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八五章 陰差陽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八五章 陰差陽錯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當那些修士加入到小姑娘的隊伍之中后,小姑娘的虛榮心得到了空前的滿足,第一次,感覺自己是那麼的厲害。

想著想著,格爾雲嵐的臉上就浮現出淡淡的溫馨的感覺,好似看到自己興奮地在孫豪背上拍起了巴掌,嘴裡哇哇大叫:「又仰慕了,又仰慕了,沒想到小蘭的名聲是如此地響亮,居然已經傳遍了半死冰霜巨人界,歡迎你們,歡迎你們加入我的隊伍,神聖的女巫蘭兒戰隊……」

那時的自己,無憂無慮,簡單而幸福,有小豪哥在自己的身邊,天不怕地不怕地行走下界,干出了好幾件讓哥哥瞠目結舌,萬分不解的大事。

好似,那時小豪哥化身蠻族修士,抓住冰霜巨龍的尾巴,把個巨龍生生地拍死當場,自己當時以為那不過是一條大一點的蜥蜴而已。

而回來之後,哥哥的嘴巴裡邊都能塞進去一顆鴨蛋。

還記得,小豪哥跟隨自己返回女巫族之後,得知自己出了問題,跑到了毒死域之中,給自己找回了救命之葯。

還記得,小豪哥知道自己需要神草補充不足的神魂的時候,跟隨女禮一起,闖進了困住父王的萬聖宮,親手煉製了神魂神液……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格爾蘭,現在的格爾雲嵐怎麼也不會忘記,哪怕是萬年過去,所有的情景都好似歷歷在目,所有的情緣都刻骨銘心。

她的心中,始終記住了小豪哥的兩句話,一句:「好好活著,活著才有機會」,一句:「放心,終有一日,我會去接你的。」

這是小豪哥對自己的承諾,也是自己一生最大的期盼。

等待,有時候只會讓情感沉澱得越發醇厚;等待,只會讓人不斷地想象著昔日的美麗。

格爾雲嵐並不希望自己能夠在血婚的選拔之中獲勝,甚至是,十分地被動和低調,只希望自己被淘汰掉。

可是,世間的事,往往就是這樣,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同族的姐妹不幸被淘汰,哭得死去活來,而格爾雲嵐居然陰差陽錯地,入選了三千佳麗。

更加離譜的是,格爾雲嵐寄希望於最後一關自己被刷下來的時候,祖巫出現在了三千佳麗選拔現場,大手一揮,嘴裡大聲說道:「這邊,這邊,這一塊剛剛好一千,行了,就她們了,帶回去,好好培訓培訓,等戰巫閉關出來,給我就把她們送過去,記住,戰巫那小子狡猾著呢,你們動作要快。」

格爾雲嵐無奈而又瞠目結舌地發現,自己站在邊上,卻是剛剛好被祖巫給劃了進去。

祖巫在巫族之中代表的就是至高無上的神聖地位,如今祖巫發話,誰敢有異議?

祖巫降臨的那一刻,每一個巫族修士,每一個巫女,甚至是都給忘了自己在想什麼,都只知道本能地跪倒在地上,虔誠地聽,虔誠地祈禱,對祖巫的決斷,也不敢絲毫質疑。

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霸道,無與倫比的氣勢,誰能擋得住?

格爾雲嵐也是在這之後,才豁然反應過來,自己就這樣,陰差陽錯地,稀里糊塗地成為了戰巫的妃子。

就在其他被選中的女巫欣喜若狂,驚喜萬分,仰天歡呼的時候,格爾雲嵐的心,卻瞬間冰涼,如墜冰窟。

怎麼會這樣?自己還沒有等到意中人,卻陰差陽錯地成了戰巫的妃子?

祖巫親自指定,誰敢違抗,最後一絲絲的僥倖都化為了泡影,格爾雲嵐終於知道,自己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心中湧起一陣悲哀,格爾雲嵐心底輕輕地說道:「對不起,小豪哥,看來,我終於是等不到你的回來了。」

在孫豪的認知之中,巫族這種挑選應該怎麼也不會輪到格爾蘭才是,畢竟來說,格爾蘭是自己的道侶,而且年紀也不小了,這種挑選吧,應該就是那種選拔年輕健壯貌美的才是,無論如何,巫族修士的體格也擺在那兒,通常情況下,身材並不高大的格爾蘭應該是完全沒有機會中選的。

也正是有著這種先入為主的思想,所以,孫豪從頭到尾,也就沒有想到過需要去重新感受一下格爾蘭的存在。

當然,最為主要的因素還是孫豪目前正在修行之中,修行的也是一種完全和現在這個空間不同的,時間也有區別的一種時空大道。

沉入這種時空大道的修行之中時,孫豪就完完全全地失去了對周圍空間的感應能力。

孫豪修行一直是一種相當用心的態度,尤其是大道感悟,更是用心,時空之砂得來不易,每一顆時空之砂驅動之後,第一次連通時空隧道的時間相當寶貴,不容孫豪有太多其他想法。

只不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般,孫豪駐守在外的那一縷警戒的神魂,每日之間都感受著祖廟的悲情,心中不知為何,總是有些隱約的不安,好似是有著一種隱約的十分重要的事情,自己忘記了,怎麼想,都想不起來,也或者,好似是自己沒能記住一件至關重要的事,心中有些心血來潮。

孫豪一路修行,一路走來,每次到關鍵時空的時候,總是會產生如同本能一般的心靈感應,每一次產生心靈感應的時候,通常都會有大事發生,可是,哪怕是孫豪修行到了現在的高度,依然不能完全左右自己的命運,明知道可能會有什麼不對,但也只能靜靜地等待著命運的發展。

此時此刻,孫豪盤膝坐在祖廟之中,心中最為警惕的,恰恰是自身安危,恰恰是在防備著自己身邊可能出現的變故,無論如何,祖巫的存在,都讓孫豪不能掉以輕心。

祖巫的修為通天徹地,一身戰力恐怖異常,可不是葯神那樣的修士可以比擬的,一旦祖巫有什麼圖謀,那麼孫豪就真正得小心翼翼了。

哪怕是大乘大修士,一步不慎,也很有可能萬劫不復。

孫豪小心戒備的方向,也就是祖巫那邊,真心話,對於大能修士來說,各種可能都有,葯神為了大乘之道,可以處心積慮地謀划那麼久,祖巫也很有可能,祖巫一旦發動,怕就是真正的驚天動地的大劫。

命運大道,在三千大道之中,排序很高,孫豪看到的,人族那本強大至極的專門論述三千大道各種神通的《永生》,裡邊的排序更是將命運大道排在了第一位。

也就是說,命運大道,乃是真正不可琢磨的,能夠讓人心生敬畏的,一旦掌握,就能改天換地的強大無比的大道。

這樣的大道,厲害,掌握也就非常困難,命運,對修士來說,也是虛無縹緲而不可琢磨的存在。

哪怕是修行了時空大道,有的時候,也不得不屈服在命運的安排之下,修士要想逆天改命,那還真是很難很難。

比如說,這麼久了,孫豪偶爾回想起來就隱約作痛的,跟小瓊的三世情緣,每次回去須彌凝空塔,只要有時間,孫豪都會去小木屋坐一坐,都會去陪陪瓊墓。

三世情緣,三生三世情緣乃滅,哪怕是小瓊再次轉世,也不會出現在自己身邊,哪怕是出現了,也根本就不會有絲毫痕了。

這就是命運,有緣無份,這就是命運。

哪怕是孫豪修行了時空大道,但是修行越是深厚,心中越是明白,對於這已經成為了既定事實的命運,自己已經無能為力,只能將其作為自己生命之中最為美好的一個記憶,一個凄美的故事,永遠珍藏。

命運就是如此安排的。等孫豪明白過來,感悟過來的時候,木已成舟,一切都已經晚了。

現在,命運的悲歌已經在祖廟上空緩緩呈現,孫豪的分神已經能夠感知得到陣陣痛徹心扉的悲涼,只不過此時,孫豪以為,這是其他需要防備的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