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五七章 大乘佈道(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五七章 大乘佈道(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有母雞的時候,雞蛋會成為小雞,但並不是每一隻雞蛋都能成為小雞;而更多的雞蛋,很有可能會成為食物,成為天敵的養分。

對天敵來說是真善美的東西,對某生物個體自己來說恰好是假醜惡,比如成為食物的雞蛋……

孫豪盤膝坐在空中,不急不忙地,給大家講述一個雞蛋的故事。

每一個來聽大乘佈道的修士,心中都湧起了陣陣明悟。

大乘大修士講的東西,淺顯易懂,但其中卻蘊含了許許多多的大道至理。

大乘大修士很多東西,並沒有講深講透,卻給了修士們更多的思考空間。

同一個道理,不同的種族,不同的修士,根據各自修行的經歷,在聽到孫豪的佈道之後,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

而恰恰,孫豪的講解,也就讓許許多多的修士,心中湧起了許許多多不同一般的感受。

距離孫豪最近,血湖小島上的那些修士,此時就有著不同一般的感觸。

南極老人星默默地坐在蒲團之上,想起了前任葯神大人藤酸公,那時,藤酸公在追求永生的大道上,眼看就到了終點,眼看就沒有了實現目標的可能。

就在那個時候,藤酸公做出了錯誤的選擇,沒有履行自己的母雞職責,沒有為了葯族的延續做出更多的努力,反而逆天而行,千方百計煉製葯族後輩,只為自己能夠苟延殘喘,最終結果,就是天怒人怨,化為飛灰,一切都成為了泡影。

這是不是就是大人所說的,修行的目的不明造成的追求偏差呢?

而同樣盤膝坐在血湖小島上的大頭訶還有有鱗哲羅聽到孫豪佈道之後,得到的最重要的感悟則變成了:任何一個修行都不是單獨能夠成功的,雞蛋要想變成小雞,必須得各種孵化條件具備,自己現在,就是一隻等待孵化的雞蛋,那麼自己需要找到一隻好母雞才能成功孵化……

哪怕是同為大乘大修士的海神,此時,也產生了不同一般的感受,她覺得,自己應該當好母雞了,雖然自己還沒老,日子還久,不過,自己可也並不能永生,那麼,自己就很有必要延續自己的血脈,孵化一些小雞了。

當然,海神認為,在這之前,自己需要把該死的包包給抓回來,要不然,自己一個人也不能下蛋不是?

同樣坐在血湖道場之上,海牙子的感觸又截然不同。

他從孫豪的講述之中,開始思考一個自己也得不到答案的問題:「到底是先有蛋?還是先有母雞?」

你說是先有蛋吧?蛋是誰生的?你說是先有**?雞難道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只聽過石頭縫裡蹦出個靈明石猴,最終成就斗戰勝佛,可沒聽說蹦出靈明石雞的。

盤膝而坐,孫豪嘴裡緩緩開講,心中卻不由地,稍稍感嘆,這些修士,還真是給他一點陽光,他們就燦爛了,自己隨便講了一些東西,他們就想到了這麼多,這還真是想多了。

不過這樣也好,大道不就是這樣子的嗎?各人的出發點不同,判斷的方式也就千差萬別,得到的答案也就五花八門。

既然如此,那乾脆就給你來他一個模稜兩可,讓你們自己去思考,或許,正如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沒有標準答案一般,很多問題,其實都是一種認知之間的平衡而已。

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孫豪緩緩說道:「說了這麼多,很多修士,思考了許多,應該是有了很多的理解和思考,其實,我在這還說個大道至理……」

什麼是大道至理?那一定高大上,所有修士都豎起了耳朵,認真去聽。

孫豪緩緩說道:「無論是哪個修士,越簡單越好,因為,對多數人來說,活著就是為了活著,不需要探討太多的意義,也不需要探討你是不是留下了什麼,因為,能夠留下一些東西的,其實始終都是極少數。」

所有聽道的修士,齊齊一呆。

越簡單越好,不要想那麼多嗎?這樣豈不是跟修士艱苦求索完全不同嗎?不需要想為什麼活著嗎?

孫豪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沒等下邊的修士延伸出更多的猜想,嘴裡又緩緩說道:「對於一個修士來說,精神意志的存在是修行的最高目標,當你失去了精神意志,好似一株沒有感知能力的植物的時候,其實你的修行也就失去了任何意義……」

說到這兒,孫豪悠悠一嘆,手指向下方一指,嘴裡說道:「比如說,葯族血湖旁邊,那些茁壯成長的靈藥,他們現在,沒有意志,失去了感知,就只能是植物,就失去了自己存在的痕。」

南極老人星,幾大星使,還有更多的葯族修士,身軀不由齊齊一震,他們倒是知道,罪葯血湖周圍的這些靈藥,其實大多都是葯彘所化,想一想這些曾經都是葯族修士,他們的心中突然就湧起了陣陣不忍。

就在葯族修士們心中湧起淡淡悲哀,為葯族數千年以前的那段黑暗歷史暗自心傷的時候。

孫豪又緩緩說道:「今日,大乘佈道,正所謂聽者有益,見者有緣,本座在這血湖講道,猶如暮鼓晨鐘,爾等沉睡者,豈能無動於衷?」

說到這兒,孫豪的聲音好似從九幽之中傳了出來,悠悠說道:「自古逍遙無伯仲,緣是南柯一場夢。夢醒人非事成空,興盡悲來嘆哀鴻;倘使周公今尚在,還需引我入夢來。今番塵世無知己,靜高崗試悲風……各位同道,還不速速醒來?」

最後一聲,還不速速醒來出口。

天空之上,太陽光突然光芒大作,道道漣漪和波紋從孫豪的身上傳遞出去,血湖翻滾起來,朵朵紅蓮瞬間開遍湖面,一隻只血燕從血湖之中飛了出去,射入到了血湖四周的那些靈藥之中。

血湖小島之上,正在聽道的修士們齊齊精神大震地發現,一株株靈藥開始產生了變化。

血湖四周,成千上萬的靈藥此時豁然變成了一個個捲曲在地上的葯修,呼呼沉睡,其中不少修士已經醒來,不過,他們沒有眼睛,沒有四肢,沒有口舌……看不到,聽不到,說不得。

孫豪柔和的聲音傳了出來:「姐,既然來了,就幫忙出把力吧,請……」

一個請字出口,海神突然感覺自己不由控制地,施展出了屬於自己的本命神通,一個「生命之源」稀里糊塗就給扔了出去。

直到法術扔出去之後,海神這才突然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受到了孫豪的氣勢牽引,陷入孫豪的道意之中,如今又被孫豪的霸道所攝,居然是沒有察覺地中招了。

靠,又被這小子坑了一把也!

海神眼珠子一瞪,正待提出異議,突然感覺身邊出現異常,定神一看,一個粉雕玉啄的小童子笑吟吟地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張開了雙臂,向自己抱了過來。

罷了罷了,就當自己當了一回孵化小雞的母雞得了。

海神雙眼突然湧起陣陣霧氣,嘴裡柔聲說道:「死沒良心的,一去那麼多年,也不興找個大海洗洗澡……」

孫豪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心神一動,右手之中亮出一道白光,微微一揚,白光也向血湖四周灑落下去。

海神的生命之源,葯神的枯木神愈。

兩大神術,產生了讓所有修士為之感嘆的神奇奇,四肢重新生長,眼睛、耳朵、嘴巴都在迅速復原,不到片刻,血湖四周,已經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剛剛復原的葯族修士。

有點茫然,但更多的則是驚喜若狂,這些修士稍稍感知一下之後,馬上本能地知道了救下自己的是誰。

不由地,所有修士都拜倒在了血湖邊上,不停地叩頭,心中那種難以言喻的感恩,直衝天宇。

孫豪身邊,飛起了七彩霞光,好似有百鳥,在孫豪身邊不停地盤旋飛翔。

大乘佈道,氣象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