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八八章 三世情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八八章 三世情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剛剛踏上修行之路的時候,初次見到雲紫煙的時候,內心之中,充滿了敬仰,充滿了那種驚若天人的感覺。

記得那個時候,自己第一次看到雲紫煙,她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冷艷而高貴。

淚眼婆娑之中,孫豪好似回到了昔日,看到了一位白衣飄飄的仙子,傲然亭亭玉立在青雲戰舟之上,仙子雙眸似水,十指纖纖,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長發直垂腳踝,青絲隨風舞動,峨眉淡掃,面上不施粉黛,卻仍然掩不住絕色容顏……

和青老暗中收下自己不同的是,當年,自己乃是紫煙當著許許多多修士的面收下的弟子。

紫煙是自己名義上的第一任恩師,而自己,其實也是她的第一個弟子。

記得那個時候,第一次收弟子的紫煙,還有第一次成為弟子的自己,都懵懵懂懂,不知道應該以何種態度去對待自己的師父或者是弟子,相互之間,小心翼翼地慢慢靠近。

直到接觸之後,自己才慢慢明白過來,紫煙表面清冷,實際對自己有一顆拳拳愛護之心;紫煙表面高傲冷漠,實際心思純凈善良,難得的有一顆赤子之心。

兩人的情感是一步步發展成熟的,經歷了白妖夜的追殺,大陣之中,紫煙不顧自身金丹破碎,為自己贏得了突破的時間,道基盡毀。

等待自己從萬魂之島回來的時候,竟然面臨了同門金丹真人的逼婚……

純潔的玉人,那時,一顆心全部投在了自己的身上,為了自己,捨命相抗,孫豪怎麼也忘不了她倒在自己懷裡,梨花帶雨,哭斷肝腸的樣子,怎麼也不會忘記,她對自己的那一腔大海一樣的深情。

不知不覺,情感慢慢地升華,師徒之情,慢慢地變成了刻骨銘心的情侶之情。

孫豪好似看到,自己孤獨地鎮守在須彌凝空塔之中,鎮壓歸一仙山的時候,一個月光皎潔的夜晚。

雲紫煙出現在了寶塔金光之外,月光之下,婷婷而立,清冷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小豪,讓我進去。」

皎潔的月光之中,雲紫煙清冷而純潔的玉臉顯得晶瑩而透亮。

當自己滿懷高興地去迎接她的時候,聽到她柔情萬分地說:「小豪,我怕你孤獨,前來陪你。」

當自己表示須彌凝空塔金光之下不能修行,修為難有寸進的時候。

雲紫煙輕聲笑道:「小豪,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來此之前,我施展了碎丹添壽之術,專心前來陪你……」

碎丹添壽!她居然寧願碎裂金丹為自己增加一些壽元,只是為了有更多的時間來陪伴自己。

孫豪好似看到,紫煙對月而望,眼中有著無限柔情,臉上有著陣陣紅潮,卻是真正地打破了師徒的束縛,鼓起了她的勇氣,輕聲地傾訴了她的無盡相思:「小豪,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是會對月而望,期待你的歸來,你出去這些年,我經常會徹夜難眠,為你擔心,不錯,碎丹添壽之後,我的修為最終不得寸進,或許最終會老死在你面前,但是我覺得,我能在這須彌凝空塔下,在這歸一仙山之上,陪你幾百年,對我來說,這比什麼都重要,小豪,還不抱我上去?碎丹添壽之後,為師可是比凡人的體力都有所不如哦1

當時的自己,也如同現在一般,心中陣陣絞痛。

可也就是那個時候,自己終於敞開了心扉,將師徒之間的束縛完全拋開了一邊,雙臂一展,將紫煙緊緊地抱住,頭扎在了她的胸前,無聲地哭泣,最終,接受了紫煙。

自己鎮守歸一宗的那些年,日升月落不斷花開花落依舊。滄海變桑田,此情永不變。

如今懷裡憐惜人,猶如當年月宮女。

含羞帶怯,似怒似惱,絲絲清冷中有淡淡緋紅。

自己的心中,有著深深的憐愛,有著深深的歉疚,也有著深深的珍惜。

多少次,月光下,摟著伊人,一同眺望月宮,身邊站著嘰嘰歪歪的邊牧,紫煙的懷裡,抱著小火,有時,孫豪還會抱著深藍。

歸一山巔,夜風之中,相擁而立,髮絲飛揚,月影稀疏,好似天荒地老。

小院里,男耕女織,一同粗茶淡飯。

雲紫煙的情愫,一如她的個性,清淡而雅緻,有幽香而不馥郁,淡淡的,沁人心脾,如同清風,撫慰著孫豪的心靈。

擁抱著紫煙,孫豪的心,慢慢地平靜下來。

大戰之後的餘波逐漸平息。

晉級之後的興奮逐漸平息。

一諾鎮千年的些許不安和忐忑,也化為自然而然的坦然。

深情深深地內斂,歉疚也深深地內斂,對故去的戰友的懷念也深深地內斂。

在紫煙溫柔的懷抱之中,自己真正地變成了凡人,勤儉持家,辛勤勞作,有嬌妻守院的普通凡人。

孫豪現在還記得,不少次,逐漸老去的雲紫煙說:「我最幸福的事,就是在你懷裡慢慢老去,而你依然是那麼地寵我。」

雲紫煙老了,依然老得優雅而高貴。

孫豪依然捧在了手心。

孫豪怎麼也忘記不了那個明月高懸的夜晚,歸一山巔之上,雲紫煙靠在孫豪的肩上,喃喃地說道:「小豪,來世,我還嫁給你。」

第二世,紫煙在命運的安排下,找到了自己,轉世成了一樣有著清冷性格的姬如雪,從邊荒之中,把自己帶了出來,給了自己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並從心底接受了自己,成為了自己的銀鵬四妃之首。

那一世,自己也沒能區分出如雪就是紫煙,其實她們兩個是如此地類似,性格類似,處事方式也是類似,外柔而內剛,可是自己居然就沒能分辨出她的轉世之身。

因為自己心中多了許多的往事和故事,那一世,自己甚至是沒有將如雪真正收為自己的道侶,她就在遭遇到了飛人族的逼婚之後,選擇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那一世的情殤,讓自己一怒衝冠,擊毀了飛人族的不朽銀城。

格爾蘭是雲紫煙的第三世,其實從一開始,就有諸多異常,諸多異象,可是為何自己就想不到呢?

自己和格爾蘭的情感,也越來越深,可是自己怎麼就沒想到格爾蘭會是紫煙轉世呢?明明,格爾蘭身上那麼多的疑點,自己怎麼就不注意一下,怎麼不用心去想一想呢?

尤其是,阿烏隕落,融入到瓊墓之中后,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格爾蘭其實就是紫煙轉世呢?

她們身上,有一點是那麼地類似,她們都天生缺了一絲神魂,沒有補滿,那一絲神魂,其實就是小青和如雪對自己的真情牽挂,化為一滴不死之血,進入了自己的須彌凝空塔。

但是,發現阿烏就是小青和瓊兒轉世的時候,自己就應該想到的啊,可是自己怎麼就這麼忘了呢?

她們是如此地類似。

還有,三生三世,紫煙的遭遇都是如此地類似,自己怎麼現在才想到呢?一世被逼婚,差點隕落,二世被逼婚,直接隕落,三世居然是一場誤會的逼婚,剛烈的紫煙,剛烈的格爾蘭居然做出了相同的選擇,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悲哀!三生三世,三世情緣,三世情殤,有緣無份。

最後這一次,還是自己把她逼成了這樣,最後這一世,原本是可以更好的,可是自己為什麼就沒有想到?

那穿越時空的悲嗆,那穿越時空的哀痛,不是別人的,就是自己的,可是,自己為何前面就沒判斷出來呢?

這一切的一切,為什麼?為什麼呢?

緊緊握住格爾蘭的一絲不滅真靈,感受著越來越弱的火光,孫豪心如刀絞。

小火的身軀一晃,化為本體形態,縱身一躍,站在了孫豪的肩上,心中輕輕地說道:「哥,小紅姐讓我給你傳句話,逆天改命,時空穿梭……」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