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五三章 太上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五三章 太上皇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其他幾個修士也紛紛感知了一下,的確是沒能感知到任何東西,虛空不就是虛無的空間嗎?怎麼會有東西呢?

孫豪向朱玲露出了詢問的眼神。

朱玲的秀眉深深地蹙起,不停地鼓動自己的朱雀之炎,半響之後,臉上露出絲絲無奈的表情,嘴裡說道:「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怎麼說呢,我的朱雀之炎有著強大的辨識事物的能力,一旦發現可以焚燒的東西,馬上就能自動爆發……」

頓了頓,又思考了一會,朱玲這才繼續說道:「根據我的朱雀之炎的感知,虛空之中的確是有著能夠消耗炎火的東西存在,而且這種消耗還不是一般的大,這感覺就好似我面前存在了一堆密度不小的,看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可是你讓我感知吧,我又完全沒有頭緒。」

孫豪沉吟了一下,嘴裡說道:「玲子,你的意思是說,這無垠虛空之中,本質上,其實是存在著許許多多的東西的,只不過,以我們的感知,居然是不能探知他們的存在?」

朱龐聳聳肩說道:「小豪,以你的修為都不能感知得到有東西的存在,那麼,其實無論這虛空之中存在什麼,其實都跟不存在一個意思,因為,虛界修士沒有一個能夠感知得到唄,都感知不到,就等於不存在。」

都感知不到,就等於不存在?

這是一個十分奇怪的理論,不過,聽到朱龐的話之後,孫豪的心中卻不由驀然一動,孫豪想到了人皇郝安逸給自己說過的一個觀點,那就是,什麼是虛界的事。

郝安逸曾經說過,虛界在不同的修士的感知之中是不同的,那麼引申對照一下朱龐的觀點,其實也可以這麼認為吧。

或許將來,朱玲進階到大乘之後,她所能感知到的虛界,跟自己就會有著截然不同的表象了。

聳聳肩,孫豪悠然說道:「當我們修為越高,站得越高的時候,我們發現,其實自己不懂的東西越來越多,你們可能不知道,當我追尋這個世界的本源,追尋世界的大道的時候,古典籍卻告訴我一個事實,大道也是相對的,哪怕是大道大圓滿,當你修行的時候,也會發現,自己還有更廣的晉陞空間。」

幾個同伴齊齊一怔。

朱龐手捂額頭,嘀咕到:「小豪,你這太深奧了,我們不懂,來點實際的。」

孫豪聳聳肩,嘴裡說道:「行,那你就假設,這無垠虛空之中存在著一種跟我們的認知完全不同的暗物質,這種物質,或許以後只有朱玲進階到大乘之後才能判斷其存在,現在吧,大家該幹嘛幹嘛,不要思考那麼多就是。」

這下明白了,搞不懂就不需要搞懂,反正是船到橋頭自然直,大家先把這個問題放到一邊,繼續虛空旅行就是。

四靈定天,飛行無盡虛空,孫豪向葯族的方向,不急不忙地飛躍而去。轉眼之間,自己離開藥族已經時間不短,也應該過去看看了,不知道阿碧和賢朗的近況如何了。

正常情況下,葯族現在應該大局穩定,沒有什麼大事,畢竟孫豪走之前,把葯族好好地梳理了一下,葯族幾大星使被好好打磨過,身上的浮躁和名利之心淡了許多,應該不會跟阿碧爭權奪利。

葯族的外圍也被孫豪好好地敲打了一番,很多種族都被孫豪的雷霆手段震懾得相當厲害,千年時間雖然比較長,不過想來,應該不會有不長眼的種族跑去葯族找不痛快。

除了實力極強的種族之外,有了武閑郎在主謀的葯族,不去侵略擴張那才是不正常,被人欺負上門的情況應該不可能出現。

正是對自己的布局有信心,所以,孫豪這一路上就並不是太別的著急,跟四靈一起,辨識了大致方向之後,就不停地破虛飛行,不停地體悟那種破虛之力,不停地體悟四極大道,虛空之中,破虛而行,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失去了時間的概念。

這種虛空之中,跳來跳去,根本就對時間沒有什麼感覺。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孫豪感覺自己收穫了許多許多,終於,在朱龐謝天謝地,感激涕零的呼喊聲中,遠遠地看到了森陸,抵達了孫豪此行的第一站,葯族。

話說,再怎麼好玩的遊戲,當你實在是重複得太多,實在是玩不出什麼花樣的時候,那也就相當無趣了,這一路過來,朱龐從滿腔熱情,到破虛破到想吐,此時抵達目的地,自然是千恩萬謝,表示自己終於可以翻身農奴把歌唱,回去塔里陪婆娘了。

孫豪心中為這孩子默哀了一下,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從葯族出來之後,就會馬不停蹄地跑去巫族,這路途遙遠的,又得一路破虛而去,也不知道他到時候是個什麼樣的心情。

朱龐屁顛屁顛地跑了。

王遠搖頭,看向孫豪,嘴裡說道:「耗子,我能感覺得出來,這種破虛而行的方式對我們的修行有著巨大的幫助作用,對我們四靈相當重要。」

朱玲咯咯笑了起來:「就是就是,以後有機會,小豪你就把我們叫出來,大家一起,並肩而行,遨遊虛空,既能有那種遨遊無限的感覺,又能修行,這感覺真是好極了。」

孫豪微微笑了笑,心說等的就是這句話,嘴裡說道:「那行,以後我要趕路的話,就叫大家一起出來結伴吧,以後盡量少走傳送陣就是。」

張文敏雙掌一合,嘴裡說了句:「阿彌陀佛,二位施主,也不知道小龐知道你們轉頭就把他給無情地出賣了,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悲傷。」

王遠哈哈大笑起來,身軀一晃,消失不見。朱玲也咯咯笑著,隱回須彌凝空塔。張文敏微微搖頭,對孫豪稍稍躬身,自己也回去了。

孫豪微微一笑,身軀一晃,向森陸破空而下,直往葯神山去了。

不久,孫豪就已經抵達了葯神山,不過,讓孫豪無比驚訝的是,剛剛來到葯神山,孫豪的心中馬上就感知到了不同一般的隱約氣勢。

一股不弱於自己的氣勢,如同猛虎一般出現在葯神山之中,好傢夥,居然來了個大修士,跑來跟自己搶地盤了?

孫豪心中剛剛這麼想,天空之上,溫柔無比的女聲響了起來:「那位道友,還請下來一敘。」

聽到這個聲音,孫豪馬上就明白這是誰了,心中不由又是一愣,心說,她跑來葯族幹嘛?海族那麼多,當老大還沒當累?居然跑到我這葯族耀武揚威,當起太上皇了。

身軀緩緩從空中落下,孫豪朗聲說道:「我回來了,你怎麼跑我這兒來了。」

此處不同大海,在大海之中和葯神開打,孫豪完全放得開,怎麼順手怎麼來,可是現在這兒乃是孫豪的葯神山,這兒要是打上了,結果估計就是整座葯神山都保不祝

再說了,大乘修士,沒事打什麼架,還是先問清楚情況吧。

一襲青衫,從天而降。

葯神山就在孫豪說話的這一刻,突然好似活了過來一般,所有的樹木都輕輕聳動起來,好似在歡喜雀躍一般,龐大的葯神山龍脈在這種聳動之中躍躍欲飛。

最高的葯神宮輕輕地聳動了幾下,好似長龍在對著孫豪遙遙地叩拜。

孫豪的聲音不大,但是傳遍了葯神山,孫豪的身軀落下來的時候,好似有仙音繚繞,金光閃閃。

葯神山上,大量的修士聞訊而動,看向高空。

不同的高峰之上,出現了九個修士,齊齊向著孫豪,飛快地飛了過來,半空之中,九大星使齊齊朗聲說道:「恭迎大人……」

就在此時,下方葯神宮內,一身海藍色衣衫的女修也冉冉升起,嘴裡柔聲說道:「弟弟,你終於回來了,你這沒良心的,扔下姐姐掉頭就跑,害我在這幫你守了一千年的葯神山,你也曉得回來礙…」

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