了兩個去巫族的理由,一個就是時空之砂,典籍記載,巫族是最可能有時空之砂遺存的種族;另一個就是遁術了。

人族的典籍已經相當強大,孫豪找足了五行遁術,找到了雷遁和血遁之術。

可是世間的遁術還有很多,比如說,比較常見的光遁、冰遁和風遁,人族的典籍之中就沒能找到,這些,巫族說不定也能找到。

畢竟巫族也是虛界的強大種族之一,具有這些遁術的可能性很大。

人族典籍記載,巫族在巔峰時期,曾經出現過十二祖巫,那是十二尊排序比刑天那樣的戰神還要高的巫族修士。

而十二祖巫之中,就有不少祖巫修行了各種強大的巫術,涉及到各種大道法則的強大巫術。

說不定,孫豪過去就能找到想象不到的傳承。

巫族之行是必須的,孫豪在人族玉虛宮之內沒有任何牽挂,念頭一動,馬上就可以成行。

叫來魏新兵,交代了幾句。

又驚醒了郝安逸的意志,表示:「你慢慢睡,我準備出去轉轉了。」

郝安逸隨口問了句:「準備去什麼地方?」

孫豪沒打算隱瞞:「準備去巫族,怎麼,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

以孫豪現在的修為,已經普天之下,哪兒都去得。不過孫豪還沒自大到自己天下無敵,什麼都不怕的地步,郝安逸問起來,徵求一下他的意見也好。

郝安逸的意志稍稍一僵,然後說道:「去巫族也好,你的身上,的確是有巫族血脈,你本身也跟巫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你過去剛剛好,我沒有什麼特別需要交代的,不過,沉香你要記住,無論你走到哪兒,你的根始終在人族。」

孫豪微微一笑:「這個自然,樹高千尺忘不了根,我到外邊轉一轉了,會回來的。」

郝安逸:「恩,那就好,不過你再次回來之後,就不必要那麼低調了,畢竟你的修為擺在那兒的,可以給他們一些尊重,但你自己的聲望什麼的必須建立起來。」

孫豪笑了笑,給了郝安逸一個看似毫不相干的答案:「郝大,你知道的,我修鍊了霸道,而且是霸道大圓滿。」

郝安逸半響沒做聲,最後一聲輕嘆:「好吧,你到時候盡量溫柔點吧。」

孫豪笑笑:「到時候看情況吧,我走了,你去睡吧。」

郝安逸感知到孫豪騰空而起的身軀,傳來絲絲疑惑:「人族和巫族雖然沒有直接開通遠距離傳送陣,但人族六大侯的領地之一距離巫族最近,你不必要從這兒直接破空……」

孫豪笑笑說道:「我需要中途去葯族轉轉,看看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說完,孫豪飛身而起,破空而去。

郝安逸哦了一聲,表示明白了,片刻之後,他又十分疑惑地嘀咕了一句:「不對啊,去葯族也有近道,沒有必要直接破虛飛行的吧?這修行了霸道的修士,難道做事就完全不講道理,全憑個人喜歡的嗎?」

孫豪當然不是那種做事不經大腦的莽漢,孫豪之所以選擇直接破虛而行,其實根本目的,還是修行自己的四極大道和時空大道。

典籍記載之中,四極大道有一個十分簡單有效的修行之法,那就是用四極相輔助,形成一個固定的空間,通過帶動這個空間不停地破虛前行,來不停地感悟四極的特點,磨練四極的穩定性。

飛躍而起,破虛而出,真正來到虛空之中后,孫豪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心裡輕聲喝到:「二毛,玲子,文敏,小龐,出來一起遨遊虛空了……」

天空之上,岡昂一聲龍鳴,青龍擺尾,出現在了孫豪的身邊,王遠雄壯的聲音傳了出來:「哈哈哈,遨遊虛空,昔日從王村走出來的時候,我可是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今日這一天。」

天空之上,一聲清脆的雀唳,陣陣火焰升騰而起,朱雀展翅,出現在了孫豪的身邊,朱玲的身軀,站在了朱雀之上,臉上充滿了好奇,左右張望,嘴裡笑著說道:「也不知道虛空旅行會是什麼滋味。」

一頭大白象,不聲不響出現在了天際,張文敏一如既往地老實,出來之後,恭恭敬敬對幾位同伴微微欠身,嘴裡說道:「幾位道友,好久不見,甚是想念。」

他的聲音剛剛落下,天空之中出現一枚潔白而尖銳的獠牙,好似劃破天際一般,空中一閃,其上出現一陣鑽石般的亮光,當亮光閃過之時,朱龐豁然半蹲在了獠牙之上,做了一個十分典型的思考者的造型。

保持這種造型足足三四息時間,朱龐嘴裡這才問道:「幾位哥哥姐姐,小龐這造型是不是帥呆了,酷斃了……」

沒等他把話說完,朱玲已經飛起一腳。

兩人之間,距離不近,可是朱玲的**好似長了眼睛一般,直接準確地命中了他的屁股。

十分沒有形象地,朱龐在空中揮舞著自己的手腳,哇哇亂叫之中,被一腳踹飛老遠。

半響之後,獠牙一閃,朱龐飛了回來,苦著臉說道:「老姐,我已經感覺到了,虛空旅行一定充滿了暴力和強迫。」

孫豪和王遠,朱玲相互對望了一眼,不由齊齊笑了起來。

不同的環境,同樣的人,好似回到了昔日大家還弱小的時候,心有感觸,相視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