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五四章 再回葯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五四章 再回葯族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看著眼前的女修,頓時湧起哭笑不得的感覺,不過,看到女修那種幽怨的表情的時候,孫豪心中已經隱約猜中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還真是一筆糊塗賬,自己返回人族,包包甩下自己的婆娘跟自己跑路,沒存想,這婆娘猜到了包包的來路,堵在了葯神山,守株待兔,等待自己回來了。

心中一動,孫豪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老姐,為了等我,能夠在我這葯神山守個上千年,你還真是辛苦了,不容易啊,我要是不回來,你打算還等多久埃」

海神的壽元比自己多了不知多少倍,也是大乘修士,自己叫她一聲老姐,倒是也沒什麼。

再說了,邊牧和包包坑了這大乘修士一把,自己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叫她一聲姐,希望能夠化干戈為玉帛。

海神瞄了一眼面色有點通紅,雙眼含滿了眼淚的阿碧,嘴裡輕笑著說道:「有福星在此,我相信你遲早都會回來的,這不,你不是回來了嗎?」

孫豪含笑看向阿碧,嘴裡說道:「阿碧,這些年辛苦了,有這麼一位太上皇在這,有沒有束手束腳?」

阿碧的臉上露出絲絲笑容,嘴裡說道:「特非提姐姐對我很好的,幫葯族做了許多事,有她幫我,葯族這些年發展得相當好。」

孫豪掃了掃武閑郎,發現武閑郎正在微微點頭。

頓時,孫豪明白過來,這些年,海神對葯神山保持了相當的善意,也是,自己過來的時候,葯神山上相當地平靜,自己神識之中,葯神山也沒有感受到半點的怨氣,看來,自己卻是需要感謝一番這個便宜姐姐了。

臉上露出燦爛笑容,孫豪對葯神笑著說道:「老姐你有心了,我知道老姐你是為何等我,放心吧,功夫不負有心人,我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的。」

葯神微微一笑,好似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身軀一晃,半空之中,輕輕一響,整個身軀化為淺藍色的水柱,飄飄洒洒地落在了葯神山上,柔和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那好,姐姐我在福爾那等你過來,你先忙。」

她倒是知道,孫豪剛剛回來,事情不少,自己的事,等了千年,也不急在這一時。

大家都是大乘大修士了,吐出的話,就相當於金口玉言,孫豪說給她個交待,那就一定會有,與其死纏爛打,還不如爽快地等個答案。

孫豪對著遠方微微點頭,說了一聲:「好,老姐你慢走。」

說完,孫豪這才看向下方,看向欣欣向榮的葯神山,嘴裡朗聲說道:「各位道友,本座回來了。」

葯神山上,聞訊而出的修士們,齊齊大聲歡呼起來:「恭迎大人,葯神萬歲;恭迎大人,葯神萬歲……」

看著下方那些匍匐在地上,忘情高呼的葯族修士,孫豪的心中,不由湧起了一種比較異樣的感覺。

在人族潛修上千年,低調而平靜,孫豪感覺不到什麼異常,回來之後,面對億萬葯族修士的這種崇拜,這種朝拜,孫豪的心中,瞬間湧起了一種十分奇妙的滿足感,那種充實感,而且,好似冥冥之中,自己對四極大道的一些領悟居然會因為這些崇拜,而又有了一些奇妙的變化。

要不是孫豪從低調突然過度到這種熱情澎湃的崇拜之中,孫豪可能還感知不到這種變化。

這種變化是如此的晦澀難明,要不是孫豪的四極大道積累到了一定程度,理解達到了一定高度,也很有可能感知不到,這可真是一種奇特的機緣。

感知到自己身上的奇怪變化,孫豪心中不由一動,想起了祖巫說過的,大乘修士庇護一個種族是有好處的,現在看來,果然是如此。

飄立空中,孫豪臉上露出燦爛笑容,嘴裡說道:「本座進階大乘,安頓好葯族事物之後,特意去無垠虛空轉了轉,葯神山就委託本座的姐姐幫忙鎮守,這些年,葯神山發展得相當好,本座相當滿意,各位道友,辛苦了。」

十分自然地,孫豪就把海神鎮守千年的功勞據為己有。

下方,億萬葯修齊齊歡呼起來:「葯神萬歲,葯神萬歲。」

這千年以來,葯族有了葯神大名的威壓,還有了葯神姐姐的親自主持,那是,超速發展之中,葯神的恩情,需要時刻牢記。

孫豪感知得到,葯神山上,每一個葯修的心中都湧起了山呼海嘯般的熱情,心中高興的同時,也不由微微驚訝,沒存想,自己消失千年,居然還有如此的影響力。

臉上帶著燦爛笑容,神識一動,他心通感應之中,孫豪已經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海神駐守,只是成為了武閑郎手中的棋子,這些年,武閑郎和阿碧聯手,從葯族的基層,也就是娃娃抓起,一級級地灌輸給葯族修士一個最為至高無上的真理,沒有葯神,就沒有葯族,沒有葯神,就沒有葯族的未來和明天。

效果嘛,孫豪已經看到了,出奇的好。

武閑郎這傢伙的確厲害,潛移默化,不動聲色地,就幫自己在葯族之中鑄造了無上權威。

心中滿意,孫豪燦爛笑著,朗聲說道:「各位道友,我葯族如今正在蓬勃發展,大家還當齊心協力,讓我葯族成為虛界最為強盛的種族之一,好了,本座剛剛回來,需要先了解一下情況,百日之後,本座會在葯神山佈道三日,各位道友屆時在各自洞府聽道即可。」

葯神佈道?葯神山頓時又是一陣歡呼雀躍,葯神萬歲的聲音,直衝天宇。

一個大乘修士佈道,還真是非同小可,葯神山瞬間沸騰,一些家族勢力趕緊給在外執行任務的弟子發出緊急召集令,著他們回來聽道。

葯神山忙碌起來,孫豪帶著九大星使,也回到了自己闊別已久的葯神宮。

認真聽取了九大星使的情況報告,初略了解了葯族發展之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和困難,決定了一些葯族的方向性問題之後,孫豪這才揮手讓其他星使回去,留下了阿碧,履行自己另一重身份應該履行的重任。

話說,哪怕是修士閉關時間悠久,千年不見,也的確是挺想念的。

阿碧哭成了淚人兒,呻吟之中,狠狠地咬了孫豪的肩膀幾口,留下了一排排牙齒櫻

當然,這是孫豪有意讓她咬出齒印排解她心中的思念的,要不是,孫豪只要不加控制,女人的牙齒得生生崩掉不可。

久別勝新婚,這句話還真是說對了。

只要是外邊沒人的時候,阿碧就掛在了孫豪的身上,像條藤蔓一般,緊緊地纏住了孫豪。

孫豪有時候就開玩笑:「阿碧,你這樣子有點像是藤酸公呢,是不是想寄居在我身上啊1

阿碧柔聲說道:「我想一輩子就這樣纏住你,讓你永遠也不能離開。」

孫豪嘿嘿笑了起來,低聲在阿碧的耳朵邊說了幾句,阿碧頓時滿臉通紅,不過,身軀卻是越發柔軟,渾身好似都能滴出水來一般地動情了。

這女人吧,千年不見,爆發起來,也的確是挺凶的。

孫豪發出百日佈道的消息之後,就呆在了葯神宮,什麼地方都沒去,就是在安撫自己的女人。

有的時候,孫豪心中也是頗為感慨,你說修士修行是為了啥呢?到了自己這樣的高度,都是大乘大修士了,要想進步,要想修道,那就還得到處跑,就還得苦苦求索,根本就停不下來。

安靜下來,回想自己這一路走來的經歷,孫豪豁然發現一件事實,那就是,無論是什麼時候,自己始終都繃緊了一根弦,始終走在了修道的路上,很少停下歇息。

有時候吧,孫豪感覺虧欠自己身邊人挺多的,只能盡自己的最大能力予以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