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四二章 天性的誘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四二章 天性的誘惑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巨水母原本是黑白兩色,可就在孫豪進入水源之中的這一刻,情況突然變化,黑白兩色的水源,居然瞬間融為一體,成為了一種灰色本源。

同時,一種詭異無比的灰色光芒,出現在了水源的之中,將整個水源牢牢地包圍住,孫豪心中一動,左右感受感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在水源之中盤膝坐下,認真感受著水之本源的變化。

看著水之本源出現了灰色光芒,海神的臉上浮現出燦爛笑容,柔聲對包克圖說道:「水天生有生命和毀滅雙重屬性,當我的修行達到一定高度之後,能夠將這兩種屬性生成混沌壁障,包,知道這壁障叫什麼嗎?」

包克圖看著灰色光芒,臉上露出無比怪異的表情,嘴裡緩緩問道:「混沌壁障?好似很厲害的樣子,那麼,媳婦,它又叫什麼呢?」

海神咯咯笑了起來:「它又叫絕對壁障,意思就是,絕對無法被擊破的壁障,免疫一切攻擊的壁障,進入這種狀態的水之本源的修士,只要我不散開壁障,他就永遠無法從裡邊出來了。」

包克圖身軀微微一震:「這麼厲害?」

海神咯咯笑:「嗯,厲害無比,這才是我真正強大的絕世神通,另外,還有一點,包包你或許不知,水之本源還有一個最強的水屬性神通,那就是,無物不容,世間萬物,只要到了水之本源之中,就會被水逐漸的,一點一滴地溶解掉,哪怕是大乘大修士之軀。」

包克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麼說來?你讓孫老大進去水之本源,還有,通過我,來請求孫老大幫忙,其實這都只是陷阱,或者,說遠一點,你委曲求全,願意跟我結成道侶,從頭到尾,其實都是為了現在這一刻?」

海神臉上露出柔順表情,輕笑著說道:「包包,我對你可是一片真心,我能夠修成混沌壁障,也真虧了你的陰陽化合之術幫助,還有,我們已經是道侶,你應該能感知得到我的一片真心,我千方百計將戰祖騙來,真正的本意,卻是為了你的進步和發展。」

包克圖目光炯炯地看著孫豪,壓低了聲音說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吞噬老大,形成絕世無比的資質和神通,直登大道嗎?」

海神神色一正:「不錯,包包你有一點沒有說錯,當今修士之中,戰祖,也就是你老大,他的修行資質已經冠絕天下,而你的那種吸血進化的能力,如若能夠吞噬掉你老大,或者是把你老大煉成分魂的話,那麼普天之下,就數你最厲害,你個人是吞不了他,但有了我的水之本源之力協助,你我齊心,卻是剛剛好能夠做到這一驚天之舉。」

包克圖緩緩閉上了雙眼,喃喃自語地說道:「小提,你果然很了解我,知道我這一生最為在意的就是生命進化和躍遷,我這一輩子追求的就是不斷地進化自己,你也說得不錯,老大的肉身已經是以太之身,吞了絕對是天下第一大補,你這真是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驚喜。」

海神咯咯笑了起來:「不錯,我為了這一刻,謀劃了許久許久,甚至是不惜讓我海族大亂,不惜讓我海族元氣大傷,就是為了能夠獲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包克圖閉著眼睛,臉上浮現出淡淡的懷念表情:「當我還很弱小的時候,差點被大王巨眼魷直接幹掉,身上的傷口足足佔了身軀面積的三分之一,那個時候,老大收留了我;當我遭遇到當康的時候,為了當康的那一滴精血,我斷了四條腕足,老大幫助我吸取了當康之血……」

好似在回憶一般,包克圖的嘴裡喃喃地說起自己的往事,從一個修為很低,戰力很低的小章魚,依附在孫豪身邊,找對了主子,跟對了人,一步步走到了現在。

孫豪對身邊的人,從來沒有過多的額外照顧,但是這才是最大的照顧,因為孫豪身邊的修鍊資源,包括須彌凝空塔內的資源都可以讓身邊的人自己去搜集使用。

孫豪是一顆大樹,給了身邊人許許多多遮風擋雨的地方,給了大家一個穩定而良好的生存環境,再加上孫豪強大無比的九大修鍊體系,給了身邊人極好的相互補充的修行效果,這才讓自己身邊的修士快速地進步。

說實話,包克圖也從來沒有相到過,自己能有現在這般的高度。

或許,早年那個跟自己對抗過的大王巨眼,現在早就灰飛煙滅了,而自己,已經站在了虛界眾生的最上層,成了虛界少有的一部分修士。

海神面帶笑容,聽包克圖細細敘說,等包克圖說完孫豪的好,孫豪的恩情之後,這才柔聲說道:「修士修行,到了極點,當太上忘情,不為情緒所動,不為情感所擾,死者生之根,生者死之根。恩生於害,害於恩。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

包克圖雙目一睜,悠悠說道:「媳婦,你曲解了太上忘情的意思了吧?太上忘情,不為情緒所動,只是表面意思,真正的太上忘情,乃指天之至私,用之至公,忘情而至公,得情而忘情……」

海神面色微微一紅,繼續柔聲說道:「都是差不多了,相公你忘掉那些不必要的恩情,直指進化,對我妖族,對我獸族其實就是太上,將來,你我一起,共同攀登大道,對於我們這個小家庭來說,就是真正的太上了……」

包克圖臉上笑容更甚:「媳婦,以你的個性,以你的能力,真要是水之本源那麼容易溶解老大的話,你應該不會如此多廢話,想來,你是想藉助我的那種吸收同化的能力,來幫助你完成這個任務吧?」

海神咯咯笑了起來:「這個正常啊,夫妻本是同林鳥,你我利益一體,相互幫助不是更好嗎?」

包克圖的表情逐漸凝重起來:「看來,星河海域真正是出了大問題,沒想到以小提你的修為,都不知不覺忘了許多應該堅持的初心,而且還拿來蠱惑於我,真是可怕。」

海神眨巴著大眼睛,柔聲說道:「相公,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難道說,你覺得我現在的狀態有什麼不對嗎?或者是說,你覺得我的方式錯誤了嗎?其實我們還有一種辦法,那就是,只取部分即可,我跟你說啊,水母天生還有一種麻痹神通……」

包克圖面沉如水,靜靜地聽海神的意見,這一次,海神換了一種比較柔和的辦法。

她的想法是,用麻痹神通讓孫豪陷入一種半麻痹半昏迷的狀態,然後再讓包克圖吸取一些孫豪的以太之血用來強化自己的修行根基。

海神覺得,這種辦法對孫豪的影響應該並不是太大,到時候,孫豪從麻痹之中醒來,也應該很難察覺到海神的手腳,可以說,這是一種兩全其美的辦法。

看似順理成章,而且包克圖只需要稍稍順水推舟即可,這是一種很適合包克圖天性的巨大的誘惑。

包克圖好似陷入沉思之中,片刻之後,臉上浮現出絲絲笑容說道:「小提,無論你現在還有多少本尊意志,也不管你現在是怎麼想的,我只想給你說,我有我做人的原則,有我做章的底線,要不,你把我也扔進本源之水中去吧,在我這一生,對誰都可能出手,唯獨老大這兒,沒有可能。」

海神又笑了笑,溫柔的聲音直接在包克圖的心底想起:「不需要你出手,甚至是不用對話,你只需要配合我的行動,讓我控制你的血脈神通即可。」

這又是一個充滿了誘惑的提議,包克圖只需要稍稍放水,搞不好就能達成目標,而且沒有暴露的痕。

包克圖跟孫豪一般淡淡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