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七六章 昔日因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七六章 昔日因果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骷髏小王子,螢火牛來了,背後跟了一個奇怪的修士。

無論是跟了誰,骷髏修士們都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反正骷髏王城已經到了現在這種格局,已經是沒有了任何機會,多個修士,不過是多一個炮灰而已。

螢火牛緩緩而來,壓低了聲音說道:「父王,我朋友要見你。」

低頭沉思的納薇,緩緩地,無精打采地抬起了骷髏頭。

看到孫豪的這一刻,高大的骷髏身軀,突然猛地震動起來,王座上,伸出手指,指向孫豪:「你,你,你……」

孫豪淡淡笑著說道:「納薇兄,別來可好。」

納薇從王座上猛地一頓,一躍而下,落在了孫豪的面前,一伸手,已經拉著了孫豪的胳膊,骷髏嘴激動地顫抖起來,說話也是結結巴巴:「不好,很不好,馬上就要全軍覆沒了,還有,這麼多年了,小豪哥,你杳無音信,跑去哪兒了呢?」

納薇知道很多事,但也不知道很多事。

不過,看得出來,他對孫豪的情感,卻是真的,激動地拉住孫豪,算是見面,馬上又反應過來,精神一跨,有點無奈地說道:「你也看到了,骷髏王城馬上就要被滅,你實力高強,應該沒人攔得住你,自己走吧,能在被滅之前見你一面,也算是一件十分高興的事。」

孫豪笑笑說道:「沒事,我們有的是時間敘舊,走吧,跟我出去,我讓外邊的軍隊退去就是。」

孫豪的聲音不大,但是大殿裡邊,所有骷髏修士都聽了一個清楚明白。

幾乎是所有修士心中齊齊產生一個想法,這是誰啊?口氣這麼大?好似外面的大軍都是他的部隊似的,好似那麼強大的軍隊,也就是他一句話就能搞定似的。

就算是神仙,估計也做不到吧?

螢火牛呆了呆,心說,千城罵我吹牛皮,沒想到,自己交了個朋友,比自己更能吹,不對,我從來不吹牛皮,是這位父親的朋友小豪哥喜歡吹。

納薇張大了嘴巴,聳了幾下,壓低了聲音問道:「小豪哥,你接下了我骨族的恩怨?外邊可不是一兩個種族,你嗨得住?」

納薇知道孫豪許多事,至少他是知道的,孫豪就是上代陰皇,只是,現在的陰皇比孫豪當年更猛,會不會聽孫豪的話,就真的吃不準了。

也不知道孫豪這些年都跑去什麼地方了,說話還管用不,會不會,成為一個大笑話?

孫豪淡淡笑著說道:「沒事,你跟我出來,看我說話就是,想來,小安和小草應該知道怎麼做的。」

納薇壓低了聲音問道:「小安和小草是?」

孫豪哈哈大笑起來:「出來你就知道了,再不出去,他們就要指揮部隊攻進來了。」

納薇一咬牙,死馬當作活馬醫,狠狠說道:「好,就陪你走一趟,一旦他們不聽你的,你給我掉頭就走……喂喂喂,我還沒說完呢……」

話音沒落,豁然發現,自己已經飄上了半空,遙遙地站在了骷髏王城的正上方,斜對面,豁然看到了一頭龐然大物,一頭死亡巨龍的背上,飄然而立,站著頭戴銀皇冠的陰皇,距離陰皇不遠,則是飄立虛空,頭戴不死神冠的巫妖王。

孫豪和納薇突然出現在空中,明顯出乎對面兩個修士的意料之外。

空氣好似在這一刻瞬間凝固,對面兩個不死域說一不二,足以決定不死域局勢的修士,竟然齊齊呆了。

看著孫豪和納薇,齊齊發獃。

不知不覺,無論是巨龍還是巫妖王,身軀都不由自主地矮了下去。

而且,整個戰場,本來一觸即發,正處在爆發邊緣的戰場,這一刻,居然十分詭異地,徹底平靜下來。

時間好似突然凝固了一般。

孫豪含笑看向對面,嘴裡緩緩說道:「納薇是我朋友,骷髏皇者一脈,不該全滅。」

安德維已經滿頭大汗,不由自主地跪倒半空,嘴裡連連說道:「是,是,我沒想到骷髏王會是老大的朋友,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罪……」

陰皇就硬氣多了,站在巨龍的背上,脆聲說道:「哼,他是你的朋友不錯,但老納斯的所作所為,足以讓整個骷髏皇族寸草不生。」

好吧,孫豪就知道是這樣。

骷髏皇族的因果,還是納斯組織的那次驚天殺局,自己不予計較,不代表小草不報復。

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孫豪緩緩說道:「納斯已經付出足夠的代價,我跟納薇還有納薇的兒子有些交情,這件事,到此為止。」

陰皇也就是小草冷冷說道:「納薇還不知當年之事,你這是婦人之仁,以我之見,斬草除根,才是上策,你活了這麼多年,還是一點都沒變,我都有點失望。」

孫豪笑了,這個世界上,敢這麼跟自己說話,說了也不怕自己怎麼樣的人,已經越來越少,小草算是其中一個,自己還真不能把這寶貝女兒怎麼樣。

笑了笑,孫豪柔聲說道:「行了,很多事,並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也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直接,這件事,既然我出來了,那就到此為止。」

小草摸摸頭頂的陰魂冠,嘴裡嘀咕了一句:「我真的很想看看,到底是你厲害,還是我的金柳衛更強。」

話是這麼說,但手上還是做了一個撤軍的動作。

下面,所有的不死大軍,正待爆發進攻的不死大軍,突然莫名其妙地發現,兩位主事的主將齊齊發出了撤退的命令,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之中。

這是怎麼了?眼看就要殺進去了,眼看骷髏王城已經成了脫去最後一縷衣衫的新娘了,眼看就可以大快朵頤了。

得,老大下令撤退。

有沒有這麼操蛋的事情?有沒有這麼離奇的事情?不明白之中。

對面,跟骷髏王並肩而立的那個修士是誰?他一句話,忙活了這麼久的大軍就這麼退了?

骷髏王城之內,所有的骷髏,以為自己馬上就要被滅的骷髏,也是莫名其妙外加驚喜無限之中。

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螢火牛摸著自己快要掉下去的下巴,嘴裡連串說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是誰?這麼猛,真的一句話就搞定了外面的大軍,要不要這麼神奇?」

圍困在骷髏王城的不死族大軍開始有序撤退。

安德維小心翼翼地問道:「老大,還有什麼吩咐嗎?還有什麼事要我去做不?」

孫豪掃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下去等著,我跟小草說件事。」

安德維身軀一晃,馬上消失不見,聲音從半空之中飄了過來:「好的,老大,我在下邊隨時等待召喚。」

孫豪此次降臨,給了安德維一種發自骨髓深處的壓力,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實力差距的壓力,跟孫豪有著血脈聯繫的安德維,對於孫豪現在的威勢感受深刻無比,他是一刻也不願在孫豪面前多呆了。

飄然而立,站在小草跟前,孫豪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你米姨應該無錯吧?你怎麼竊了她的位,還有,你不應該滅了僵爺爺,有些過了。」

小草頭頂上的陰魂冠聳動了幾下,沒有絲毫認錯的打算,脆聲說道:「老僵本來就有份,本來早就該死,我不覺得此舉有錯,我不像某人,喜歡留些尾巴,不乾不淨。」

孫豪的臉上,已經有了絲絲怒氣:「米姨呢,你怎麼說?」

小草毫不示弱:「我已經手下留情了,哼,要不是這層關係,你以為她只是沉睡那麼簡單嗎?還有,你不要對我瞪眼,我為什麼這麼做,你心中最清楚,你不過是自欺欺人,假裝不知道罷了。」

孫豪不由呆了!的確,孫豪心中明白其中因果,不過有時候不願去想而已。

片刻之後,孫豪心中逐漸升騰絲絲怒氣,揮揮手說道:「怎麼處置你,我需要認真想一下,不過,不死族領地不能超過中虛的四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