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九八章 大喜臨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九八章 大喜臨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別看孫豪身邊女人不少,可是真正舉行婚禮的不多。

巫族修士這種粗獷的婚慶習俗,這種大紅大紅的大氣做派,再加上融合了紫煙、如雪和格爾蘭的格爾雲嵐終於重新擺脫了命運的枷鎖跟自己走到了一起,種種一切,讓孫豪心中大喜。

失去的,再度得到了。

大悲之後,真是大喜,巫族普天同慶,孫豪的心中陰霾盡散。

南有樛木,葛藟累之。樂只君子,福履綏之南有樛木,葛藟荒之。樂只君子,福履將之南有樛木,葛藟縈之。樂只君子,福履成之……

轟轟烈烈的婚禮,千人拜堂,那真是讓孫豪感受很深。

只不過,讓孫豪比較好笑的是,自己的新娘之中,一半以上看到自己現在這種狀態之後,露出了絲絲錯愕的表情。

意想之中,戰巫大人不應該是頂天立地的雄偉巫族修士嗎?可是他居然只是一個小不點,一個普通女巫一般高矮的小不點。

不少高大女巫就算是跪在地上,也比孫豪高出了許多許多,要不是孫豪手挽格爾雲嵐飄飛空中,她們都需要俯視孫豪才是。

按照巫族的常識,血脈越是強大,通常情況下,身形越是魁梧雄壯,而且巫族的審美觀,也多是以粗獷為主,好傢夥,自家的夫君大人怎麼是這麼個小不點?

什麼地方出錯了嗎?拜堂成親這會,不止一個女巫心中升起疑惑。

這其中,還有部分女巫本身出自大家大族,家族長輩也跟她們說過一些巫族現在的大勢,曾經十分隱晦地表示,戰巫地位雖然很高,不過來歷不明,也就是祖巫欣賞而已,血婚之後,到底會是什麼樣,誰也說不清楚。

巫族血婚是一個奇特的婚俗,為了保護大巫血脈的安全,血婚之後留下的大巫血脈通常都會隨母姓,那麼也就是說,各個大家族十分願意把自己的後輩送來血婚,萬一能夠生下大巫血脈,可就賺大了。

可同時,因為現在這個大巫不知道是什麼來歷,什麼血脈,所以,不少大家族曾經告誡過自己的後輩,可以用心伺候,不要動心,不要動情,巫族之中,戰巫的地位可能相當尷尬。

他們的這個猜測,倒是沒錯,孫豪現在,無論是在人族還是在巫族,都是相對比較尷尬的,倒是在葯族,成了真正的一言九鼎的葯神。

當然,更多的女巫心中,還是對自己即將到來的,全新的不同生活充滿了憧憬,希望自己得到戰巫大人的垂青,希望自己得到戰巫大人的憐愛,也希望自己能夠有一個很好的情感歸宿。

熱鬧的婚慶大典之中,感受著許許多多少女的喜悅和羞澀,挽住了格爾雲嵐,孫豪的心中突然湧起了一陣明悟。

不管自己承認與否,不管自己動心與否,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喜歡這些巫女,實際上,就從今天開始,這些巫女的命運已經跟自己緊密地聯繫在了一起。

虛界是何等的浩瀚。

虛界的修士又是何等的多。

就拿巫族來說,以祖巫神廟為核心,遍布整個巫域,巫域之中也有其他種族,但巫族的力量是最強的。

而就孫豪所知,整個巫族的修士總數怕是有上百億之多。

哪怕是孫豪這樣的大乘大修士,也不可能,一個個地修士去認識,那麼,能夠跟自己認識,並且能夠走到自己面前的,其實都是有緣人。

一千巫女,雖然不少,但真實情況卻是,這不過是滄海一栗。

而且,孫豪心中還產生了一個十分清晰的感覺,那就是,任何一個朝代,任何一個時期,都有傑出的人,美麗的人出現,能夠走進一個人生命之中的,可能並不會太多。

巫族精心為自己挑選的這些巫女,哪怕是身材高大無比的那種,實際都是很有特色的,身材比例均勻合理的當代巫女之中的佼佼者。

而且,孫豪還可以肯定,當代巫族之中,也還有著千千萬萬的巫女不比這一千巫女差上多少,她們走進自己的生命,跟自己拜堂,實際也就是一種命運的安排。

佛曰: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有今生一次的擦肩而過。

不管願意與否,這些巫女今日起,都成為了自己的女人,都是自己明媒正娶,拜堂成親的女人,將來,更是可能為自己生育刑天血脈的女人。

無論如何,自己都需要善待她們。

手挽格爾雲嵐,孫豪飄然空中,跟巫女們三叩九拜,終於是完成了血婚大典。

大喜之後,驚天的禮炮之中,鋪天蓋地的大紅之中,祖巫一聲大吼:「送入巫洞,兒郎們,大家一起慶祝吧。」

大禮完成,巫族進入狂歡,整個巫廟一片吶喊狂笑聲,巫族那種熱情洋溢,那種狂野的生活習俗,此時表現得淋漓盡致。

人族聖地,永遠也不會有巫廟這般瘋狂。

大桶大桶的靈酒搬上來,大塊大塊的靈肉撕下來,張開大嘴,大聲吆喝,吵吵鬧鬧,大紅大紅的氛圍之中,一派喜慶氣氛。

大喜臨門,巫族上下,好似沸騰。

孫豪的責任其實很明確,去巫洞之中實現自己的承諾,努力耕耘,早日為巫族開枝散葉,壯大大巫血脈。

祖巫笑得不亦樂乎,當年他被上代祖巫逼婚,也就是這副德行,如今,終於也逼了別人一次,爽獃獃。

沒有什麼規矩,沒有什麼形象,隨手撈了一塊巨大的靈肉,大馬金刀坐在祖廟上空,大吼一聲:「酒來。」

有那大巫說:「大人,今日大喜,心情好,來一段吧。」

祖巫哈哈大笑,仰頭,把一個足足有丈許方圓的大酒捅往自己的血盆大口一豎,咕嘟咕嘟,猛灌了下去,借著幾許酒意,張開破鑼般的大嗓門,嘴裡大聲吼了開去:「滄海一聲笑,濤濤兩岸潮……」

巫洞乃是孫豪的洞府,在巫廟之中的一個角落之中,相比熱鬧非凡的巫廟,此時的巫洞喜氣洋洋的同時,相對安靜了許多。

巫女們呆在了各自的房間之內,等待著夫君大人的寵幸,當然,更多的巫女其實知道,今日,夫君大人怕是只會寵幸巫后,其他人,卻是需要往後排了。

想一下也是無奈,一千巫女,大人每天寵幸一人的話,怕是也得足足兩年才能輪到自己一次呢。

巫域之中,不同的地方,年的概念是不同的,巫廟這兒,一年是五百多天。

孫豪帶著格爾雲嵐進入巫洞之後,卻並沒有第一時間,跟格爾雲嵐久別勝新婚。

身軀微微一晃,孫豪帶著格爾雲嵐回到了須彌凝空塔之中,潔白的仙梨樹第一時間感知到了孫豪的歸來,同時也感知到了姬如雪的氣息,馬上,漫天潔白的梨花飛舞起來,化為一隻只小小的鳥兒,漫天飛舞。

或許是感知到今天的日子相當特殊,潔白的梨花飛舞之中,帶上了絲絲粉紅,整個須彌凝空塔內宮之中,平添了許多喜慶。

格爾蘭的記憶之中,並不知道須彌凝空塔,而雲紫煙卻記憶深刻。

雲紫煙的記憶是零星的,片段的,其實更是一些觸髮式的,進入須彌凝空塔,格爾雲嵐馬上明白了這是什麼地方。

而屬於姬如雪的記憶,卻瞬間認出了仙梨樹,一雙大眼睛之中充滿了好奇,一隻小手伸出,格爾雲嵐低聲說道:「小仙梨兒,真的是你嗎?」

潔白帶著粉紅的梨花化為一個少女的樣子,在空中飄飄起舞,小腦袋不停地點動,還依偎著格爾雲嵐,如同調皮的小孩子。

格爾雲嵐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側頭對孫豪說道:「我想起來了很多事,不過,最重要的是,我終於可以跟你在一起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此時此刻,我想說的是,我真的真的感覺,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