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七八章 時空砂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七八章 時空砂囊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祖巫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居然有人,準確點說是有狗能無視那無處不在、龐大到極致的排斥力,跑去白洞深處尋找時空之砂。

祖巫的猜測雖然稍有偏差,不過意思也是差不多,孫豪並沒有如同普通修士那麼直接硬往裡邊闖,而是按照自己的修為,強頂壓力,緩慢前行,這種修鍊狀態之中,也就是量力而行,自然也就支持得相當久了。

實際上,孫豪和祖巫相比,或許修為可能略有不如,積累略有不足,可是孫豪有個得天獨厚的巨大優勢,孫豪的身軀之中,修鍊了脈網路枝體練術,有無與倫比的建木在異度空間之中不停地吸取著天地能量,能夠不停地彌補孫豪體內的真元消耗,論及續航能力,孫豪絲毫不遜色任何人。

再者,孫豪相比祖巫,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那就是,孫豪修行的乃是九合一體之術,本尊身軀之內的九大修行體系融為一體,如此根基,比祖巫更加牢固,實際上,也就是對白洞的抗性天然就要強大得多。

白洞之中的壓力,有個十分神奇的特點,那就是,對於相同面積大小的存在,其壓力是差不多的。

也就是說,祖巫現在被強大的壓力壓製得跟孫豪差不多高大的時候,其實,也就是兩人面臨的壓力已經差不多大校

如若祖巫看到這一幕的話,心中就不會那麼淡定了。

如若祖巫看到孫豪其實還可以往前挺進的話,就不止不能淡定,甚至是會大呼見鬼了。

有的時候,哪怕是到了大乘大修士的高度,其實看待事物的時候,依然會有一些固定而僵化的思維模式,比如說,祖巫是怎麼也不會去想,孫豪在白洞之內的抗性會不會超過自己的問題。

因為在他的習慣思維之中,那是不可能存在的事,無論是對白洞的熟悉程度,還是修為的水平,祖巫從來就不覺得孫豪會是自己的對手,潛意識之中,孫豪其實還是一個剛剛進階的,有點實力的晚輩、小輩,可以加以培養,但要趕上自己的水準,估計還需要很悠久很悠久的歲月。

祖巫沒想到,孫豪自己也沒有想到,在孫豪想來,祖巫那種虛界排序到了差不多頂點的高手,一定是驚天地泣鬼神一般的存在,此時應該已經深入到白洞很深的地方去了吧,自己都能進來這麼遠,堅持這麼久,祖巫應該更加沒有什麼問題的。

時間,就在兩人的這種修鍊和若有若無的對比之中,一點點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孫豪發現,自己的丈六金身真正地趨於了完美,以前只是進入了丈六的範疇,現如今已經無比地接近了丈六,超出的部分被一點點夯實壓縮,而自己整個身軀的高度,也足足矮下去一頭,好似整個小了一圈似的。

丈六金身怕是要真正大圓滿了,孫豪的心中充滿了喜悅,這可是一個意外之喜,也算是孫豪來到巫族之後得到的意外收穫,看樣子,自己以後必須得好好待巫族了,畢竟,自己也得到了巫族的恩惠不是。

孫豪有所不知的是,就在孫豪欣慰自己的丈六金身修鍊進步迅速的時候,祖巫此時已經皺起了眉頭,並且對孫豪的這種奸詐和不知好歹有點惱火了。

話說,祖巫都已經給孫豪找到了一粒時空之砂,並且還在這兒又堅持了這麼久,時間吧,已經過去了那麼久,祖巫自己都有點扛不住了,這小子還是完全沒有動靜,這不是存心找不痛快的嗎?

難道還要老子堂堂祖巫大人率先被推出去不成?

雖然說只要一個修士被排斥出去,這次白洞開啟就會失敗,所有人都會被排斥出去,可是兩個修士出去的時候,無論是狀態還有先後就都有著巨大的差距。

要是外面的幾個大巫師看到是祖巫被率先排斥出去,那麼祖巫的一張老臉要往什麼地方擱?

祖巫心中就想了,我可以容忍你站在外邊看戲,可以容忍你奸詐一些,但奸詐到這種程度就一點也不可愛了,也不知道尊老愛幼,難道就不會想到,老祖我也有可能堅持不住的嗎?

孫豪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孫豪覺得老祖的實力比自己要強大得多,應該完全不比自己的能力差,自己怎麼整應該都沒有問題。

反正邊牧也還沒有回來,孫豪也就不著急,繼續穩住了慢慢修鍊。

孫豪感嘆,基礎牢固就是好,自己可以堅持得更久,可以修行得更好,好強大的白洞,要不是自己,其他修士早被祖巫坑得沒邊了。

孫豪並不知道,祖巫現在就在被他無意之間坑了一把,一邊在白洞裡邊堅持,一邊暗罵孫豪不知好歹。

咬牙切齒,祖巫倒是真孫豪這小子會不會自覺退出去。

要是孫豪這小子始終不明白,始終要這麼為難他的話,一旦他率先被彈出去的話,那麼可以肯定,時空之砂絕對不給孫豪了,自己留著打砂紙也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孫豪的視線之中,邊牧背著小火屁顛屁顛地跑了回來,還在半路上,邊牧就已經汪汪大叫:「老大,你真是太強悍了,居然能夠支持這麼久,佩服佩服,汪汪,不遠處有個老頭,應該就是祖巫,如今那老小子憋得老臉通紅,一副便秘的表情,怕是支持不住多久了。」

看到邊牧,孫豪精神一振,嘴裡飛快地說道:「邊牧回來了?你們收穫如何?小火,賤狗有沒有偷懶。」

邊牧汪汪叫道:「死沒良心的,本犬在裡邊忙死忙活,你居然說我偷懶,天理何在,真是天理何在。」

小火從邊牧身邊一躍而下,身軀輕輕一晃,落在了孫豪的肩上,在孫豪的脖子上蹭了幾下,嘴裡輕聲說道:「沒有,邊牧這次很認真,的確是找到了不少時空之砂,足足哥哥你用上一段時間了。」

說話之間,小爪子取出了一個儲物袋,遞了過來。

孫豪接過儲物袋,頓時感覺手中一沉,巨大的排斥力,也作用在了袋子上,十分無奈地看看若無其事的小火和邊牧,孫豪神識一掃儲物袋,頓時精神為之一振。

這儲物袋裡邊,裝了整整十幾個小玉瓶,收穫當真是讓孫豪眉開眼笑,找東西,還是需要交給專業人士更加可靠。

不由地,孫豪豎起了大拇指,對邊牧說道:「不錯不錯,不愧是天下第二狗,有你出手,找東西還真是天下第一。」

邊牧得意地汪汪叫了起來。

小火此時站在孫豪的肩膀上,嘴裡慢條斯理地說道:「不過哥哥,邊牧那小子扣留了兩顆最大的,好似是膠囊一般的砂粒,說這不是時空之砂,要跟我一人一粒平分。」

說完,爪子一揚,一個玉瓶遞了過來。

邊牧愣了愣,在地上汪汪叫了起來:「大姐,說好的這件事咱們誰也不說的呢?說好了我們兩人一人一顆的呢?你怎麼這樣子啊?真是天地良心,有沒有天理。」

小火輕聲說道:「什麼?邊牧,你是不是糊塗了,你說話的時候,從頭到尾,我都沒表示任何同意的意見,你覺得,我會有事瞞著哥哥嗎?」

邊牧頓時張大了狗嘴,愣在了銀沙地面上,半響之後,抬起狗爪子,在自己的狗嘴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哎,聰明如邊牧般存在,也經常性被小火個笨丫頭吃得死死的,這聰明人,聰明狗,怕的就是認死理的傢伙。

孫豪笑了笑,接過玉瓶,眼睛掃了過去,心中豁然一動,這居然是「時空砂囊」,一種比時空之砂更為少見的,功能更加強大的,能夠支持修士在穿越時空隧道,並且呆上更長時間的神奇寶貝。

如果說,時空之砂能夠讓修士感知到時空隧道,並且進去體悟的話,那麼時空砂囊就能支持修士真正地穿越時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