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三零章 攻陷要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三零章 攻陷要塞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人族修士齊齊大驚失色,這是戰祖?那麼天駒之上的騎士又是誰?

還有,戰祖說的是真的嗎?母皇已經被滅?母皇晶已經握在了戰祖的手中,那麼豈不是,則噶蟲族的母巢已經淪陷?

不知多少觀戰的修士,齊齊屏住了呼吸,看著那好似站立在銀河一般緩緩漂浮的劍光之上的戰祖。

這是真的嗎?

這才是真正的戰祖嗎?

相比其他人族大域之中的戰士,阿貝爾戰星之上的修士們此時已經爆發出歇斯底里的大聲歡呼。

他們都認識孫豪的本尊,自然知道,這就是真正的戰祖了,難怪戰祖沒有主持阿貝爾戰星,難怪天駒之上的戰祖實力看似並不強悍,原來戰祖大人已經隻身殺入了則噶蟲族的母巢,斬了則噶蟲皇,拿回了蟲皇晶當成了戰利品。

歡呼中,怒吼一般的歡呼中,這才是真正的戰祖,至高無上的戰神,戰無不勝的戰神。

相比歡呼的,屏住呼吸的人族和人族友族修士,此時此刻,則噶蟲族大軍卻齊齊陷入到了無邊的恐慌之中。

母皇的氣息,真是母皇的氣息。

當孫豪舉起母皇晶的時候,每一個則噶蟲族戰士都無比清晰地感知到了母皇的氣息,都有一種發自本能的,骨子裡的敬畏感。

這是誰也欺騙不了的感覺,這是誰都必須清晰認知的事實,那就是,母皇真的隕落了,真的倒在了眼前這個修士的手中,大家敬若神明的母皇晶,真的成了這修士手中的戰利品,則噶蟲族的神,瞬間坍塌了。

本來,則噶蟲族的管理體制是層級管理,則噶蟲皇之下,還有許多不同等級的蟲王或者是母蟲,原本,則噶蟲族的戰士主要還是歸屬自己的母蟲和蟲王管轄。

但無論如何,則噶蟲皇還是所有則噶蟲族的皇者,則噶蟲皇隕落,就意味著則噶蟲族整個部族的徹底瓦解,按照蟲族的規矩,新的蟲皇沒有誕生之前,整個部族現在是一盤散沙,各自為戰的。

而且,新的蟲皇誕生之後,這個蟲族部族還叫不叫則噶蟲族,也說不定了。

也就是說,隨著則噶蟲皇的隕落,整個則噶蟲族部落已經轟然解體。

一種誰也控制不住的恐慌,迅速蔓延,一種誰也無法阻止的潰散在孫豪亮出則噶蟲皇晶的時候,已經瞬間開始。

整個則噶蟲族,就在這一刻,好似炸窩的蟲子一般,瞬間從龐大的虛空要塞之中,向四周飛快地擴算,飛快地四散而逃,這種逃逸的速度,讓人嘆為觀止。

整個龐大的虛空之中,到處都是那種密密麻麻的,飛空而起的蟲子,那些飛不起來的蟲子大軍,則在虛空要塞的各個地方,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竄。

這是一種快速無比的,迅捷無比的變化,這種變化的速度之快,讓人瞠目結舌。

以孫豪所在的區域為中心,則噶蟲族的大軍,如同綻放的煙花一般,向四處飛快地擴算出去。

這樣的逃逸,以孫豪手持蟲皇晶為核心。

眼前的這一幕,則瞬間牢牢地記在了每一個人的心中,虛空之中,則噶蟲族虛空要塞的大本營深處,戰祖單人獨劍,飛空而來。

腳下,億萬劍光,如同銀河,襯托著戰祖,身前身後,億億萬萬的蟲族,如同煙花一般,四散而逃,成為了戰祖揚威虛界的最永恆的背景。

潰敗如同潮水般向四周蔓延。

沒過多久,人皇郝安逸的戰場,小紅天駒的戰場,還有阿貝爾戰星的戰場,戰局已經先後由對峙戰,轉化成了追逐戰,三處戰場,蟲族都在快速向虛空之中逃逸,這種數量之多,甚至是有著一種不知怎麼追,不知怎麼殺的感覺。

孫豪的哈哈大笑聲,傳遍天宇:「前輩,小紅,蟲族之禍,主要在蟲王,你們儘力截殺蟲王即可,虛空要塞就交給我來蕩平。」

郝安逸和軒轅紅齊齊說好,開始追殺特徵比較明顯的,實力比較高的蟲王。

孫豪,在哈哈大笑聲中,一擺沉香劍,灑下漫天飛舞的劍羽,飄飄洒洒地向蘭博要塞降落下去。

此時此刻,人皇郝安逸的人皇劍,也已經化為一道驚鴻,虛空穿梭,人劍合一,恍若九天流星,追殺一隻只試圖逃逸的巨大蟲王。

兩尊人族大能,齊齊動用驚天動地的劍術,表現出來的,卻是完全不同的意境。

人皇郝安逸之劍,縱橫九天,劍光如同劃破天際,鋒芒畢露,銳氣無邊,一劍斬落,似要劃破虛空。

人皇劍過處,試圖逃逸的蟲王無不應劍而滅,被斬落當場,虛空之中,灑落一片血雨。

無垠的虛空之中,人皇劍掃落了一片又一片蟲子,所向披靡,讓人熱血沸騰。

而另一邊,戰祖的沉香劍,則表現出另外一種強大無比的意境,沉香劍飛起的地方,漫天劍光,無垠虛空,龐大的蘭博要塞之上,好似降落一條銀河。

這一條銀河飄飄洒洒,美倫美奐,看起來飄逸而美麗,看起來完全沒有絲毫殺機。

可是認真觀察,修士們悚然一驚地發現,整個龐大的蘭博要塞之中,居然沒有一隻蟲子能夠突破銀河沖入虛空,無處不在的銀河已經徹底將整個龐大的要塞給捲入了其中。

蘭博要塞有多大?那是一個連通了好幾塊大陸,龐大的,隨著一顆太陽在旋轉的,橫在銀河域前方巨大的天然壁障。

蘭博要塞上下,左右的建築之中,甚至是包含了普通修士一輩子也飛不到盡頭的虛空。

這麼龐大的蘭博要塞,完完整整地被戰祖的那一把沉香劍給籠罩在了其中。

那些無處不在的飄飄揚揚的劍羽,真的就是戰祖一劍下去的功勞嗎?

換一個大能修士過來,要從要塞這一頭飛到那一頭,估計也得許久的時間,可是戰祖的那一劍的光華,是直接覆蓋了整個蘭博要塞。

就好似,一條銀河,將整個蘭博要塞給淹沒了一樣!

戰祖,這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戰力!所有的修士們齊齊感嘆不已。

虛空之中,正在追殺蟲王的人皇郝安逸,看到孫豪這一劍,看到這種鎮壓虛空的強大劍意的時候,突然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人皇劍的劍光,真正地爆發之後,可能比虛空要塞更要宏偉,也可能可以攻擊到整個要塞。

可是,人皇劍卻無論如何做不到沉香劍那樣的鎮壓一切的效果。

沉香劍現在,不僅僅是攻擊了整個蘭博要塞,更恐怖的是控制了整個龐大的蘭博要塞。

郝安逸親自看到,蘭博要塞之內,有一個實力高強的毀滅霸主不甘被滅殺在要塞之中,從裡邊飛快地向外猛衝而出,而此時,籠罩在整個蘭博要塞之上的銀河,就好似充滿了彈性的漁網一般,隨著毀滅霸主的衝擊動作,向外擴張了不少。

但是沒等毀滅霸主衝出去,銀河巨大的拉扯力傳了過來,一片片劍羽如飛而來,活活地擊潰了毀滅霸主,將其切成了一片片的碎片,最終直接震散,飛灰湮滅。

劍道!郝安逸看到了戰祖強悍無比的,跟自己不相上下,或許是還超過了自己一籌的劍道!

好傢夥,人皇郝安逸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要知道,他郝安逸的劍道可是虛界少有的大圓滿狀態,基本上,也就是無敵劍道。

但是到了今日,郝安逸豁然發現,孫豪不僅僅是煉成了劍道,而且劍道造詣怕是比自己還要略高一籌!

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麼修的?怎麼會這麼厲害,連老子自以為豪的劍道也給生生超越了!郝安逸心中,充滿了佩服,欣慰還有那種無奈的複雜情緒。

劍鎮星海之下,要塞之上,那些飛不起的蟲族戰士,那些沒來得及逃跑的戰士,如同母巢之內的蟲族戰士一般,在無盡的劍羽之下,飛灰湮滅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