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八零章 再回龍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八零章 再回龍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此次因果,給孫豪最大的一個感覺,卻是,四個字,因果糾纏。

什麼叫因果糾纏?那就是一件事,扯出另一件事,另一件事又扯出更多的事,扯來扯去,搞到最後,所有因果糾纏在一起,搞成一團亂麻,理不斷,剪還亂。

因果大道之所以難以修好,原因可能就在這兒。

世上的每一件事,都並不是孤立存在,都需要許多環境存托,而每一個環境,也並不是孤立產生,也需要許多其他因素來決定。

這樣一來,發生任何一件事,說不定背後的因果都能多到難以想象。

因果之秤感知的,其實只是一個時間段內的因果關係,而且,很多因果關係都被因果之秤給打包了。

因果糾纏,之後就是因果打包,這也是很有意思的一個感悟。

所謂因果打包,就是把一件很複雜的事情,用一個簡單的因果包來表達,只要結果,不要過程,不問細節,這才是因果之秤能夠秤因論果的根本原因。

比如說,就剛剛那個因果關係之中,因果之秤,給出的一個全新的,孫豪沒有想到的因,就是一句話,小草乃是夏諳轉世。

這就是一個因果包。

這句話很好理解,也很簡單,這個因的分量也的確夠重。

但這個因卻不能分析,不能細分,要是去分析夏諳、小草和自己,和軒轅紅的關係,再拿到因果之秤上來秤,那就絕對是一筆糊塗賬了,根本就秤不明白。

因果糾纏,表示因果很難區分得清楚。

因果打包,則表示因果需要在一定範圍內模糊化,定義化,要不是,就徹底成為一團漿糊。

就跟算數一樣,二加二,你直接加,就能得到結果四,但你非要一加一,再加一加一,非要這麼分撤,那就是費力不討好了。

當然,真正的因果要分清,尤其是孫豪這種修行因果大道的修士,要想把自己的因果大道不斷推向前進,有的時候,還真的就需要做這些費力不討好的事來提升自己對於因果大道的感悟。

從須彌凝空塔之內出來,長長地吸了一口氣,給安德維交待了幾句,讓他約束好不死域所有勢力,給出了一些基本的行為規則之後,孫豪不再繼續在不死域停留,從特殊的通道,破開了不死之雲,出現在了中虛的虛空之中。

既然來了中虛,孫豪就打算到一些故地重遊一番,搞不好,這些地方還真的有一些因果等著自己。

不僅僅是中虛,搞不好下虛也還有。

畢竟孫豪一路走來,在下虛和中虛,干出了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對於下虛和中虛的大勢影響很大,哪怕是過去了那麼多年,估計也還是會有一些因果存在的。

哪怕是大多數修士已經忘記了曾經的沉香大修士,但是,孫豪的影響力,已經滲透下去,已經在下虛和中虛根深蒂固,許多事情,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下虛和中虛的局勢,沒有因果,那才是怪事。

孫豪出現在中虛的虛空,稍稍感知,心中突然有了一些感覺,沒想到,自己再次進入中虛,居然跟自己第一次進入中虛的位置差不多。

自己出現的地方,居然靠近了凱爾曼龍域。

男女巫族的大域。

心中驀然一動,這是自己在中虛的第一站,自己也曾經在這留下了赫赫威名,成就了蠻族一個全新的職業,蠻藥師。

也不知道,過去這麼多年,凱爾曼龍域之中,還有多少自己的痕。

身軀騰空而起,孫豪輕飄飄地向凱爾曼龍域飄了過去。

孫豪現在的修為,已經超越了中虛修士的想象,凱爾曼龍域的防禦體系,根本就沒能感知到孫豪的存在。

孫豪無聲無息地,融入到了龍域的大陣之中,悄然向凱爾曼龍域核心區域遁入了進去。

只是,沒等孫豪進入真正的龍域,還沒有抵達核心區域,身軀就突然猛地一頓,雙眼向下邊看了過去。

時隔這麼多年,許多東西,都已經物非人非,可是孫豪發現,自己當年留在這兒的小山雜貨,居然還在。

哪怕是有大陣保護,哪怕是這兒本來就處於龍域的核心區域,相對比較穩定,畢竟時間太久,小山雜貨的院子,一眼看去,就是四個字,古老滄桑。

牌匾已經斑駁脫落,四個自己親筆書寫的大字,也已經只能依稀可見,院子之中的樹木,也已經完全換了全新,而且,這新種的樹木,都已經老朽不堪,老態龍鍾。

小山雜貨應該有人在修繕,要不然,不會保留到現在。

要在這麼一個黃金地段,緊鄰著內三環的區域,保留下來這麼大一個院子,這人應該在男女巫族有著不弱的權勢。

孫豪往這一站,基本上已經明白是誰把小山雜貨給保留下來了,這應該就是自己名下弟子,曾經自己的小夥伴,格格小虎,也不知道他現在,修行得怎麼樣了,發展得怎麼樣了。

有了自己的傳承,還有自己留給他的一些資源,格爾虎的修行之路,應該並不曲折。

想來,他現在依然健在,並且在男女巫族的地位應該不低,就是不知道他現在的修為到達了什麼等級,有沒有進入合體。

孫豪進入上虛的時間已經不短,在上虛的時候,時間很難有個定數,反正是過去了很久很久。

到了中虛,孫豪也沒有刻意追究自己離去的時間差,到了孫豪這種高度,修行都數以千年計算,普通意義上的時間,已經沒有多大計量的必要了。

也不知道格爾虎到底修行到了什麼樣的高度。

沒有放出神識隨便亂掃凱爾曼,孫豪心中一動,再度出現,已經落在了小山雜貨的院子之中。

大袖一揮,小山雜貨的牌匾煥然一新,幾個大字再次露出勃勃生機。

身軀在院子裡邊轉了幾圈,整個院子那種古色古香的味道消失不見,諾大的院子,瞬間返璞歸真一般,變成了孫豪昔日在這經營時的樣子,樸實無華,而又平常自然。

從須彌凝空塔內找了一些孫豪看起來很低等的資源,隨便往貨架上擺一擺,擺了個琳琅滿目,小山雜貨,新鮮開張。

十分自然地,沒有引起任何人疑心的,小山雜貨就這麼開始營業了。

話說,周圍的鄰居也好,附近的街坊也好,就在小山雜貨開張的這一刻,突然心中就湧起了一個共同的認知,小山出了一趟遠門,又回來開始經營他的鋪子了。

小山人很實在和善,見人一臉憨厚笑容,與人無爭,童叟無欺,是個好老闆。

小山雜貨裡邊的東西,也有一些特色,雖然不夠高檔,但也算是不錯,是個比較好的交易商鋪。

一個小小的雕刻刀,出現在手上,粗壯的手指十分靈活地,雕刻出一個個小木人,大多數木人是看不清面孔,隨手雕刻了,扔在了貨架之上。

孫豪如同往日一般,徹底在小山雜貨住了下來。

粗衣布裙的格爾蘭,也出現在了小山雜貨之中,笑盈盈地當起了老闆娘,幫助孫豪處理日常事物。

小山雜貨,出現得毫不突兀,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在格爾曼龍域之中,無聲無息地恢復了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