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七七章 祖巫的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七七章 祖巫的震驚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世上,要說找東西誰最靠譜,毫無疑問,孫豪覺得,一定是邊牧,這賤狗除了性格不怎麼靠譜之外,其實能力相當詭異,讓它找東西,更是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一個最大的難題,找到了辦法之後,瞬間變得簡單起來。

孫豪在分身乏術的時候,想到了邊牧,效果還真是不錯,有了小火的責任心,有了邊牧的神奇能力,相信他們不會空手而歸,搞不好比自己去找,收穫更多。

孫豪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沉下心來,沉入修行狀態之中,這可是一個十分難得的修鍊機會,能夠錘鍊自己肉身的環境,著實不多了。

自己的肉身,九合一體,原本是無漏之軀,可到了這個白洞之中,孫豪豁然發現,所謂的無漏,其實也只是相對的,在這種特定的,斥力無比巨大,並且無處不在的環境之中,自己整個身軀產生處處漏風的感覺,好似是要被強大的力量給分散,給吹成一粒粒細沙一般。

越是往前走,這種分散的力量,這種排斥的力量也就越大,孫豪修行的效果也就越好。

一邊修行,孫豪心中一邊想,祖巫這傢伙,也還真是老奸巨猾,很多至關重要的信息,都隱藏不說,如若孫豪猜得不錯的話,此時此刻,祖巫應該就在某一個地方,修行之中。

至於尋找時空之砂,估計到時候,他一定會說抱歉,沒找到。

這些老傢伙,看起來忠厚老實,其實都是那種坑死人不要命的傢伙。

郝安逸也是差不多,把自己叫回人族了,給了自己一些貢獻度,就神不管廟不收的,讓自己隨便去整。

如今想來,對照祖巫的一些做法,孫豪心中隱約有點明白,怕是人族的領地之中,人族的玉虛宮內,也有一些極為高端的,很有可能只有合體大能以上修士才能用得到的道場,是不是這樣,下次回去人族稍稍一問就知。

老傢伙的典型特點就是裝糊塗,就是那種你不問他不說,你要是問了,沒問到點子上,他也就不會給你說明白,你問什麼,他就給你解釋什麼。

狡猾大大的埃

孫豪心中一邊判斷,一邊思索,同時,孫豪邁開步子,向前一點點地挺進,讓自己的身軀始終處在巨大的排斥力之下,讓自己的身軀始終保持著良好的修行效果。

孫豪還真的沒有猜錯,祖巫夢雨涵此時真正就在修行之中,只不過,他現在的狀態,卻是跟自己平時的祖巫形態大相徑庭。

現如今,祖巫的身軀變成了普通人族修士高矮,跟孫豪的身高差不多,雙足深深地陷入了細沙之中,身軀之上,金黃的光暈在流轉,全力以赴地,緩步向前,一點點走了過去。

一邊走,祖巫還一邊說:「小子修為不錯,實力挺強的啊,居然能夠堅持這麼久,本還以為會浪費一次進來修行的機會,看來,倒是小瞧了小子,不過,時間一長,這要是沒找到時空之砂,可就有點不好意思了,得,還是認真找一下吧,希望能夠找到一兩粒好交差,這小子,居然能夠堅持這麼久,他是怎麼做到的呢?應該並不是完全的本體修為,怕是有些特殊手段吧……」

祖巫不覺得孫豪能夠感知到白洞聖地的特殊意義,而且,祖巫也覺得,就算是孫豪知道白洞能夠修行,此時此刻,也不會有時間去修行的,畢竟來說,孫豪的主要目的是時空之砂,不大有可能分心顧及其他東西。

祖巫怎麼也不會想到,孫豪不僅僅能夠感知到聖地的修鍊作用,而且此時正在跟他一樣,已經沉入修行之中。

祖巫更加不會想到的是,虛界之中居然還有無視白洞排斥力的奇異存在,已經往白洞深處去了。

在祖巫的理解之中,白洞之中,是沒有任何生命存在的,也是任何一般生命都靠近不了的。

孫豪修行之中,認真感悟自身,豁然發現,自己的身軀在這無窮的壓力壓制之下,開始變矮變小,好似整個身軀,都在被凝練之中。

而自己十分重視的煉體的終極象徵,丈六金身,也在巨大的壓力之下,越變越矮。

這可是越變越強的象徵啊!

孫豪的金身進入丈六範疇之後,每縮短一點,都十分艱難,如今,白洞之中,強大無比的排斥力量,終極的,沒有極限,無窮大的排斥力量,卻是終於給了孫豪最佳的鍛煉場所,哪怕是丈六金身,也逐漸被巨大無比的力量壓制著,逐漸地縮了下去。

孫豪進入修行之中,如同祖巫一般,隨著孫豪逐步向前挺進,雙腿逐漸埋進了細密的沙粒之中,而整個身軀,受到巨大的壓力,越變越校

孫豪不知道的是,隨著自己堅持的時間越來越久,隨著自己修行時間的越來越長,祖巫心中也就越是震驚。

祖巫第一次進來巫源祖地的時候,僅僅只能堅持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感覺就是沒過多久,就抵抗不住強大的排斥力量,被生生地推了出去。

後來,祖巫進階大乘大修士的時候,已經不止一次進入巫源祖地,可是堅持的時間,也並不能持久,雖然說白洞之中的時間概念比較模糊,可是身為大能大修士,感覺還是有的,如同這一次,進來之後,以祖巫如今的實力都已經感知到了巨大的壓力,而那第一次進來的小子居然還能頑強地堅挺在裡邊,這可就相當神奇了。

僅此一點,就讓祖巫深表汗顏,單論進入大乘大修士之後的,第一次進去巫源祖地的表現來看,毫無疑問,這小子甩了自己當年八條街不止。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祖巫臉上的表情越發地嚴肅起來,情況貌似有點不對,這是怎麼回事?以自己的修為,以自己身為巫族大乘大修士的強悍,都已經有點抵抗不住了,都已經不敢太深入,只能僵持在原地修行了,孫豪那邊,居然還是完全沒有反應。

這是怎麼了?什麼地方出錯了嗎?孫豪的進步就算再快,應該也不能超越自己,無論如何,自己修行的時間,自己的修行積累,都千百倍於孫豪才是,可是為何,自己都已經沉入對抗之中了,孫豪還能堅持?

莫非,孫豪始終停留在了白洞的最外圍,始終沒有向裡邊前進不成?不過不對啊,孫豪要找時空之砂,那其挺進速度必然會比自己更快才是,而通常情況下,進來尋找時空之砂的修士,往往都是頂不住了,孤注一擲,拼一把了玩事,可是現在,為何變成了這樣子?

想到這兒,祖巫心中突然想到一種可能,該死,那小子該不會真的沒有過多深入,而是始終在邊上打轉,只求在裡邊堅持得更久,而把希望給寄託到了自己的身上吧。

該死,以小子的奸詐,很有可能的說!

祖巫自認為找到了答案,不由哭笑不得,看來,時間過去那麼久,自己也還真的需要找到一兩粒時空之砂才好了,要不是,小子一定心中有疑問的。

到了祖巫這個境界,已經能夠感知到許多東西,一念之下,很多事情都能看懂一個大概。他能感知得出來,孫豪的確對巫族沒有惡意,而且也能信守承諾,將來也能守護巫族。

不過嘛,那些都是將來的事,巫族的事,自己還在的時候,倒真是不需要小子過多出面,可以給一些實惠,可以給一些特權,不過完全交底,那還是以後的事了。

現在吧,祖巫決定還是勉為其難,力爭給孫豪找到一兩粒時空之砂,要不是,到時候自己都會有點不好意思。

畢竟,那麼長的時間了,什麼都不找到,有點對不住天地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