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四三章 欣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四三章 欣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世上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孫豪靜靜地盤膝坐在水之本源當中,認真感悟水的屬性的同時,其實也在觀察著包包。

這麼些年來,孫豪身邊的修士能夠跟得上自己的腳步的,幾乎沒有,修行到現在,哪怕是進步最快的修士,也差了自己一個大階以上。

在孫豪漫長的修行歲月之中,身邊的修士一起同甘共苦,一起求索大道,其中有許多也有著深厚的友誼。

當然,也有一些修士心中,卻是有著許許多多不同的想法,比如說,孫豪曾經收下的小弟安德維,也比如說曾經給了孫豪巨大幫助的正元子。

前者雖然沒有對孫豪出過手,但屢次想擺脫孫豪的控制,想自立門戶,孫豪一直沒有難為他,隨他去了。

當然,也給了他一些必要的教訓。

後者,則因為種種原因,親自參與了針對孫豪的屠龍行動,無論是不是受到了摩根神族修士的影響,事實終歸是事實,孫豪考慮到自己在下虛最艱難的時刻得到他的幫助,不予計較,裝作不知。

但是孫豪身邊的修士卻沒有放過他,武閑朗設局,軒轅小龍等將兩尊正元子均斬落虛空之中。

想起這些事,孫豪的心中就頗為唏噓。

修行到孫豪現在這樣的高度,普通修士巴結孫豪都來不及,自然不會存在背叛一說,可是孫豪身邊的這些修士,卻也各自有著各自的弱點。

並不一定,每一個修士的道心都會那麼堅固。

八足變形霸王章包克圖一生最大的追求,就是血脈的躍遷和進步,孫豪不止一次看到過他面對血脈躍遷的機會之時,那種頑強和拼勁。

可以說,海神此舉,正撈中了包克圖的痒痒。

孫豪很想知道兩個答案,其一就是海神的這個計劃,包克圖有沒有參與,如若是參與了,那麼事實就太可怕了,孫豪絕不原諒;其二就是包克圖最終會是什麼樣的選擇,這也是孫豪很關心的問題。

這麼多年,包克圖跟在自己的身邊,相處一直很融洽,可以說,孫豪對他也一直很尊重,並沒有指使他做自己不願意的事情。

這麼多年,孫豪已經早就把包克圖當成了兄弟看待。

不管海神的絕對壁障能不能困住自己,總之,孫豪都很想知道包克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心理狀態。

說實話,孫豪心中隱約有點擔心,有點害怕知道答案。

活成了老怪物的孫豪,心中無比清楚,有的時候,答案是無比殘酷的,有的問題,不能求證,一旦求證,搞不好就知道什麼才是悲劇。

孫豪有點害怕,如若這整個事件包克圖他都有參與的話,自己應該怎麼去處置他,應該怎麼去處理這麼多年的兄弟情感。

好在,結果讓孫豪欣慰,無論是海神怎麼說,怎麼動心機,包克圖統統都置之不理,甚至是,最後海神給予包克圖的半裝傻機會,也被包克圖淡然拒絕:「行了,小提,這件事到此為止,你現在真的病了,好好配合孫老大,把自己身體之內的病根驅除掉,然後,你會發現,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海神咯咯笑了起來:「相公,你是不信我能困住他嗎?沒看到他現在已經在裡邊坐了下去嗎?跟你說吧,過不了多久,他的身軀就會一層層被洗刷掉,這是天地的大規則,到了我的至柔水之本源當中,真沒有修士能夠走得出去,而且也真沒有修士最終能夠倖免,差別不過是時間長短而已。」

包克圖神色一正,童子般稚嫩的臉上,露出無比凜然的氣勢:「你還在試圖說服我嗎?跟你說明白了,你現在最好是老老實實,做好本分,看我老大給你療傷,你要是有任何異常舉動,那麼就不僅僅是老大對你不客氣,我怕我們的情分也就到此為止了。」

海神的臉上浮現出絲絲愕然,好似有點委屈,又有點柔弱地說道:「不是吧,相公,我這麼替你著想,你不僅僅不領情,反而對我如此態度,你未免太狠心了吧?」

包克圖壓低了聲音說道:「你過來點,我跟你好好說道說道。」

海神柔順地走到包克圖身邊,剛剛站定,包克圖揚手,啪的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緊接著雙手一插,大聲吼到:「婆娘,家裡說好我做主,怎麼?你還想翻天不成?給我老老實實地,站在這兒,不要動,不要說話,除非你不認我這道侶……」

海神被扇了一巴掌,臉上一陣青紅交加,小嘴緊緊地咬住了嘴唇,雙眼之中有淚水,好似也有怒火,整個人處在了爆炸邊緣。

包克圖冷冷說道:「不服氣?我其實一般不打女人,要不是你太不像話,我根本不會打你,我這一巴掌是教你學會怎麼做人,在世上,很多東西比修行更加重要,你給我聽好了,要是在你心中,還有我包克圖一絲位置,你就乖乖給我聽話,老老實實地別動,其他事情,我來做主。」

海神緊咬著牙關,死死地盯住包克圖。

包克圖臉上一臉寒霜地說道:「不要拿那種眼神看我,你如若覺得委屈,如若覺得不甘,你完全可以放手施為,你也可以對我出手,不過你記住,只要你出手,我們的夫妻情分就到此結束,我們就從此陌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如若不想對我出手,你就給我老老實實坐在這兒,不要動,看我來處置這件事。」

海神咬咬牙,挺挺身軀,眼中凶光閃閃,但是終於還是一聲長嘆,一屁股坐在半空之中,賭氣般地閉上了雙眼。

包克圖掃了她一眼,嘆息一聲,搖搖頭,看向孫豪的方向,整整自己的衣冠,一條腿緩緩地跪了下去,腦袋一垂,朗聲說道:「老大,弟媳無狀,所作所為的確是可惡,不過想來這正是她此次遭遇到的潑天大劫,所幸她依然還能惦記著包包,罪雖可獲萬死,但終究有可取之處,還請老大看在克圖的情分上,網開一面。」

孫豪盤膝而坐,在水之本源之中悠然睜眼,淡然一笑:「無妨,混沌水源對我領悟水屬性本質有著極大的幫助作用,我且在這修鍊一二,克圖你也不用責怪於她,實際乃是她的本尊受到的污染已經相當嚴重,我會想辦法把他的本尊意志剝離出來。」

包克圖單膝跪空,朗聲說道:「多謝老大,如果可以,還請老大把她的毀滅意志,把她的另一半水源給徹底抹去吧,我不想帶個不安定因素在身邊。」

孫豪笑了笑說道:「如若強行剝離她的大道本源,對她的損傷可能較大。」

包克圖一聲嘆息,看看海神,嘴裡說道:「如若不剝離,她以後還會不定時地爆發道獸本性,我可是降服不了。」

海神閉目而坐,臉上浮現出不信的表情,嘴裡輕聲說道:「能不能從我的道意之中蘇醒過來都是兩說,還大言不慚……」

話音沒落,本源水柱之中,傳來汪汪大叫聲:「汪汪汪,汪汪汪,這是什麼水?沐浴洗澡真是太舒服了,我打個滾,再打個滾……咦?包包,你這哼哈二人組是怎麼了?好似犯事了也?」

說話之間,邊牧從號稱是絕對壁障的水之本源之中,輕輕鬆鬆地就給沖了出來,對著包克圖擠眉弄眼地大聲說道:「說吧,說吧,小兩口怎麼鬥氣了?需要我怎麼來調解調解,放心,我邊牧最是大公無私,絕對公正……」

聽到邊牧說話,海神睜開雙眼,看著邊牧從自己的絕對壁障之中鑽了出來,臉上頓時變成了豬肝色,嘴裡輕聲說道:「能出來?你還能進去嗎?」

進去?這個太簡單了,邊牧指指水柱說道:「你說這玩意兒?貌似沒什麼大不了的,我進。」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