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四六章 以德報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四六章 以德報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現在出手,每一掌都勢大力沉,每一擊下去,都直接將黑色水流震散得四分五裂。

孫豪現在出手,可是嚇了海神一大跳,沒想到孫豪居然能夠在自己的本源水柱之中強行動手,還能強行震散自己的毀滅本源,這可就意味著,自己所謂的絕對壁障根本就攔不住人家,人在裡邊行動自然,根本就沒有被壁障。

孫豪現在出手,可不止嚇了海神一大跳,而且也讓海神瞬間痛苦萬分,要知道,毀滅本源也是她的本體核心所在,孫豪在水源之中大打出手,那結果就相當於在她的心臟之中翻江倒海,不難受才怪。

孫豪每擊出一掌,她就情不自禁地悶哼一聲,難受萬分。

包克圖面沉如水,站在她的身邊,好似沒有聽到她的哀嘆一般。

好幾次,海神心中都怒氣滋生,恨不得衝進水柱之中跟該死的孫豪大戰一場,痛快淋漓地打一場,哪怕是輸了,也好過如此不能還手地受折磨不是。

不過,每一次怒氣勃發的時候,看到身邊的包克圖,海神又生生忍住了自己的衝動,罷了罷了,這次的確是自己犯錯,戰祖現在給自己一些教訓,卻是題中之義。

只要以後還能在包包身邊,能夠不被人排擠,此時吃點苦頭卻也值得了。

相比滿腹怨念的海神,包克圖對孫豪了解更多,心中卻是知道,孫豪沒有那種小心眼,眼前這種舉動十有八九乃是在幫自家媳婦。

掃了一眼在旁邊打水花,玩得不亦樂乎的邊牧一眼,包克圖壓低了聲音問道:「神狗,老大此舉所為何來?我想老大應該不會費力不討好。」

邊牧最喜歡人叫他神狗,這比什麼都舒服,通常情況下,包包這小子大多數時間在叫自己賤狗,如今終於神了一次,他終於知道,關鍵時刻還是邊牧靠譜。

當然,如果能在神狗後面再加上大人兩字,那就更加爽獃獃了。

汪汪叫了兩聲,邊牧得意洋洋地說道:「孫老大還真是在費力不討好,按我說的,只要喝掉三成源水,就不要這麼麻煩了,不過,我覺得老大可能居心不良,嘿嘿,他給你這惡婆娘多留了兩成源水,以後,嘿嘿,你這婆娘那就並不能溫柔如水,你也就不能為所欲為了……」

聽到惡婆娘三字,海神不由眉頭一皺,瞪了邊牧一眼。

邊牧嘿嘿笑著說道:「看吧看吧,就是這種,火氣還在,不能溫柔如水,一點也不淑女。」

邊牧答非所問,卻讓包克圖明白了孫豪此舉的用意,瞪了海神一眼,拉住海神,雙雙跪在了水柱前面,朗聲說道:「克圖攜拙妻謝謝老大的大恩大德,老大不以為忤,以德報怨,克圖銘感於心,日後必當鞍前馬後,跟隨老大一起攀登無上大道。」

海神扭捏地跪在了他的身邊,感覺有點彆扭。

自己這正在被孫豪折騰得死去活來,包包居然還帶著自己道謝,這事,怎麼看感覺怎麼彆扭。

不過瞬間,她倒是明白了包克圖的意思還有孫豪此舉的用意,畢竟她也是堂堂大乘大修士,雖然受到道獸意志的影響,判斷力有點下降,可幾番點撥之後,終於也明白了孫豪此舉可能是真正在幫助自己擺脫道獸的陰影,成為真正的大乘大修士。

而且,孫豪此舉給自己留下六成以上的水之本源,卻是讓自己恢復起來快速了許多。

跪在包克圖身邊,強忍住神魂之中的不適和難受,海神的聲音好似蚊子一般,十分細小:「謝謝老大。」

邊牧在邊上跳腳笑了起來:「包包,以後,你的確是需要加強一些家教,好好一件事,被你家婆娘整成這個樣子,我也是醉了,這件事的正確打開方式他應該是這樣的,你家婆娘出問題,你請老大來治療……」

邊牧洋洋得意地說出了這件事,準確的打開方式,應該是海神損失掉大約兩成水之本源,然後被孫老大給治療好,那樣,孫老大收了海神的兩成水源,還得給海神道聲謝謝,畢竟這可是難得至極的星河之水。

可是現在呢?邊牧表示,海神不僅僅被收走了四成水之本源,還害包包欠了孫老大一個大人情,一個不殺之恩,這可真是只有豬腦子才能做出的事情。

在水源之中,孫豪足足攻出九九八十一掌,所有黑色水流被孫豪徹底擊潰打散,再也凝聚不起來,最後生生地消失不見,當然,也並不是沒有了半點痕,而是整個海神的本源水柱呈現出淡淡的灰色。

一種比先前那種灰色的顏色淺了許多的,整體十分透明的一種灰色水柱。

站在灰色水柱之中,孫豪朗聲說道:「海神,你這尊身軀秉承星河第一滴水源而生,凝聚的也是星河第一尊道獸,現如今,我擊潰你這水源,日後,你之身軀就和星河水源再無直接聯繫,你就徹底擺脫道獸身份,成為真正可以修行,而不是只需要吞噬就能進階的道獸……」

說話聲中,孫豪身軀在灰色水柱之中騰空一躍,再度出現,已經化為了刑天巫魄之軀,手持虛無水晶方盾,從還有絕對壁障的水柱之中一衝而出,身軀一個翻身,飛空而下,虛無水晶方盾猛地拍擊下去。

啪的一聲,帶有絕對壁障的灰色水柱震了震,承受不住強大無比的力量撞擊,虛空抖了幾抖,好似連同這片虛空都被拍碎一般,轟的一聲,整個灰色水柱被生生拍散,化為點點水花,向海神身軀之中濺落而去。

就在灰色水柱所在的這個空間之內,孫豪沒有停留,繼續爆吼一聲:「邊牧說得沒錯,我收你幾成水之本源,的確是天大機緣,既然如此,那我就助道友一臂之力,道友你忍住,讓我給你拓展一些體內虛無空間……」

爆吼聲中,龐大無比的刑天巫魄之軀,在巨水母這個流動水柱的空間之中,轟轟開打,巨大的虛無水晶方盾向四周猛地拍出。

每拍出一下,海神就一聲悶哼,就感覺自己的腦海遭受到了無與倫比的重擊,疼痛難忍。

不過孫豪的話她也聽到了,而且也知道這對自己的根基可能很重要,於是無論是疼得多麼厲害,她都只能忍祝

包克圖站在她身邊,小心地抱起了她的身軀,低聲說道:「堅持住,小提,老大不惜花費精力幫我們,你自己不能掉鏈子。」

海神點點頭,嘴裡又是一聲悶哼,小聲說道:「對不起,包包,我擅自做主,讓你為難了。」

包克圖壓低了聲音說道:「這樣也好,讓老大多取一點水之本源,對你損傷不大,對老大可能卻是至關重要,今後啊,你只需要記住一個道理,大河漲水小河滿,我們跟隨老大一起修行,只要老大的修為到了一定高度,那麼自然而然,我們就會有更多的進步空間。」

海神柔聲說道:「嗯,我記住了,抱緊點,包包,我好疼的……」

一邊,邊牧看得眼熱,嘴裡汪汪大叫起來:「狗男女,一對狗男女,別在這卿卿我我了,沒看到有我這天下第二神狗在嗎,斯文點斯文點,我可是斯文純潔小狗狗,千萬別帶壞狗狗啊1

包克圖抱著海神,笑著對邊牧罵道:「我帶壞你一臉,你不是號稱是聖王導師嗎?話說,聖王如今在了,你去導一導礙…」

包克圖這句話卻是有來路,想當年,包克圖是親眼所見,這賤狗膽大包天地,導了東崑崙劉奇,結果就造成了老大說不出的尷尬。

邊牧咳嗽幾聲,眼角瞄了瞄海神,汪汪叫道:「話說包包,所謂皇帝不差餓兵,這次我幫了你這麼大的忙,你不意思意思不好吧?」

海神儘管疼痛之中,依然癟嘴說道:「貌似有狗吞了不少我的本源之水,這可是無價之寶。」

邊牧眼珠子一轉,馬上說道:「對了,包包我突然想起,長腿玲好似給我交代了一項特別重要的任務,我還沒來得及完成,你們忙,你們忙,我先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