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六零章 巫族大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六零章 巫族大勢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格爾雲嵐氣得!銀牙猛咬,最後,實在沒辦法,乾脆就不管了,反正巫族的事,又不是我格爾雲嵐一個人的事,你們不急,我還不急呢。

賭氣不管,格爾雲嵐乾脆跑回了須彌凝空塔,告知孫豪,巫族的事,不要那麼著急,估計情況並不是特別糟糕,慢慢來就好。

格爾雲嵐的小性子,瞞不過孫豪的他心通。

感知到格爾雲嵐被怠慢的經歷,孫豪不由心中一動,含笑說好,也就真的不急了,留在須彌凝空塔之內,安安心心地陪伴道侶們,同時,也安安心心地,修行感悟自己的因果大道。

熟悉自己新得來的大道神通,大五行術。

悠閑的日子,過了足足十多年,孫豪安安靜靜的,真的如同格爾雲嵐的建議,呆在了二祖巫廟之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十分低調。

被人怠慢,也沒什麼,孫豪還真是並不看重這個。

大巫師們並不希望自己插手戰鬥,估計一來是真如格爾雲嵐預料的一般,戰況並沒有惡劣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二來就是大巫師們並不信任自己的戰鬥能力,並不希望自己介入巫族的戰鬥體系之中去。

很有可能是並不希望自己對於巫族的戰鬥指手畫腳。

既然如此,那麼自己乾脆就順水推舟,隨便他們怎麼安排了。

十多年之後,孫豪的寧靜這才被打破。

一日,孫豪正在自己的巫廟之中修行,祖巫廟之中,響起了低沉的鐘聲。

幾乎是同時,蒼涼而悲壯的歌聲從巫廟之中傳了出來。

巫歌?孫豪聽到這歌聲之後,心中不由微微一呆,這是一種巫族祭祀用的巫歌,通常,只有大巫師以上巫修去世之後,才有資格祭祀的巫歌!

身軀微微一晃,孫豪的身軀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現,孫豪已經坐在了巫神殿之中,已經坐在了象徵著自己的位置的,二祖王座之上。

巫神殿之內,正在進行莊嚴肅穆的祭祀,或者是葬禮儀式,大巫師們正在忙碌之中,倒是沒有留意到高高的王座之上,已經多了一個小不點。

也是,孫豪現在乃是以本尊的形態坐在了王座之上,這可是巫族的王座,每一個都巨大無比,孫豪本尊坐在上面,還真是毫不起眼。

孫豪也沒有打擾下邊巫族的祭祀,神識稍稍一掃,已經大約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巫族有十二位大巫師,那是排序在祖巫之下的強大巫族修士,這次祭祀或者是送葬的,乃是排序第九的,梭禾索爾大巫師。

巫神殿內,並沒有看到大巫師的遺體,他已經在跟不死族修士的戰鬥之中,飛灰湮滅,徹底隕落在了虛空之中,肉身連同神魂都已經消失,此時在此祭奠的,只是他的一縷英靈,而並不是遺體。

孫豪面沉如水,盤膝坐在王座之上,從下面那些祭奠的巫族修士的心裡活動之中,孫豪倒是把巫族的大勢給弄明白了個七七八八。

總體來說,巫族現在的形勢其實並不好,雖然沒有糟糕禿頂,也到了相當難受的階段。

巫族的最強戰力,祖巫被牽制在了白洞之中,那兒出現一個巨大的不死深淵,如若不鎮壓,就會有大量的不死戰士從其中殺出來,到時候,巫域的形勢就會更加糟糕。

十二大巫師則在巫族的各個領地之內,遭遇到了無數的強大的不死戰士的圍攻。

這些不死戰士乃是一種全新的修士,一種看不清摸不透的,十分詭異的存在,戰鬥起來十分兇悍,行動起來無影無蹤,整個巫域,淪陷得相當快。

巫域的情況,比之當年人族,要糟糕得多。

人族幾大仙城,牢牢地聳立虛空之中,基本上來說,仙城沒有陷落的時候,那麼所統領的一大片區域就沒有完全陷落,人族仙城即將陷落的時候,孫豪橫空出世,擊潰了來犯之敵,所以,人族的地域損失還真是不大。

巫域則有點不同,巫域的特點是一環一環的,凱爾曼龍域就是按照巫域的模式發展的。

巫域就是以巫廟,以巫神殿為核心,向四周一圈一圈地擴算,從內到外,越到外邊,環越大,包含的大陸也就越多。

當然,虛空之中,這種環乃是立體的,乃是一種球形的環狀。

也即是,從任何一個方向,向外看,都是一個環狀的,綜合起來,就是一圈一圈的球形擴散之中。

總體來說,根據距離巫廟的距離遠近,巫域大範圍的環分成了九階,每階九層,一共是九九八十一層。

而現在,不死族的勢力已經佔領了第七第六和第五階的絕大部分,距離最遠,巫族本身實力就不強的第八第九,淪陷也只是時間問題。

第四階所有的大陸,目前都已經爆發了全面的戰爭,而戰局不利的最明顯標誌則是,十二位大巫師之中,已經隕落過半,足足六位固有的大巫師倒在了虛空之中,長眠在了戰場之上。

二祖回歸,的確是沒有大巫師過來問候,因為所有的大巫師都在防禦戰之中,而且,巫族的防禦體系已經形成,還真不知道怎麼安頓二祖。

除了祖巫之外,也的確沒有其他大巫師可以給孫豪安頓合適的職務。

大巫師們和二祖的關係也是一般,有的甚至是見都沒見到過,也沒有想到過跑來向孫豪請求支援,巫族的特點,其實就是比較剛強,大巫師們情願在前方轟轟烈烈,殺個天翻地覆慨而慷,也是不願前來搬救兵的。

種族不同,性格迥然各異。

孫豪孤單地盤膝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逐漸明白了巫族的一些種族心態。

在巫族這兒,有本事,你自己出來露兩手,看到你的厲害了,大家自然就服你。

還真沒有那種特別隱忍的存在,大家都是有什麼說什麼,看不慣就干。

沒有那種隱藏自己的作風,更別提向別人求助了。

何況,現在巫族大勢相當糟糕,誰都不輕鬆,就連祖巫鎮壓不死之淵都相當難受,又能從什麼地方找到援軍?

詭異的不死修士,讓巫族的單體戰鬥能力受到了巨大的壓制,就算二祖出戰,效果如何,誰也說不清,要是把二祖請過去,讓二祖也隕落在虛空之中了,那該怎麼辦?

孫豪盤膝而坐,靜靜地感知著現場修士的心態,收集著對自己有用的信息。

許久之後,孫豪這才緩緩睜開了雙眼,基本弄清了自己需要知道的情報。

目前的情況來看,孫豪不出戰,問題也沒有到那種巫族會被滅絕的邊緣,畢竟,整個巫域的核心區域,也就是內三環,依然在巫族的掌握之中,大量的巫族修士已經撤回了內三環之中。

但從戰鬥的局勢來看,巫族其實已經受到了巨大的損失,六位大巫師的隕落就是明證,除此之外,大量的巫族精銳的損失,也不是一年兩年能夠恢復過來的了。

巫族是一個講究血脈傳承的種族,許多強大的血脈傳承甚至在此次大劫之中,徹底成為了歷史,不復存在。

這就是傷到了巫族的根本。

心中長長地一聲嘆息,孫豪一晃身軀,轟的一聲,化身成為刑天巫魄的形態,一手提著斗天棍,一手提虛無水晶方盾,聳立在了自己的王座之上。

一**眼威嚴地掃了下方巫族修士一眼,手中斗天棍向天一指,肚臍眼嘴大聲吼道:「戰巫歸位,巫神殿,合體以上駐守修士,速速過來見駕……」

哀怨的巫歌被孫豪強大氣勢一衝,氣氛頓時為之一變,整個巫神殿之內,除了哀痛之外,充滿了一種狂暴的鬥志和戰鬥意志。

現場巫族修士們精神齊齊為之一振,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瞬間激蕩起來,一腔鬥志在胸中不停流轉。

片刻之後,一位修為達到合體中期的巫修皺眉說道:「戰巫大人,梭禾索爾的祭奠儀式還沒結束……」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