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八七章 哀慟心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八七章 哀慟心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當別的女修都在打探戰巫的情報,希望自己能夠得到一些內幕消息,知道一些戰巫的喜好,能夠得到戰巫的青睞,成為戰巫的心肝寶貝,最終為巫族留下血脈傳承的時候。

格爾雲嵐卻將自己完全封閉起來,靜靜地在巫廟之中修行,等待命運判決的最後一刻。

她的心,她的人,都已經給了別人,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心不變,一旦到了最後一刻,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命運之所以是命運,那就是命運到來之後,很多東西,其實都是偶然之中的必然。

或許,格爾雲嵐主動點,多打探一些戰巫的消息,她也就能夠發現一些戰巫的與眾不同,或許就能夠想到小山哥。

孫豪這邊,要是能夠催動一下秘術,放出神識感知一下,也能發現格爾蘭存在的痕。

但是,他們都沒有,這就是命運。

歷史上,很多命運其實都是偶然之中的必然結果。

當然,孫豪的修行畢竟已經到了大乘級別,冥冥之中,對於各種事物的感知能力已經超級強大,已經感知到了有很多不對,好似是自己忽略了什麼事,潛意識在拚命地提醒自己,好似有個人在拚命地告知自己一些事,可是自己就是想不起來。

按照祖巫的安排,第二日就是自己真正的血婚大典,孫豪提前住進了巫廟之中。

也就在這個時候,孫豪又豁然發現一件自己很不解並且很不安的事實。

祖廟頂端的那股悲傷感覺,好似能夠移動,好似盯住了自己一般,也跑到了巫廟上空來了。

而且,就是這個晚上,那種悲哀,那種悲傷,達到了讓孫豪心驚的感覺,影響到了孫豪大乘大修士的心境。

站在巫廟的院子裡邊,孫豪遙望那股悲傷,心中不停地思考,這是怎麼了?這股悲傷為何會纏住自己?好似就是跟著自己一般,這是要提醒自己什麼嗎?

悲傷,自己如若真正悲傷的話?那又會是什麼呢?為何好似一層紙窗戶一般,自己一捅就破,可是自己就是不知道這層窗戶在哪兒。

站在院子裡邊,孫豪感悟著好似達到了頂點的悲傷,迎來了清晨的朝陽。

悠揚的鐘聲響起,祖巫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巫族血婚,大巫傳承,天地為法,祖巫成情,即日起,我巫族又將迎來一個朝氣蓬勃的嶄新年代,現在,我宣布,血婚大典,開啟,祭遠古祖巫……」

孫豪身為男主人,必須到常

搖搖頭,孫豪把心中那股揮之不去,達到了頂點的悲傷和不安拋到腦後,飛空而起,來到了祖神殿之內,跟隨祖巫一起,祭拜遠古祖巫。

心中頗不安寧地,孫豪走完了許多儀式,也按照要求,穿上了一身大紅的巫族修士長袍,一切準備就緒。

一位大巫師嘴裡朗聲說道:「有請各位娘娘前來祭祖拜堂,每次百人,一共十次,第一個百位娘娘,有請……」

大巫師喊出這番話的時候,不知為何,孫豪心中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難以壓抑的悲傷,還有一種難以壓抑的憤怒和不甘。

這是為何?幾乎是想也沒想,孫豪本能地把自己的神識向四面八方延伸了過去,一股無與倫比的強烈霸道氣息從孫豪的身上噴涌而出。

好似一個開關,此刻瞬間開啟,祖神殿之內,突然颳起了一股無形的風,每一個在場的巫族修士不由齊齊心中凜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時間突然在這一刻完全凝固了一般。

孫豪的嘴中,突然發出一聲不甘的輕嘯,大步橫空,飛空而起,虛空之中,留下一道殘影,直穿而過,直接連通了昨晚自己歇息的巫廟,轟地一聲,一間房子被一衝而破。

高高大大,寬寬敞敞的新房,大紅的床,大紅的被子,喜氣洋洋,可此時此刻,孫豪的心,卻如墜冰窖。

床上,倒了一個巫族新娘打扮的女修,神識一掃,豁然發現,這就是自己前來巫族的主要目標,就是自己找了許多年,沒有找到的格爾蘭。

此時的格爾蘭,神魂俱滅,元神俱散,沒有了絲毫氣息,香消玉殞。

孫豪飛身而來,雙手一抱,抱起了格爾蘭,心中湧起了無邊的悲慟,眼淚不由自主地滴落下來。

阿烏倒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無能為力。

如今又是格爾蘭,她也倒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來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很顯然,格爾蘭的決心也極大,沒有給她自己留任何退路……

怎麼會這樣?

孫豪抱住格爾蘭,心中不停地問,怎麼會這樣?明明你可以名正言順地嫁給我,可是,怎麼會這樣?

事情怎麼會發展成了這個樣子?很多不解之謎,是不是都會跟隨著格爾蘭的香消玉殞,而徹底成為自己心中隱藏的悲傷?

祖神殿內,巫族修士一陣喧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大巫師們齊齊看向祖巫。

祖巫一聲嘆息,嘴裡說道:「等會吧,我們等他自己恢復一下,身為大乘大能,他沒事的。」

說完,祖巫嘴裡念念有詞,臉上一臉的凝重,片刻之後,嘴裡緩緩說道:「三生三世,有緣無份,原來如此,可惜了。」

也就在祖巫說出三生三世這句話的時候。

孫豪懷裡,格爾蘭的身軀之中,突然浮現出一絲靈光,沒等孫豪有太多反應,這一絲靈光已經沒入孫豪的身軀之中,直接鑽入了須彌凝空塔。

孫豪神識一動,追隨著靈光到了須彌凝空塔之內,飛快地向塔內小木屋飛了過去。

靈光如同蝴蝶一般,飄逸地,速度極快地,向小木屋邊上的一座墳塋,落了下去。

孫豪感知到那座墳塋,心中猛震,很多事情,很多不解,此時突然解開,眼中神光一閃,悲嗆湧上心頭,嘴裡一聲虎吼:「不行,不能歸位。」

大步橫空,跨越虛空,孫豪站在了「煙冢」上空,單手一伸,抓住了這一道靈光,不讓其沒入墳塋之中。

三生三世,居然又是三生三世,該死的,自己早該想到,自己早該想到,三生三世,三生情緣,有緣無份嗎?

小瓊如此,紫煙也是如此!

這就是自己的命運嗎?手持格爾蘭的靈光,孫豪的心中瞬間想到了許多許多,心中瞬間明白了許多許多,難言的悲嗆,一股憋在心中,不吐不快的不甘和悲傷湧上心頭。

孫豪仰天一聲長嘯。

怎麼會這樣?怎麼可以這樣,自己怎麼就沒有拿神識掃一掃自己的巫女娘娘,怎麼直到格爾蘭香消玉殞,自己才反應過來。

怎麼會這樣,心好似針扎一般的痛,悲慟充塞胸膛,須彌凝空塔之內,突然天地同悲,大雨傾盆。

每一個塔內的修士,齊齊傷悲。

難言的悲嗆,湧上每一個人的胸膛,大地之上,吹起了嗚嗚的風聲,好似有人在哀怨哭泣。

軒轅紅、夏晴雨再次感知到了孫豪的心情,齊齊從塔中塔出來,看到了孫豪飄然站在了煙冢之前,失魂落魄地拿著一縷不滅靈光,哀慟不已。

身軀微微一震,軒轅紅輕輕說道:「紫煙姐姐,沒想到紫煙姐姐再度轉世,可是……怎麼會這樣?」

孫豪飄立在煙冢的墳頭,心中悲傷不已,手中的不滅靈光正在逐漸消散,哪怕自己不讓她回去,最終的結果,卻是沒有什麼兩樣。

人死不能復生,自己心中再怎麼不甘,又能如何?

心中悲憤,不甘,悲傷……孫豪仰天一聲長嘯,啊,如同一隻受傷的野獸。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哀慟心扉,天地同悲,一滴眼淚從孫豪的眼角滴了下來,裡邊隱約帶上了一絲血色,血淚。

心中,卻如同閃電一般的,快速回放雲紫煙跟自己三生三世,刻骨銘心的那種情緣。如今,三生已過,有緣無份!!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