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三七章 星海水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三七章 星海水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五行本源,陰陽煉材。

這是孫豪接下來需要尋找的煉製須彌凝空塔的煉材。

當然,煉製須彌凝空塔還需要許多其他煉製的輔助材料,不少材料也十分地珍貴。

不過以孫豪的身份,以孫豪的實力,要找到這些煉材的難度並不是特別的大。

難度大的,依然是幾樣主要的煉材,這些東西,將直接決定須彌凝空塔煉製之後的等級和威力。

孫豪將收集煉材的任務,根據難度大小,發布了出去,開始逐步收集,自身,卻在準備收集五大屬性本源和至陰至陽之物。

五行本源,其實就是強大的五行驅動之力。

孫豪認真分析之後,對照自身的情況,得到了一些意外的結果。

就目前來說,孫豪本身至少有兩樣東西,可以作為五行本源,煉製進須彌凝空塔之中。

一是建木,可以說,這是最強的木屬性之一,孫豪的建木聳立異度空間,已經頂天立地不知道伸出了多高,絕對強悍的木屬性本源,孫豪完全可以取部分建木煉入須彌凝空塔,絕對能夠承擔木屬性驅動之力。

二是燚神炎,燚神炎乃是人族祖火,孫豪當日在人族聖地之內輪迴,夢回遠古,體悟輪迴之力的同時,也感受到了人族第一縷聖火誕生的那種天地偉力。

而且,孫豪的燚神炎還是三昧真火,陰陽二氣之火,其強悍程度,足以承擔起火屬性本源的重擔,成為須彌凝空塔的一個驅動器。

除了燚神炎和建木之外,孫豪體內的其他幾大屬性就相應較弱了。

土屬性息壤,本身實力是不弱,但缺了建木和燚神炎那種靈性,有著一種獃獃的感覺,稍稍弱了一點,要想成為土屬性本源,卻是還需要補充土源之力。

水屬性和金屬性相應就更弱了。

一方面是這兩種屬性本身生成的靈物實力就相對偏弱,另一方面,是這些年的修行之中,孫豪並沒有刻意去強化他們,所以到現在這種高度之後,真正需要那種冠絕虛界的屬性本源的時候,他們就顯得弱了許多。

孫豪還需要用心去尋找。

五大屬性,只需要尋找兩種半,這其實已經超過了孫豪的預期,認真思考之後,孫豪又讓小婉發布了五行本源信息的任務,開始向這個方向努力。

就在孫豪認真研究自己的氣運仙寶的同時,虛界萬族的大劫依然在水深火熱的爆發之中,很多地方,出現了戰況惡化的跡象,不少種族已經低擋不住,甚至是向人族發出了求援信息。

整個虛界之中,真正蕩平了大劫,開始休養生息的種族並不多,大族之中,也就人族一個,時間過去那麼久,人族應該也休息好了,可以出去幫幫其他小兄弟了吧?

人皇郝安逸閉關;戰祖孫豪閉關。

幾千年下去,送到人族的求援,如同石沉大海,無論是聖王還是魂王,都是一個腔調,都是一個意思,人族在大劫之中損失超級巨大,目前來說,整個銀河域和沉香域,都是地廣人稀的狀態,的確是無力向外派出援兵。

實在是被其他種族催得急了,魂王和聖王就會表示,你們真守不住自己的星域了,那麼好辦啊,歡迎到沉香域來發展,這兒地盤多,歡迎你舉族來投。

當然,你有沒有能力過來,怎麼過來,這可跟人族無關,你要是過來了,人族還真的可以給你安頓地盤。

魂王和聖王也真是沒有辦法派出援軍,大劫之中,他們的戰力,尤其是高端戰力損失慘重,沉香域的發展又抽調了許多人族精銳,人族在短時間內,真心無法他顧。

再說了,人族現在真正的主事者,還真只能是人皇或者是戰祖,平日一些小事,魂王和聖王可以做主,真正要向其他種族派出援軍這樣的大事,沒有人皇或者是戰祖發話,他們兩個也不敢亂表態。

還有就是,目前的人族高層,除了魂王和聖王之外,還冒出了第三位王者,那就是過去的蘭博要塞,現在的龍神殿的統治者,龍王。

據說,龍王乃是戰祖長子,一身戰力通天徹地,絕對不在魂王和聖王之下,戰祖閉關期間,主管著沉香域的日常事物,魂王和聖王很多事,很多時候,尤其是每百年一次的阿貝爾戰星大典,都得跟龍王商議之後,一起來辦。

水深火熱的虛界萬族從人族這兒得不到援軍,隨著時間的推移,原來越多的種族局勢開始崩壞,一些特殊的求助手段,終於是向孫豪和人皇那邊傳遞過去。

孫豪規劃好須彌凝空塔的煉製之術,還沒有開始尋找五行本源,十分意外地,在須彌凝空塔之內看到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按道理,孫豪的須彌凝空塔是絕對進來不了外人的。

沒有孫豪的允許,任何外人都別想偷偷溜進來才是,但是,孫豪的身邊,有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巨大的變數,不用問,這個變數,就是賤狗邊牧。

當海神出現在孫豪的面前時,孫豪稍稍驚訝了一下,頓時馬上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心中一動,邊牧也出現在了孫豪的面前。

賤狗一看到孫豪,再看到海神,頓時知道自己東窗事發,滿臉笑容,嘴裡汪汪大叫,先跟孫豪套近乎:「老大,孫老大,好久不見,俗話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這已經許久不見,不知道隔了多少秋,孫老大你還是一如既往地英明神武,咦?海神妹妹,你怎麼有空到須彌凝空塔來做客?包包呢?他跑去什麼地方了?居然不來陪你,太不像話了,我去抓他過來……」

一氣呵成,快速說完,賤狗一溜小跑,準備遁走。

孫豪沒好氣地飛起一腳,將它踹得高高飛起,一頭栽倒在了沙灘上,兩隻狗腿露在了外邊,不停地彈啊彈,如同一根分岔的木樁。

片刻之後,兩腿蹬在地上,猛地一拔,把腦袋給扯了出來,汪汪大叫:「憋死狗了,憋死狗了,話說孫老大,怎麼一見面你就給我來這麼大的見面禮,好似太沒有愛心了吧,狗狗這麼多年忠心耿耿,你能不能溫柔點?」

海神此時柔和地笑了笑,沖孫豪說道:「老弟,這事也不能全怪邊牧,那是包包和我多次央求的結果,邊牧只不過在須彌凝空塔的海域之中,給我設置了一個可以感知到的後門,方便我過來陪一陪包包,本來這件事是不應該驚動你的,不過現在的情況有些特殊,老姐我卻不得不違背對邊牧的承諾,出現在你的面前。」

邊牧一看海神都承認了,馬上轉動著眼珠子,義正辭嚴地,大聲說道:「就是就是,孫老大,你難道沒有發現,讓包包和他媳婦兩地分居是多麼不人道的事情嗎?難道你就不怕包包的媳婦耐不住寂寞嗎?我這不過是履行我神聖的大媒職責,成全包包的相思之苦,你應該感謝我這天下第一狗幫你查漏補缺……」

孫豪飛起一腳,邊牧汪汪叫著,四肢亂彈著飛到高空,咚的一聲掉落大海,徹底地變成了一隻落水狗。

這傢伙是個表演帝,掉入大海之中后,咕嘟咕嘟灌進去好幾口海水,然後肚皮一翻,做死狗狀,浮在海水上,賴皮在那不起來了。

孫豪搖搖頭,沒跟這賤狗一般見識,看向海神笑著說道:「好吧,老姐你既然都來了,有什麼事,就直說,只要我能夠幫得上,自然是義不容辭。」

無論如何,海神跟自己也算有緣,而且還是包包的家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自己的外圍勢力,以海神的高傲,如今有事求上門,這忙,卻是必須得幫。

海神還沒說話,她周圍的海水突然飄了起來,包克圖的聲音傳了出來:「老大,是這麼一回事,小提的母星,也就是虛界最大的星河水域之中的海洋之星,出現巨大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