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七六章 震驚無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七六章 震驚無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得到兩枚時空之砂,孫豪心中已經比較滿足,要是祖巫能夠也找到一些的話,自己的時空大道可就完全有著落了。

按照典籍的說法,時空大道只需要修行到一定程度,能夠找到並且進入時空隧道,就算是大圓滿,其後,對於時空隧道的掌握,也即是往返時空,在戰鬥之中逆轉時空能力的大小,則是大圓滿之後的能力擴充和應用範疇。

那麼,只要找到足夠多的時空之砂,孫豪覺得自己的時空大道很有可能會從小成一躍而成為大成甚至是大圓滿。

又行走了一段路,哪怕是有磁元金氣,孫豪也感知到白洞的排斥力越來越強。

畢竟來說,自己修行的磁元金氣相比白洞的億萬年積累,卻是弱了許多,此時,也有一定的承受範圍,不可能支持自己永無止境地往裡邊走。

找到兩粒時空之砂后,孫豪又找了許久,依然沒有所得。

這東西,全憑機緣,不是能力強,就一定能有,當然,能力強,機緣更大,要不是孫豪掌握了時空之道,此次進來,一準就得空手而歸。

孫豪又向前走了一段路,億萬鈞排斥之力,億萬均壓力齊齊施加在了自己身上,手上的時空之光也變得相當微弱,孫豪有著一種再也感知不到前方時空之砂的感覺。

好似自己的白洞之行,也就到此結束了一般。

就在孫豪準備採取其他手段,強化自身能力,繼續往前走的時候,突然之間,孫豪的心中微微一震,產生了一種十分清晰的感覺。

此時此刻,巨大的壓力之下,孫豪全副心神相抗,丈六金身和肉身承受巨大壓力,居然開始在緩緩地回縮。

丈六金身是什麼?那是孫豪凝練到了極點的標識,那是煉體有成的終極象徵,過去,孫豪的丈六金身已經進入丈六範圍之內,已經很難繼續進步,現在,在白洞的巨大壓力之下,豁然有了被打磨,被強化的趨勢。

可以說,這是一個孫豪完全沒有想到的修鍊機緣,修行到了孫豪這個程度,每一個進步,都相當艱難,每一個進步都彌足珍貴。

比如說孫豪現在的肉身,已經是九合一體之軀,所有修鍊都融為了一條,也就是,孫豪的肉身空前強大,各種能力各種神通都已經特別地厲害,已經直奔虛界的登峰造極之境界,這樣的肉身,要想獲得進步,除非是天大的機緣。

站在白茫茫的空間之中,孫豪感知著自己的身軀變化,心中突然產生一種明悟,白洞,乃為巫族的絕密聖地,其存在的價值,怕是並不僅僅出產時空之砂那麼簡單,很有可能,白洞還是巫族修士一個十分難得的修行秘境,一個只有大能修士才能進來,才能立足的強大秘境。

自己進來尋找時空之砂,應該只是聖地秘境的其中一個用途罷了。

那麼,孫豪心中想到,自己是應該就此加強自己的修行?還是繼續尋找時空之砂?

一方面,涉及到時空大道領悟的機緣,錯過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這可是典籍記載的,唯一一個能夠找到時空之砂的存在之地。

另一方面嗎,能夠凝練自己肉身的機緣也不多得,孫豪進入大乘之後那麼久,這還是第一次感知到對自己肉身修行有幫助的環境。

這樣的機緣錯過的話,以後也不會經常有。

看似是一個無解的,讓孫豪糾結無比的問題,孫豪站在地上,腦瓜子飛快一轉,已經從另外一種思路,找到了或許可行的辦法。

心中一動,孫豪的手一揚,土狗邊牧給扯了出來,緊緊地抓住了它頸項上的松皮,提在了手中。

邊牧四肢隨便亂彈了幾下,嘴裡汪汪抗議:「老大,孫老大,你這也太不負責任了,我正在寵幸我的狗妃呢,被你這麼一搞,汪汪,很容易出毛病的,要是憋出腎虛什麼的,你要彌補我的損失……」

手提邊牧,體會著這傢伙掙扎之時的動靜,孫豪的心中湧起了滔天巨浪,邊牧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白洞號稱是連光線都能排斥的存在,可是為何對邊牧完全無效?

手中的邊牧身上,好似沒有受到絲毫排斥之力。

也就在這個時候,孫豪感覺自己面前的時空稍稍出現了層層漣漪,好似自己回想起來一個十分重要的人,應該是邊牧身邊的人,可就在這一刻,自己又給忘記了。

這是怎麼回事?孫豪心中巨震,以自己現在這樣的大乘修為,還有什麼樣的存在,會讓自己產生如此奇怪的感覺,還有,會是什麼樣的存在能夠讓自己……

剛剛想到這兒,孫豪瞬間又忘了自己在想什麼,只是,心中湧起一個念頭,果然,邊牧這個賤狗是不怕白洞的排斥之力的。

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孫豪左手手腕一伸,一粒時空之砂拿了出來,湊到邊牧鼻子邊上,讓邊牧聞了聞,孫豪嘴裡說道:「賤狗,你知道的,我現在正在巫族聖地之內找這個玩意兒,這地方挺特殊,估計也只有你能夠來去自如,去吧,給我把這種砂子找些過來。」

邊牧嘴裡汪汪叫到:「行,我幫你找,沒問題,不過,汪汪汪,巫族是不是可以推行一下花狗節,海狗節也成的……」

這傢伙,賊心不改,什麼時候,都不會忘記自己下半身的幸福,此時居然乘機要挾。

孫豪哭笑不得,眼珠子一轉,嘴裡說道:「行,這只是小問題,到時候,你如若真的需要,給你搞個就是,去吧,好好辦事,不會虧待你的。」

說完,手一松。

邊牧撲通掉在地上,身上沾了一些沙子,擺擺身軀,把沙子給遠遠推開,邊牧嘴裡說道:「孫老大,這環境對小火姐的影響應該也不大,乾脆,你讓她也出來耍耍,說不定對她的吞噬神通還有幫助作用。」

邊牧雖然諸多不靠譜,可是一旦它說到涉及修行的道理的時候,那麼通常都是特別靠譜的。

孫豪心中一動,小火出現在了孫豪的肩頭。

一出來,小火就親昵地抱住了孫豪的頸項,不停地磨蹭,對她來說,跟著孫豪比什麼都好,只要出來陪著孫豪,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邊牧在地上汪汪叫道:「大姐,你別花痴了行不,老大現在用得上我們,需要進去找一些東西,事不宜遲,我們走吧。」

小火對孫豪看了看。

孫豪笑笑說道:「嗯,你跟邊牧一起進去吧,我在這剛剛好打磨肉身,我需要這種時空之砂,能夠找到一些,對我修行會有很大的幫助。」

能夠幫到哥哥的事,那就是最為重要的事,小火的小臉上頓時露出了絲絲人性化的笑容,點點頭,火紅的身軀一躍而起,準確無比地落在了邊牧的背上,嘴裡說道:「走吧,邊牧,你要是找不到時空之砂,小心我管你幾百年。」

邊牧撒開腳丫子往前走,嘴裡大聲抗議:「不是吧,大姐,你這是有了男人沒良心,存心噁心我這良家狗狗不是,我好心好意讓你出來轉轉,汪汪,你居然鼠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小火在它背上不緊不慢地說道:「不管是狗咬呂洞賓也好,還是鼠咬呂洞賓也好,反正我就認準一個事實,你要找不到時空之砂,我就關你禁閉,反正哥哥和朱玲姐姐都說了,你這賤狗太跳脫,讓你安靜一些,對你有幫助。」

邊牧:「不是吧,他們的話你也信?他們那是騙狗,哦不,那是騙鼠……」

一人一鼠在說話聲中,若無其事地,向白洞深處走了進去,孫豪看著這奇怪的組合,心中若有所思,好似又想起了什麼,可是轉瞬之間,又震驚無比地,忘了自己應該想的是什麼。

自己可是大乘大修士,什麼樣的存在,能讓自己身上出現如此不可想象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