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四一章 包包的選擇(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四一章 包包的選擇(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輕笑著說道:「需要我怎麼做?殺入你的本尊之中,把那一段黑色的水柱給收掉嗎?這其中有沒有什麼不妥?」

海神想了想說道:「這中間會發生什麼,我自己也說不清,不過,按照我的感知,這中間可能不會太簡單,不瞞戰祖,正中間的那一段水柱,的確是整個星河水域的水源,而黑色水柱,也的確象徵著毀滅,白色水柱,象徵的就算生命。」

孫豪心中不由一動,海神的大道之中,就有生命大道,那麼也就是說,她的本尊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道獸,而她的大道也就是生命大道,很有可能正是因為生命大道的神奇,造就了海神的意志,讓她覺醒了智慧,成為了大乘大修士。

可同時,她的本尊之軀還有與之對立的毀滅大道,而不知道是什麼緣故,現如今,海神體內的毀滅大道甚至是超越了生命大道,隨之而來,就影響到了整個星河水域的水源,影響到了整個星河水域的生靈。

一些強悍的個體受到海神毀滅大道的影響,產生無窮地毀滅慾望,造就了一個個海域之中生命滅絕性災難。

也就是說,海神現在請求自己相助,與其說是要幫助她戰勝敵人,倒不如說是戰勝她個人。

戰勝的,乃是她個人心中的那種毀滅一切的慾望。

孫豪的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面對一隻道獸,這可不簡單,虛空金剛的厲害,孫豪記憶猶新,依靠阿貝爾戰星,自己幾大分身全部動用,孫豪這才險之又險地戰勝了金剛,將其斬殺在虛空之中。

如今面對的可能是第二隻道獸,無論如何,巨水母怎麼都不會那麼好對付,更重要的是,對付這隻巨水母,孫豪不可能簡單地滅殺了事。

畢竟來說,這隻巨水母乃是包包的媳婦海神的本尊,自己要是動用強力神通將其斬殺的話,豈不是就脫離了自己前來星河水域的本意。

站在巨水母邊上,感知著巨水母兩邊身軀的對抗和變化,孫豪嘴裡輕聲問道:「那麼,海神的這一尊身軀有著什麼特殊的能力?進去之後,又會遭遇一些什麼特殊情況嗎?」

海神稍稍猶豫了一下,銀牙一咬,低聲說道:「我的本尊就代表了水的本源,因此,本尊之軀,具有水道大圓滿,柔道大圓滿,還有生命和毀滅大成等等一些特殊能力,並且具備其中一些強大的本命神通,普通大乘大修士能不能進入我的頭部,能不能闖入雙眼之中都很難說,不過……」

頓了頓,海神柔聲說道:「如若戰祖要進去,以戰祖的能耐,有我在這集中協調,進去應該不難,就是不知道那代表了毀滅的水之本源是不是能夠剝離,又需要怎麼剝離,我自己都並不是很清楚。」

任何修士都有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海神可能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對她出手,沒有找到對付自己的辦法也算是正常,再說了,請人來幫助自己,要滅掉的,卻是自己的另一種能力,海神的感覺也是挺奇怪的,有些話,自然是不好出口。

孫豪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嘴裡輕聲說道:「既然來了,那就全力一試,好,海神你幫助我,這就進去瞧一瞧,搞不好這玩意兒清除起來並不艱難……」

說話之間,孫豪飄然而起,向前方的巨水母飛了過去,按照海神的說法,孫豪接近的方向,卻正是代表了生命大道的潔凈的水母水質方向。

不久之後,孫豪突然感覺自己全身一軟,輕輕地,好似撞中了一層薄薄的海綿一般,孫豪輕輕地貼在了巨水母的外層表面。

心中一動,孫豪的身軀迅速以太化,並向巨水母身軀之內鑽了進去。

一種軟綿綿的感覺,湧上心頭,孫豪感覺自己的雙腳都行走在了沙灘上一般,周圍都絲毫不著力。

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容,孫豪不急不忙,向正中央的水之本源靠了過去。

海神的態度很好,能夠告知的,都告知了,可是海神沒有告訴孫豪最真實的信息,那就是,她本身其實就是道獸。

那麼,海神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孫豪就不得而知。

不過不管海神有什麼打算,等孫豪抵達水之本源所在之後,一切答案就會揭曉。

孫豪現在很想知道的,其實乃是另外一件事,孫豪很想知道,包包是不是知道海神的身份,是不是知道海神的不妥,而包包,在這整個過程之中,又是什麼態度?

孫豪身邊的修士並不是很多,能夠從金丹期跟到現在的修士,更是少之又少,每一個修士,孫豪都當成了真正的家人來看待。

孫豪不知道這件事,包克圖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

孫豪知道,自己和包包這些年同甘共苦,一同風風雨雨地走了過來,感情是沒法說的,不是兄弟勝似兄弟,可是有一點,孫豪並不清楚,那就是包包天生的本能,遭遇到兄弟情感的時候,誰更重要。

包包的性格,孫豪知之甚詳,這一路走來,只要遇見自己進化的機緣的時候,包包總是會悍不畏死,拚死一搏,哪怕是困難再大,包包也會一搏機緣。

那麼,當兄弟情感遭遇到血脈進階的機緣時,包包又會怎麼選擇呢?

孫豪清晰地記得,當年包包和海神結合沒有多久,自己就要離去,而包包的選擇就是義無反顧地跟隨自己穿越虛空,外出修行。

也就是說,或許,在包包的心中,修道才是第一位的,兄弟情感,可能在修道機緣的面前也得讓道。

帶著一種十分複雜的心情,一種很想看到結果,但又不希望看到結果的心態,孫豪緩緩地靠近了真正的星河水源。

遠觀的時候,感覺就是巨水母雙眼之間豎起的一根水柱,好似並不是很粗,但是真正抵達這根水柱的跟前,仰望這根水柱的時候,孫豪心中不由升起無比震撼的感覺。

這根水柱通體由純凈的潔白的水,還有漆黑的水所構成,黑水在下方,白水在上方。整個水柱真實的高度,足足上千丈,就這樣懸在空中,微微轉動,沒有絲毫坍塌的跡象。

水柱本身在緩緩地,好似流水一般緩緩流動。

孫豪靠近之後,豁然發現,兩段水之間並沒有確定的分界線,而且,兩段水之間其實也是可以相互流動的。

不過是怎麼黑的水,只要超過中間的分界線,就會瞬間變成白色純潔的水,同樣道理,無論是多麼純潔的水,只要下降到分界線,馬上就會變得漆黑無比。

孫豪僅僅只是站在水柱之旁,瞬間就湧起了對水屬性的許多理解。

水之本源,果然是修行水之大道的好地方,如若能收取黑色的水之本源,那麼毫無疑問,孫豪的五行須彌凝空塔所需的五行本源又多了一門。

回頭望了海神和包包一眼,孫豪一個大踏步,向水柱陣中,潔凈的白色水之本源之中走了進去。

就在孫豪進入水柱之中的時候,外邊,海神的臉上突然綻放出燦爛的笑容,看向包克圖,柔聲說道:「包包,我知道你最希望擺脫生命等級的桎梏,追求至高無上的大道機緣,如今,我卻是準備了一份大禮,只要你我夫妻同心,將來,或許整個虛界都將是你我的天下。」

包克圖詫異地看向海神。

海神的身軀之上,突然浮現出淡淡的粉紅色,一如她害羞時候的顏色,聲音之中,充滿了柔和,輕聲說道:「其實,我已經能夠掌握生命和毀滅的平衡,讓自己呈現出這種粉紅的顏色,這卻是包包你的顏色哦……」

包克圖愣了愣,突然笑了起來:「媳婦,我跟孫老大南征北戰,走南闖北,從來就只有我們算計人家,滅掉人家的,可從來沒有人敢對孫老大動心機的,媳婦,膽兒也太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