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七七七章 絕望迪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七七七章 絕望迪馬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虛空之中,如同太陽綻放光芒,突然出現一團刺目的亮光,一道流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劃破天際……

聖王,還有聖王身邊,許許多多的修士,齊齊低下了頭顱,面對流星,默然哀悼,久久無聲。

域內侯敗了。

帶著他的氣運天艦,帶著他的精銳兵團,飛蛾撲火般,毫無懸念地敗了。

天空之中,域內侯用生命綻放最後的剎那光華,實現了他自己要用生命捍衛迪馬仙域每一寸土地的諾言。

域內侯精銳兵團,氣運天艦爆炸產生的強光,產生的巨大的衝擊波,哪怕是隔著遙裕大家都能感知到那明亮的光華。

可是大家也看到了,虛空之中,那一尊高大的金剛,僅僅只是用自己的雙臂,擋在了自己的身軀之前,劇烈地爆炸,也僅僅只是讓他的身軀稍稍後挫,往後退了幾步而已,雙腿猛地往下一沉,已經再次穩在了空中。

隨手向外一撥,爆炸的強光化為一道流星,已經被金剛隨手掃滅,不知道給掃到了哪個角落之中。

流星劃破長空,永遠地殞落了,留下的卻是不可磨滅的生命軌跡。

迪馬仙城之中,每一個修士都垂下了腦袋,默默哀悼。

眼前,好似看到了域內侯出征前的一刻。

明知必死,義無反顧,彈劍高歌。

明知虛空之中,金剛無敵。域內侯依然帶著自己的精銳,奔赴戰常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流星墜落的這一刻,聖王好似瞬間蒼老了許多,嘴裡喃喃地說道:「青兒,你沒有讓我失望,沒有讓人族失望,你一路走好。」

滿場修士,湧起了濃濃的哀然。

域內侯新任,乃是聖王嫡系血脈,是聖王最為寵愛的後輩,也是聖王一脈的未來。

域內侯剛剛上任的時候,許許多多的修士並不是特別服氣,覺得要不是聖王,怎麼也輪不到他來擔任域內侯。

可就是在這個時候,在整個人族迪馬仙城最為危難的時候,域內侯帶領自己的精銳兵團,在迪馬仙域之內,多次頑強地擊退了虛空巨獸率領的大軍,寸土必爭地,率領人族修士,大戰獸潮。

不到百年時間,域內侯在一場場捨生忘死的戰鬥之中,獲得了大家的認可,得到了大家的承認,逐漸成為了大家信服的六大侯之一。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虛空霸主,金剛出現。

摘星辰,踩虛空。

虛空金剛向迪馬仙域逼近,所過之處,虛空之中,再無星辰,所過之處,虛空之中,一片荒蕪。

無敵金剛,象徵著恐怖和絕望。

迪馬仙城此時已經失去了跟後方的聯繫,情報顯示,琴射仙城已經大部分淪陷,毒蟲蔓延,則噶蟲族在琴射大陸建造了巨大的母巢,失去聯繫的琴射仙城,很有可能已經搖搖欲墜。

無垠的虛空之中,無數的毒蟲,無數的凶獸,在體軀龐大的虛空巨獸的統領之下,攔在了迪馬仙城的後方,切斷了迪馬仙城的退路。

現如今,迪馬仙城的前方,是正在逼近的虛空金剛,後方,則是無盡的獸潮蟲災。

迪馬仙城,成了一座失去了跟後方聯繫的,被完全孤立起來的孤島。

已經得到了大家認可的域內侯,看到了大家眼中的絕望,感知到了人族內部士氣的低迷,慷慨而歌,挺身而起,帶領自己的精銳部隊,不顧聖王的阻擾,破虛而去,大戰金剛。

域內侯已經連同他的氣運天艦化為了一團光,化為了虛空之中的剎那光華。

可是,域內侯慷慨赴死前留下的背影,牢牢地銘刻在了每一個修士的心中,彈劍高歌的聲音,依然在大家耳邊回蕩:「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仙域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聖王好似蒼老了許多,可是略選佝僂的身軀上,升起了一股傲然挺拔的不屈意志,嘴裡緩緩說道:「人族各部聽令。」

聖王身邊,所有修士齊齊身軀一震,單膝一跪,肅穆地跪倒在了空中。

聖王緩緩說道:「迪馬仙城乃是我人族六大仙城之一,是我人族最外圍的第一道屏障,哪怕我們最終擋不住獸潮,我們都要……」

稍稍一頓,聖王這才一字一頓地說道:「和迪馬共存亡。」

身後,所有修士齊齊低沉而堅定地說道:「和迪馬共存亡,和迪馬共存亡……」

迪馬已經成為孤島。

前有強敵,後有重重包圍,茫茫虛空之中,無路可逃,迪馬仙城,迪馬仙域,背水一戰,絕望之中,慷慨赴死。

迪馬仙域每一個種族,每一個人族兵團都接到了終極戰爭命令,誓跟迪馬共存亡,以自己的血肉之軀,盡自己的最大努力,如同域內侯一般,綻放生命光華,給予獸潮和蟲災,最頑強的抵抗。

域內侯亡命一搏,並不是沒有效果。別看金剛架起雙臂,身軀受到衝擊,只是向後退出了幾小步,可拿到茫茫宇宙中去,那幾步的距離,說不定就相當於一個星域的距離。

當虛空金剛再次出現在迪馬仙域外圍,獸潮大作,開始進攻的時候,那已經是十幾年之後的事情了。

金剛再來,迪馬仙域前方的大陸,不堪一擊,巨大的金剛只要隨手一揮,就能滅掉好幾塊大陸,拍死一顆熊熊燃燒的火球太陽。

此時,昌平侯挺身而出,慷慨自薦,駕馭自己的氣運飛艦,破開了虛空,高歌「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迎戰金剛。

同樣的悍不畏死,不過,得到人族修士的建議,昌平侯想方設法,引偏金剛的行進路線,想方設法,將金剛的主攻目標偏離迪馬星域。

可是最終,昌平侯在引偏了較遠的距離之後,依然綻放最璀璨的光華,化為了天際的一道流星,留下了永恆的生命軌跡,隕落在虛空之中。

昌平侯,為迪馬星域贏得了三十多年苟延殘喘的時間。

這段時間之內,人族各部,迪馬仙域所有友族修士跟整個仙域之內爆發的龐大獸潮,進行了一場又一場的,艱苦卓絕的戰鬥,每一個大陸之上,每一個修士,都在用盡自己最大的力量,殺一個夠本,殺兩個有賺,保衛自己的家園。

每一日,迪馬仙域都是一個巨大的戰場,每一日,迪馬仙域的城池都有可能遭遇到大量的凶獸,漫山遍野的圍攻。

星空的每一個角落,星空的每一寸空間,都充斥著憤怒的吶喊,都瀰漫著淡淡的血腥。

頑強的鬥志,不屈的精神,凝成了一股堅韌的防線,哪怕是再龐大的獸潮,要想攻破每一座城池,都必須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迪馬仙域,絕望之中,用生命綻放光華,背水一戰。

這是一段悲壯的歷史,也是一場生命的讚歌。

絕望之中,生死反而看淡,絕望之中,剩下的,只有不甘的反抗,憤怒的吶喊。

三十年過去,無敵金剛再度殺了過來。

聖王手下三大侯,黃陵侯留守琴射仙城,域內侯戰死,昌平侯戰死。

唯一能夠引偏,或者是阻擾金剛的,只剩下聖王的座駕「永恆之劍」號飛艦,只剩下聖王和他統領的精銳神聖戰士。

聖王,乃是整個迪馬仙域,實力最強,地位最高的修士,也是整個迪馬仙域所有修士最後的精神支柱。

聖王一倒,怕是整個迪馬仙域,所有人族修士,甚至是所有友族修士,都會瞬間精神全塌,在絕望之中,失去最後的勇氣和鬥志。

聖王驅動「永恆之劍」氣運永恆天艦,遙指金剛,堅定地說道:「各位將士,隨我一戰……」

身後,跪倒了一大群人族高層修士,齊齊哀呼:「聖王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