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五六章 大乘佈道(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五六章 大乘佈道(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千里葯神山,連綿起伏,好似龍,盤旋在大地之上。

山脈之下,帳篷立體式一層層向外鋪了開去,修為低的修士,只能在地上搭帳篷,修為高一些的,手段足夠強大的,已經在葯神山周圍的白雲之間,搭建起來凌空飛帳。

葯神山脈之中,不下千處大大小小的修士道場之內,擺滿了一排排整整齊齊的蒲團,上面已經坐滿了各式各樣的修士,不僅僅是有葯族修士,粗略計算一下,百日時間太短,但趕過來的修士也多達三百多個種族。

葯神山的葯族修士們,充分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盛況空前,什麼叫做趨之若鶩。

一個葯神山的葯修,只要稍微有點權利,只要在葯神山範圍之內擁有自己的洞府或者是莊園,那麼,就總會有一些修士,葯族的或者是異族的,拐彎抹角,通過各種關係找上門來,目的只有一個,借住一段時間。

真正目的是什麼?大家都明白,那就是,聆聽葯神大人佈道,大乘佈道,乃天下少有的機緣,錯過此次,以後怕是終生難見。

其實,所謂佈道,也只不過是孫豪返回葯族之後,看到葯族蓬勃發展,感受到葯族對自己的大道體悟有著巨大的幫助之後,臨時決定的一件很隨意的事。

孫豪心中很高興,決定給葯族修士講點修行的道理。

可萬萬沒想到,自己隨意這麼一個決定,居然就讓葯族瞬間成為虛界的焦點,許許多多的種族,只要是距離比較近的,能夠來得及,趕得上的種族,都給跑了過來。

森陸裡邊有不少森林種族,和葯族交好,來了;森陸裡邊有長江大海,海中種族不少,奇形怪狀的魚腦袋,也來了。

大頭訶和有鱗哲羅來了。

海神在福爾那等了幾天,聽到自己要佈道,也重新跑了回來。

總之一句話,當孫豪感知到葯神山上下那種盛大節日般的場面時,當孫豪感知到葯神山周圍那些密密麻麻的帳篷的時候,孫豪心中突然明白了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自己現在的一言一行,怕是都會對虛界有著巨大的影響。

這道理,很有可能就跟凡間的那些帝王出巡一般,帝王以為自己只是到外邊去轉一轉,可是他去的地方,卻無不是小心翼翼,八方難安。

自己一句話,整個葯神山忙得焦頭爛額,這還是有武閑郎集中協調的結果,要不是有個強大的管理者在,葯神山和葯神山四周不徹底亂套才怪。

孫豪發現,武閑郎這傢伙真是個人才,這段時間之內,武閑郎在葯神山新開闢了一百個重要的交易集市,組織了為期十場的重要拍賣大會,藉助各個種族光臨的機會,大賺了一把。

時間很快臨近孫豪預定的佈道之日。

一大早,莽莽葯神山在夜色之中,好似還沒有醒來,天空還一片黑暗的時候。

山裡山外,道場之內,已經坐滿了修士。

從高空望去,黑壓壓的,只見一層層的,各種各樣的腦袋,所有人都很安靜,都盤膝,面朝葯神山而坐。

因為葯神山實在太過龐大,實際上,許多道場因為距離太遠,根本就看不到葯神宮。

這些道場的蒲團都一個個飛空而起,立在了空中,距離地面一定的高度,遙遙地,對葯神山形成了朝拜的姿態。

葯神山外圍,也是一個個飛空而起的蒲團,按照葯神山的要求,十分均勻而合理地漂浮在空中。

無論是什麼地方,黑夜之中,漂浮的修士們都保持了相當好的紀律,鴉雀無聲,靜靜地等待朝陽的出現。

巍峨的葯神宮,最高最高的宮殿之巔,突然出現了一點金光,太陽還沒有從地平線出來,金光已經照射在了葯神宮的頂端,好似宣告新一天的到來。

一點金光從葯神宮上反射出去,葯神山脈之中,任何一個地方都能清晰可見。

遺憾的是,修士們沒能在葯神宮之上看到意想之中的那個絕世大能,大乘大修士。

當太陽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露出半邊臉龐的時候,一道筆直的金光從雲海之上,向葯神宮灑了過來。

此時,所有修士豁然發現,那一道金光在天空之上,好似是鋪開了一條筆直的金色大道,連同了葯神宮和朝陽。

一個青衫少年,沐浴金光之中,從葯神宮之內不急不忙地走了出來,腳步一跨,出現在了金光大道之上,這樣子,就好似這條大道,乃是專門迎接這個少年一般。

少年出現的這一刻,整個葯神山上,爆發出葯族修士那衝天而起,山呼海嘯般的巨大歡呼聲:「恭迎大人,恭迎大人……」

沐浴金光,背負雙手,朝陽之中,看不清少年的真正面容,只能本能地感知得到,眼前的少年舉止優雅大度,從容不迫。

這就是大乘大修士,葯神大人嗎?

大步橫空,孫豪不急不忙,順著金光大道,來到了罪葯血湖上空。

血色的湖泊,金光照射之下,一片金紅。

孫豪在這上空緩緩坐下,身軀下方,血湖翻湧,奔騰而起朵朵浪花,化為一朵朵血色蓮花,金光之中,冉冉升起,托在了孫豪的身軀之下。

不一會,朝陽躍升而起,整個懸挂在了天空之上,葯神山所有的山脈瞬間在陽光之中,一層層地亮了起來。

而此時,大家的目光所及之處,億萬修士關注的中央,則是一個盤膝坐在金色蓮花之上,頭頂懸挂著朝陽的修士。

天地之間的大勢,就在太陽升起的這一刻瞬間完成。

大乘大修士,此時就好似是一個九天之上,頭頂**的得道高人,深深地銘刻進入了每一個修士的心中。

孫豪低眉順目,靜靜地盤膝坐在了空中。

葯神山上,修士們歡呼過後,安靜下來,靜靜地等待孫豪佈道。

就在太陽剛剛好成為孫豪背後的**,好似剛剛好成為孫豪的背景,剛剛好以孫豪的頭頂為核心,普照下方億萬修士的時候,孫豪緩緩張口,清朗的聲音,傳遍天宇。

無論是葯神山裡,還是葯神山外,每一個修士,都清晰地聽到了,就好似是葯神在自己的耳邊佈道一般,就好似是葯神在柔和地給自己講解天地大道一般。

「一隻雞蛋如果沒有母雞來孵化,它將永遠只是一隻雞蛋」,孫豪說的第一句話,就讓每一個聽到的修士心中不由一動。

這是一個十分樸素而簡單的真理,那麼,大人需要講解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孫豪沒讓大家等多久,開門見山,直接開始了自己的佈道:「當我苦苦修行,上下求索的時候,我曾經思考過一個問題,修士為什麼要修行,人為什麼要活著,我們的最終追求又是什麼?弄懂這些問題,或許,我們才能知道修士存在的意義,知道我們的目標……」

雞蛋沒有母雞孵化,就不能成為小雞。

孫豪從這個小事說起,逐漸引申,這件小事之中,孫豪覺得:「首先,我們需要懂得,生命的意義,修士的意義,修士的追求,或許是為了長生,這或許是每一個修士最終的追求和終極目標,可是當這個目標最終無法實現的時候,我們的任務,應該是什麼?」

修士的意義,修士為何而修行而活著,當永生成為一個不能實現的夢想的時候,修士就需要學會當好母雞,將自己的生命,將自己的種族,將自己的血脈延續下去。

而這,才是更多的修士,應該想到的,應該承擔的,更多的責任。

一隻雞蛋,沒有母雞的孵化,不能成為小雞,但他可以成為人的美食,可以為許多種族的發展提供養分。

那麼,孫豪緩緩說道:「佛重因果,所有事物都處於相互作用的因果狀態之中,所以,一隻雞蛋會根據環境的不同,出現不同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