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八三章 凱爾曼劇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八三章 凱爾曼劇變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憨厚地笑著說道:「大牛,你喝高了,明天清醒了,可以過來轉轉,記得帶上一些值錢的東西,不然你會後悔的哦1

大牛搖頭晃腦,嘟嘟囔囔地離去,一邊走還一邊說:「沒想到,沒想到,小山也賣假貨,小山也賣假貨,真是世風日下,世風日下……」

孫豪含笑,看著這壯漢搖搖晃晃地離去。

孫豪貨架上的因果木雕,只有真正跟孫豪走得近,產生的因果達到一定水準之後,才能看得到。

這個大牛,毫無疑問,從今日起,又成了一個有緣人。

希望這蠻子沒有蠢到無葯救,還有,就是希望他能找到讓自己相對比較滿意的東西。

第二日,一大早,孫豪的小山雜貨剛剛開張。

大牛風風火火,沖了進來,跑到孫豪面前,牛眼瞪得老大,粗壯的手指對孫豪的貨架上一指,聲音有點顫抖地大聲說道:「小山雜貨,童叟無欺,這是真正的,那個,那個,龍域迷雕?」

孫豪露出憨厚的笑容:「嗯,如假包換,大牛你沒看錯,這的確是真正的龍域迷雕1

大牛一捂腦袋,大聲說道:「我說怎麼小牛那傢伙,總是神神秘秘地讓我多到你這兒來轉悠,還只准我把一些珍惜資源帶給你,原來是這麼回事,我說小山哥,你也太不地道了吧?有這玩意兒,早給兄弟我整一枚帶在身邊礙…」

孫豪憨厚地笑笑說道:「這個需要緣分,你如是無緣,就算你進來再多,也看不到這迷雕,看都看不到,你就根本沒有資格佩戴,不過嗎,現在就算是你看到了,能不能把這迷雕買回去,也得看你的本事。」

大牛摸摸自己的頭,大大咧咧地說道:「這個我倒是明白了,小山雜貨,童叟無欺,也就是說,你這正品龍域迷雕的價值一定超大,我需要取出壓箱底的寶貝,才能換得下來,讓我想一想,我該拿什麼換齲」

片刻之後,大牛咬咬牙,從懷裡取出一物,遞給孫豪,大聲說道:「大牛感覺,自己的東西可能都很難比得上小山哥的龍域迷雕,不過,這塊晶石碎片頗有一些神奇之處,我雖然沒能看懂他的神奇,但想來小山能看明白,就看這東西值不值換取小山的龍域迷雕了……」

看到大牛手中的晶石碎片,孫豪的雙眼不由微微一眯,心中不由微微一愣,感覺不可思議,這東西,怎麼會出現在凱爾曼龍域?真是奇怪!

憨厚地笑了笑,孫豪緩緩說道:「你這晶石碎片,論價值,倒是很難換走我的龍域迷雕,不過,這晶石跟我本身有些淵源,我需要拿他探明一些事件,也就是說,恭喜你,大牛,你成為第三十三位有緣人,得到了一枚龍域迷雕。」

一枚龍域迷雕從貨架上飛起,落入大牛的手中。

大牛獲得珍寶,歡天喜地,高高興興地離去了。

孫豪拿起他留下的晶石,閉上了雙眼,開始認真思考,片刻之後,微微一聲嘆息,嘴裡輕聲說道:「該來的,遲早要來,有沒有外力,始終都會來,只不過是時間長短罷了,我已經等了兩百多年,還清了男女巫族的恩情,看來,這段因果馬上就要上演了嗎?」

孫豪之所以在男女巫族逗留幾百年,除了在這修行因果大道之外,其實還是冥冥之中,孫豪發現,自己跟男女巫族有著巨大的因果沒能了解清楚。

想一想,這卻是意料之外,情理中事。

孫豪被喬旦所逼,斷頭而逃,喬旦又鎖死了下虛到中虛的通道,當年,孫豪還是藉助了男女巫族的大勢,這才抵達中虛。

到了凱爾曼龍域之後,孫豪還得到了男女巫族許多至關重要的傳承。

比如說,藥劑術傳承,比如說陣道傳承。

孫豪後來修行的九合一體之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借鑒了許多男女巫族的傳承之術。

可以說,男女巫族的許多傳承,對於孫豪的成長有著至關重要的幫助。

孫豪此次進入中虛,從不死域之中殺出來,第一站就是男女巫族,這其中因果,自然是非同小可。

凱爾曼龍域之中,孫豪呆了兩百年,煉製並放出許多龍域迷雕,卻是扶持了許多男女巫族的精英後輩弟子,也算是了卻許多因果。

不過,冥冥之中,或者是說,孫豪修行的因果大道已經達到一定高度,能夠感知得到,男女巫族之內還有巨大的因果之力,正在醞釀爆發之中。

孫豪一直安安心心地等待,並沒有隨意查探,也沒有隨意去揣測,就這樣等待著最後的因果揭曉。

等沒幾日,也就是孫豪手中,拿到晶石碎片剛剛百日左右的時候,凱爾曼龍域上下,突然緊張起來。

一股肅殺之氣,瀰漫整個龍域。

天空之上,甚至是看到了巨龍飛翔,閃爍出強烈的光芒。

好似龍域核心區域,爆發了一連串的驚天大戰。

戰鬥持續了足足半年之久。

孫豪老老實實地呆在小山雜貨之中,不動聲色,沒有絲毫參與的跡象。

如若是跟自己有關的因果,那麼不用自己主動去參與,遲早一日,事情就會降臨在自己的面前。

這一日,孫豪依然在院子裡邊慢慢吞吞,小心翼翼地雕刻手中的一塊木料。

突然之間,天地一暗,一個巨大的身影向小山雜貨飛快地飛了過來。

轟的一聲,一個人從天空之中降落,砸落院子之中,正好落在了孫豪的面前。

這人剛剛落下,臉上已經浮現出不可思議到了極致的神色,驚訝,好奇,興奮,激動還有絕處逢生的感覺湧上這人的臉龐。

幾乎是想也沒想,格爾虎倒頭跪在了孫豪的腳下,嚎啕大哭起來:「小山師父,我還以為再也沒機會看到你了呢?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回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

孫豪臉上露出憨厚笑容,對格爾虎笑笑說道:「小虎別急,我這木雕還沒雕完,你在邊上看著就是。」

格爾虎馬上乖巧地坐在了孫豪的身邊,心中瞬間安靜下來,看著孫豪雕刻木雕。

也就是這個時候,小山雜貨的院子裡邊,嗖的一聲,又衝進來一個女修,看到格爾虎,正待說話,格爾虎手在嘴前一豎,噓了一聲,示意她不要大聲喧嘩。

這女修突然看到了孫豪,看到了孫豪正在慢條斯理地雕刻木雕,腦海之中突然湧起十分久遠的記憶,心中大驚,如同格爾虎一般倒頭拜倒在了孫豪的腳邊,卻也是瞬間安靜下來。

緊隨其後,小山雜貨的院子裡邊,嗖嗖嗖,接二連三,從空中降落下來足足八名修士。

落在院子之中,八名修士神態瞬間各異。

其中四位修士臉色大變,看著孫豪,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另外三位,並不認識孫豪,其中一個厲聲吼道:「龍域辦事,無關人等,速速迴避,要不然,殺無……」

殺無赦三個字,還沒吼完,孫豪手中小刀輕輕一雕,一塊細小到了極點的木料飛了出去,準確無比地,瞬間卡在了這個男巫族修士的咽喉之中。

這修士突然睜大了雙眼,露出驚恐至極的表情,整個身軀,也就在這一剎那時間內,突然好似鏡子之中的影子一般,快速變淡,不到一息功夫,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另外一個並不認識孫豪的修士臉色一變,正待大吼,格爾曼一聲長嘆,上前一步,深深地鞠躬到底,嘴裡朗聲說道:「原來是小山大宗師回來了,既然小山大宗師親身降臨,這件事,那就聽由大宗師發落,希望大宗師能夠秉公辦理,還我男女巫族一個和平和安寧。」

小山大宗師?剩下的兩個並不認識孫豪的修士心中驚訝無比,這是誰?男女巫族之中,怎麼還有這麼一位大宗師存在?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