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四五章 剝離水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四五章 剝離水源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在海神的意想之中,孫豪雖然厲害,但是進了自己的本源之水后,一定會被銷魂蝕骨,被逐漸溶解掉,如若是有包克圖幫忙,這種速度會更快。

意想始終是美好的,現實卻是無比殘酷。

海神的美好願望,一再被打破,出來個邊牧隨意進出,說是可以隨便帶孫豪出來,頓時,海神知道自己的一番謀划終究都會失敗。

不過那時,海神的想法就是,一旦孫豪出來,翻臉的話,大家還可以鬥上一斗,身為道獸,又是大乘大修士,實力和智慧都在,如今又是在星河水域之中,海神還真是不怕任何修士,包括戰祖孫豪。

孫豪沒有出來,繼續呆在水源之中,居然不怕自己的本源之水的溶解,時間一長,他就知道厲害了。

時間一長,知道厲害的,變成了海神自己。

她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人族戰祖居然在強大的本源之水中活得滋潤無比,而且,還能夠攝取混沌化的本源之水為己所用。

這就厲害了,在她看來,天下之間,最為強大的水,就是混沌之水,這裡邊蘊含著無與倫比的生育和毀滅之力,一滴水所蘊含的能量,能夠讓一個種族所有雌性懷孕,也能讓一個種族瞬間被大水淹沒。

她從來就沒有想到過居然能夠有修士能夠攝取混沌之水進入體內,好似攝取的速度還不慢。

這怎麼可能?以太之軀真的那麼兇悍嗎?海神真的不知道金剛的以太之軀會厲害到如此程度,早知道如此,她就不會貿然把孫豪引過來了。

她跟包克圖交流的情報之中,隱瞞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她本身修行的至柔水道之中,有溶解和包含功能,其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能夠連同煉化在體內的強大的生靈感悟的大道都能融化,都能成為自己本尊的一部分。

她的本尊之軀能夠從一隻弱小的水母,一步步成長為現在這種狀態,成長為一尊強大無比的,自帶天道的道獸,並且還能修行到大乘大修士,根本原因,或者是說發展壯大的基礎就是溶解能力。

她正是一步步溶解了許多強大的生靈之後,這才逐漸壯大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不過到了如今的高度之後,她進步也越來越難,因為強大生物越來越難對付,數量也越來越少。

而且,到了這個高度之後,所有強大生靈都已經是老成精的存在,可沒有一個會是那麼容易中招被騙的。

當日被邊牧暗算,她在覺醒之後,第一反應其實並不是後悔,也不是報仇,而是吞噬,而是消化溶解掉能夠暗算自己的存在。

遺憾的是,邊牧雖然神奇,但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戰鬥力,基本就是一個特殊的存在而已,倒是孫豪,讓海神眼前一亮,這是一個充滿了前途的,修行很奇特的修士。

如若能夠吞噬這樣的修士,剝奪其大道為己所用,自己的實力搞不好又能更上一層樓了。

正是基於這種思想,海神委曲求全,以一尊大乘大修士之尊,屈居在了包克圖之下,成了包克圖的小媳婦。

要不是心有所圖,她還真的不一定能看得上這個小章魚的,當然,情感這種,最是玄妙難測,真正成了道侶,接觸久了,再加上包克圖的一些精神意志的確讓她心動,不知不覺,她悄然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身為大能大修士,哪怕是接受了自己全新的身份,最初的初衷依然未變,海神始終等待著時機,等待著一擊致命的機會。

其實對海神來說,虛界大劫,就是其本身之劫。

海神的正面身份,乃是虛界萬族之中,海族的大能鎮族修士,代表了許許多多海族的利益。

同時,海神還是道獸,替天行道,承擔著清理海族領域的重要歷史使命,這個時候,叫來孫豪幫忙,就符合了她本身的兩重意願。

從正面來說,她希望孫豪能夠幫助她剋制毀滅的舉動,幫她走出來;從負面來說,她希望能夠把孫豪困在絕對壁障之中,發動自己的溶解和吞噬能力,剝奪孫豪的一身能力為己所用,讓自己能夠得到再度進步。

兩種願望的結果,造就了她在認為時機成熟的時候,利用孫豪對包克圖的信任,把孫豪帶入到了自己的大本營,星河水域,成功把孫豪騙到了自己的本源之水當中困祝

遺憾的是,她猜到了開頭,沒有猜中結局。

她萬萬沒想到,為了追求進階能不顧一切的包克圖,居然是義無反顧地否定了自己的舉動,並且不惜跟自己翻臉;她更加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絕對壁障在孫豪面前形同虛設,而自己的本源之水,也並不能把孫豪怎麼樣,反而是成就了孫豪的養分。

世間的事情就是那麼奇怪,看著盤膝而坐,正在本源之水當中吸取消化自己本源的孫豪,不止一次,海神很想就此衝進去跟孫豪斗他一個天翻地覆慨而慷。

不過最終,糾結地看著包克圖,她忍住了自己的衝動,有的時候,海神發現,哪怕是自己身為大乘大修士了,其實也很害怕孤獨。

多了包包陪伴,自己的生活好似多了許多色彩,包包真要狠心不理睬自己了,那生活又有什麼意思呢?

就在海神心神不寧的這個過程之中,孫豪有條不紊地消化吸收了大約四分之一左右的本源之水。

此時,巨大的水柱已經矮了許多,而且,也已經不能維繫自己的那種純灰色,而是變成了黑白兩色,交織在一起,正在到處流動。

邊牧說得不錯,這種混沌之水只要消耗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就會分成兩部分,一部毀滅之水,一部養育之水。

從孫豪的情況來看,這所謂的絕對壁障,還真是形同虛設,只要混沌之水被消耗掉,絕對壁障也就不負存在。

也就是說,海神根本就困不住孫豪。

孫豪認真感知著水源的變化,豁然之間,心中一動,眼前,自己的確是可以按照邊牧的說法,繼續消耗水分,而且這種水分能夠極強地增加自己的真元修為,不過,真要是消耗到三成以上的話,海神的本源之水就會徹底分成正負兩極,到時候,自己拿去負極狀態的本源之水,或許並不是什麼好事。

大海是什麼?平時的大海是溫柔的,風和日麗的時候,航行大海,無疑是十分愜意的一件事,但這並不應該就是真正的大海,並不是全部的大海。

作為海神,如若失去了其本身的毀滅意志,如若只變成了柔順的乖寶寶,估計也就不能稱之為海神了。

也就是說,孫豪覺得,自己怕是需要給海神留下一些毀滅因子才是。

自己需要做的,並不是除去海神,也並不需要讓海神成為一個沒有任何主見,只知道惟命是從的大乘大修士。

而且,一旦破了海神的毀滅本能,估計從今以後,海神的修為也就難有寸進了,這種作法卻也是對包包的不負責任,包包讓自己全權處置海神,自己還是還他一個健康的媳婦更好。

再說了,讓海神多點脾氣,說不定包包的這個小家庭才會有點生趣。

按照邊牧的操作方式,孫豪最終收走的水源,數量會超過一半以上,號稱是不會損傷根本,但這些水源要補充起來就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

孫豪收取掉兩成左右之後,盤膝而坐,思考了一陣,手腕一振,拿出了一個虛無水晶瓶子,驅動水源,開始收取參雜在水柱之中的黑色水流。

不過,只收取了一般的黑色水流之後,孫豪收起了自己的虛無水晶瓶,轉而驅動以太之軀投身到黑色水源之中,全力發動,一掌掌拍出,直接將黑色水流震散在水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