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六九章 再見祖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六九章 再見祖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的血脈,在心胸之中越流越快,好似一股衝天的戰鬥意志,從身上奔涌而出,直破蒼穹。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對準下方懸浮的大陸,轟然沖了下去。

巫族典籍記載,昔日,大地之上,天空之下,星辰宇宙之中,巫族為虛界至尊第一之大族。

十二祖巫,戰力滔天,巫族雄霸天下。

可就在此時,巫族內戰爆發,祖巫共工欲奪五蘊靈地不周山,祖巫祝融與其大戰。

共工戰敗,臨死前,共工不甘,將不周山撞斷。不周山的主峰墜落,倒立懸浮於天地間,天河滾落凡間,大地危矣,巫族獲罪上蒼,從此走入沒落。

后,虛界人族崛起,將罪族巫族從大地上驅逐,或入荒蠻沙漠,或入極寒北冥,或入無底深海,因缺乏五行之氣滋養,大部分巫族因後嗣無法得以繁衍而銷聲匿跡甚至滅絕,而僅剩的小部分巫族則藏匿在虛界的各個角落裡。

不周山墜落之後,懸浮的主峰成為巫族後人繁衍生息的「世外桃源」,巫族後人在此地修建房屋廟宇,繁衍後代,逐步休養生息,慢慢地重新崛起虛界,成為虛界的強族之一。

巫族聖地,也就是傳說之中的不周主峰。

在眾多巫族修士的心目之中,巫族聖地又稱之為「巫廟」,巨大的金黃廟宇,遍布浮空的仙山之上,廟宇所在,乃是一個龐大的廣場,廣場正中,高高地聳起一根巨大的石柱,直衝天宇,傳說之中,這就是斷裂的不周山之山巔。

如今,這根頂天立地的石柱,成了巫族修士心中的戰旗,成了巫族修士心中朝拜的精神象徵。

巫族修士稱之為,戰神之柱。

巫族聖地,是每一個巫族子民畢生嚮往和追求的地方,每一年,每一天,都有無數的巫族修士正在趕來朝拜的路上,每一刻,巨大的廣場之上,都有修士跪拜在銘刻了金黃符文的戰神之柱之前,虔誠地跪拜。

順著巫廟向四周去看,你能夠發現許許多多的小山一般的高大修士一會站起,一會跪倒,那些,都是前來朝聖的巫族修士。

這一日,略顯蒼涼的巫號按照自己的規律嗚嗚吹響,大量來朝聖的巫族修士虔誠地跪倒在巫廟戰神之柱前,虔誠地祈禱,希望自己能夠得到祖巫的祝福,得到戰神的加持,希望自己的修為能夠再進一步。

三叩九拜,一段議程完畢之後,大家依然虔誠地匍匐在廣場之上,沐浴在戰神之柱的金色光輝之中的時候,天空之上,突然輕輕一震,好似有一股無形的威嚴,一股強大的意志降臨在了巫廟上空。

就在所有巫族修士心中一驚,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的時候,轟的一聲,戰神之柱突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燦爛的金光,衝天而起,高聳的戰神之柱,突然升騰而起一道衝天金柱,好似連通了虛空。

陣陣強大的,讓每一個修士感到熱血沸騰,心潮澎湃的強大鬥志,從戰神之柱上突然噴涌了出來。

蒼涼的巫號突然頓了一頓,聲音猛地一轉,變得激昂而高亢,陣陣雄厚的鼓聲,從四周的巫廟之中傳了出來,咚咚咚,每一個鼓點,都好似是戰場之上,那種雄壯而催人奮進的戰鼓,讓人眼前發紅,熱血上涌。

所有正在跪拜的巫族修士感知到戰神之柱和巫廟的巨大變化,心中不由升騰起無比的震驚。

這是怎麼了?

戰神之柱,爆發的金光,稱之為戰神之光,那是巫族修士戰鬥的精神意志所化,是巫族修士戰天鬥地的精神象徵,代表了巫族修士的不屈意志。

通常情況下,只有巫族修士面臨真正的大戰,只有大巫甚至是祖巫親自主持祭祀活動的時候,才會出現。

巫廟裡邊不敲自響的鼓點也是非同小可,哪怕是巫廟之內駐守的巫族修士,也通常以為這些皮鼓就是一些擺設。

因為自打他們進入巫廟以來,這些皮鼓就從來沒有被敲響過,哪怕是他們動用萬鈞之力,依然無法敲響。

老一輩的巫族祭司曾經告訴過他們一些皮鼓的傳說,說,這鼓是真正夔牛之皮煉製而成,通常是不響的,響則今天動地。

夔牛,上古時代神話奇獸,古時生於東海流波山,《山海經》「其狀如牛,蒼色無角,一足能走,出入水即風雨,目光如日月,其聲如雷,名曰夔。上古修士殺之,取皮以冒鼓,聲聞五百里。」

相傳,上古時期,十二祖巫之後,巫族大修蚩尤崛起,成就祖巫之位,跟人族黃帝對戰於野,雙方對戰之時,擊響的就是「夔皮戰鼓」。

傳說只是傳說,事實到底是怎麼樣的,誰也說不清,總之一句,夔皮戰鼓通常是不響的,沒存想,如今也給咚咚咚地敲響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大事即將發生,巫族又將迎來什麼樣的變化?

每一個巫族修士心中熱血澎湃的同時,也有著微微的忐忑,不知道眼前的這種變化,對巫族來說是好還是壞。

巫廟之內的大巫師們感知到了驚天變故,紛紛從巫廟的頂上飛了出來,懸浮在巫廟金黃的屋頂之上,遠遠地,看向了戰神之柱那衝天而起的金光。

金光之中,一道顯得並不是特別高大的身影,伴隨著鼓點,緩緩地落了下來。

起初,這一道身影只是金光之中的一個小黑點,隨著金光降臨,隨著鼓點越來越急,變得越來越清晰的時候,修為較高的修士已經十分清晰地看到了,這是一個雙手背負,一襲青衫,臉上有著淡淡笑容的,人族少年修士!

大巫師們,面面相覷,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眼前的局面。

少年修士不偏不倚,單足落在了高聳的戰神之柱上方,雄壯的鼓點,也就在這個時候,嘎然而至。

一股無形的威壓,一股無形的氣勢從少年修士的身上一涌而出,地面上,修為稍弱的巫族修士無不心中一驚,已經不由自主地匍匐在地上,開始朝拜。

一個黃衣大巫師感知到了巨大的不妥,嘴裡大聲厲喝起來:「誰?前面道友什麼來歷,居然敢在我巫族聖山鬧事,還不快快給我下來……」

孫豪淡淡一笑,看向了高空。

此時,巫族上空,又有一股強大的意志橫空而來,壓在了所有巫族的頭頂之上。

祖巫偉岸的身軀,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了巫廟的上空,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嘴裡的聲音好似洪鐘一般,響徹巫廟上空:「哈哈哈,刑天血脈,戰巫歸位,哈哈哈,我說怎麼感覺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嚴重挑釁,原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戰神血脈回歸了,好了,據氓,嗤耳,放輕鬆點,你們面前,站的乃是我巫族,第二尊祖巫,哈哈哈,戰巫現世,還不快快展露真身……」

孫豪仰天哈哈大笑,金光之中,橫空一步,向前猛地跨出,身軀隨著這一步,瞬間長大,搖身一變,已經化為了刑天巫魄的形狀。

巫族修士聽到祖巫說話,心頭猛震,還沒完全明白他的話中意思的時候,孫豪已經完成了變化,以一種全新的姿態挺立在了戰神之塔的上空,沐浴在了金光之中。

這是一尊高大的,跟祖巫差不多齊平的巫族戰軀。同時,這也是一尊看起來相當怪異,讓人一眼難忘的巫族戰軀。

沒有頭顱,肚臍眼當嘴;**化為了雙眼,瞪得溜圓。手中提著一根金色的棍子,威風凜凜地站在了虛空之中。

巫族修士基本都熟讀了巫族歷史,任何一個修士都不會忘記眼前的造型代表的是誰。

巫族之中,真正的戰神,就是眼前的,這一尊無頭戰軀,刑天大巫。

難怪戰勝之柱會爆發出如此驚天鬥志,原來是刑天血脈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