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八四章 巫族血婚(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八四章 巫族血婚(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淚濕羅巾夢不成,夜深前殿按歌聲;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

對有些巫族修士來說,能夠嫁入祖廟,成為血婚人選,為巫族培育優秀後輩,那簡直就是畢生榮幸,那就是自己一生的追求。

可是對另外一些巫族修士來說,嫁入祖廟並不是自己希望的,並且,還是自己心中會刻意排斥的。

尤其是對一些心有所屬的女修來說,嫁入祖廟簡直就是一種心靈的煎熬,這樣的女修,一旦被選中,就將生不如死。

格大陸,大家族之一,格爾族此時張燈結綵,慶祝自己家族兩名女修成功進入最終的決選,成為戰巫道侶的候選者之一。

相傳,此次巫族血婚規模空前,乃是祖巫大人親自交待下去的大事。

每一個巫族大陸都動員起來,每一個家族都積極選派自己最為優秀的女修前去參眩要是能夠跟祖廟達上線,派去一個修士進入巫族高層,那麼將來自己家族必將會得到長足的發展。

格大陸各個種族也是一樣,格爾家族對此高度重視,族內組織了三次選撥,精挑細選了十名血脈、資質甚至是容顏脾性都俱佳的女修參加了格大陸的選拔。

層層競爭,層層選拔之後,家族有兩名修士成功脫穎而出,獲得了前往巫族祖廟的資格。

這可是天大的喜事,族長格尊者親自召見兩位優秀後輩,進行勉勵,並且親自相送,讓她們到了巫廟好好表現,將來為格爾族增光,並成為格爾族最為重要的一員,最好是能夠為格爾族獲得重返巫廟的資格。

巫廟之內的種族,那才是真正傳承悠久的強大至極的種族,那才是巫族真正的高層,傳說之中,巫廟之內的大家族,每一個家族都有數名合體級別大能修士坐鎮,每一個家族都有上百分神。

這對格大陸的家族來說,實力根本就不在一個層級。

傳說之中,巫廟之內,有十二位大巫師,每一位都是合體大圓滿修為的存在,其中幾尊排位靠前的,據說還是半步大乘。

這些修士,那才是真正的巫族高層,就算是沒能成為戰巫寵妃,只要能夠被十二位大巫師青睞,那都是天大的喜事。

格大陸挑選出來的百名優秀女修,齊齊集中之後,大巫師啟動超遠距離傳送陣,將她們送到了巫族祖地之中。

傳說之中,巫族祖地那可是當年十二祖巫同立於世之時,被祖巫共工撞斷的不周山所形成,那是巫族真正的修行聖地,是巫族真正的世外桃源。

要不是特別虔誠的巫族修士,不是得到祖巫青睞的巫族修士,根本就沒有機會,也沒有資格前往祖地修行。

站在祖地之上的時候,大多數被選中的,身材高挑婀娜的女修都充滿了憧憬,臉上浮現出陣陣希望。

如若能夠被戰巫大人選中,那麼毫無疑問,自己即將一步登天,步入巫族真正的上層,從此光宗耀祖。

如若能夠懷上戰巫血脈,那麼自己將來就可以母憑子貴,從此受到整個巫族上下的尊敬。

當然,每一個女修的心中,也隱約有些忐忑。

血婚乃是巫族真正的大事,大典,傳說之中,每次的競爭都空前激烈,來自巫族各大部族,各個大陸的修士,總數不下三萬,來競選最後三千的名額。

而這三千之中,最後,大巫血脈會選中一千,作為自己的妃子,成為自己的道侶,為巫族開枝散葉。

相傳,這種大巫的血脈,對巫族十分重要,每一次血婚,都能帶來巫族的巨大發展。

巫族典籍記載,目前巫族的十二位大巫師之中,足足有四位乃是當代祖巫遺傳下來的大巫血脈修行而成。

當然,按照巫族的規矩,大巫血脈流傳下去之後,通常都隨母姓,藉以保證大巫血脈幼年時期的安全。

這些,都是傳說,不過不管是不是,都能看得出來,巫族之中,血脈傳承的重要性。

就在身邊所有女修興奮而忐忑,躍躍欲試,充滿了希望的時候,格爾雲嵐此時卻充滿了無奈。

格爾雲嵐乃是格爾家族脫穎而出的兩個女修之一,開始,跟另外一個女修不同的是,格爾雲嵐此時並沒有一點高興的感覺,反而,此時此刻,格爾雲嵐的心中,充滿了不安和無奈。

格爾雲嵐心中,有一個隱藏很深的秘密,有一個從來沒有對人說過的秘密。

她來自中虛,心中早就有了一個人,刻骨銘心,到了上虛這麼多年,從來就不曾忘懷。

女巫族在中虛的地位不錯,到了上虛之後,女巫族已經成為了巫族的附庸,通常,許多女修最大的作用就是延續巫族的神聖血脈。

上來之後,她也遭遇到了同樣的命運。格爾家族要她找個道侶,要她為家族的大事貢獻力量。

過去,她堅決反對,並且,都被她以同樣的理由給搪塞了過去,這個理由十分高大上,冠冕堂皇,那就是,她志存高遠,希望成為偉大的祖巫的妃子,成為偉大的祖巫的血脈傳承者,而不會輕易委身於他人。

過去的理由,遭遇到血婚的時候,完全沒有了格爾雲嵐反對的立場,你都說了那麼多年的理由,現在總不會自己否認吧?

無奈的,格爾雲嵐只能認可了家族的安排,心中倒是也存有絲絲僥倖,希望自己不會被選中,希望自己很快就會被刷下去。

可遺憾的是,她居然層層過關,就這樣走到了巫族祖地之中。

也是,作為一名女巫,格爾雲嵐修行到了分神中期,這種修行速度,這種血脈潛力,卻是普通女巫所不能比擬的,還有就是她本身的靈性,血脈,都十分強大,粗選的時候,想被選掉都不大可能。

現在,她只希望巫族各個大陸之上的候選者們足夠強大,能夠將自己給選掉。

她的心中有著自己的等待和堅守,並不希望這種所謂血婚的機緣。

進入了上虛這麼多年,她一直都十分低調,保持著自己的一顆本心,始終都是為了等一個人,她始終堅信,他會來的,終有一日,他會從天而降,腳踩五色祥雲從天而降,帶走自己。

這麼多年來,修行之餘,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都會對月而思,好似是看到了明月之中,他那淡淡的儒雅的笑容。

她心中隱藏的最深的秘密就是,她叫格爾蘭,愛上的,是一個人族修士,道侶也是一個人族修士,一個在她最沒心沒肺的時候,缺了一魄的時候,走進她的心中,並且塞滿了她的胸膛的人族修士。

她堅信,終有一日,小豪哥會來接自己的,自己需要的,就正如小豪哥說過的那樣,好好活著,只有活著,才有機會。

只有活著,才有機會相見。

好好活著,不讓自己倒在壽元面前,所以,她刻苦修行,將自己的修為推到了分神中期,還有著許多年的機會,等待著小豪哥飛躍虛空,跨越種族的局限,將自己接走。

只是現在,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自己居然遇見了億萬年難得一見的血婚大典,而且還被送進了巫族祖地之中,只希望自己的條件不要那麼好,只希望自己不會被選中,只希望自己還有時間等待小豪哥的歸來。

站在祖巫的大地之上,格爾雲嵐的心中,湧起的,卻是自己當年跟小豪哥一起的往事。

記得那年,自己懵懵懂懂,帶著小豪哥跑去了哥哥所在的下界,記得那時,自己最高興最興奮,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那些下界修士的仰慕。

眼前,好似看到了一個小姑娘,眼中充滿了驚喜和自豪,嘴裡說道:「小山,他們居然仰慕我的偉大名聲,是不是啊,我的名聲已經傳遞到了半死冰霜巨龍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