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八四章 理念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八四章 理念之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盤河大宗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上前一步,向孫豪躬身行禮,感嘆一聲:「一別幾萬年,小山大宗師還是完全沒有變,如今再見小山,我突然覺得,這所有的爭吵,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意義,突然有著一種意興闌珊的感覺。」

孫豪憨厚地笑了笑,低聲說道:「小山還差一點完工,你們都先別急,讓我雕完這個木雕,咱們再來慢慢敘舊。」

看著孫豪不緊不慢雕刻木雕的樣子,新任女禮突然想起了什麼,失聲說道:「都說龍域出現了十分神奇的迷雕,我一直以為是有人故弄玄虛,沒想到會是小山你的傑作,真是……」

這個時候,一聲布衣,看起來非常平凡普通的格爾雲嵐從後面走了過來,對著女禮緩緩施禮:「小蘭拜見母親。」

頭戴一個斗篷的女禮伸出雙手,趕緊攙扶起格爾雲嵐,聲音已經顫抖起來:「小蘭,真的是小蘭,好多年沒看到你了,沒想到你就居住在凱爾曼龍域之中,怎麼不早點回去看看?」

格爾雲嵐輕聲說道:「早就看過幾次母親了,不過母親總是記不住而已。」

女禮猛地一拍腦袋,大聲說道:「是啊,我好像記起來了,這些年,每隔個十年左右,你就會拜訪我一次,奇怪,怎麼你一走我就忘,你一來,我就記起來了呢?」

格爾雲嵐咯咯笑了起來。

女禮馬上恍然大悟,低聲說道:「都是你家沉香搞鬼是不是?」

無論如何,格爾雲嵐都是現任女禮的親閨女,這層關係怎麼也甩不開,龍域有事,孫豪不可能袖手旁觀。

不過呢,表面上來看,擺在孫豪面前的,可就是一顆燙手山芋了。

一方呢,是孫豪的弟子,格爾虎,好似在跟格爾曼爭奪龍域的主導權,失敗,無路可退,退回小山雜貨,搞不好是想在這兒緬懷一些恩師之後,束手就擒。

另一方則是格爾蘭的哥哥格爾曼,名正言順的王子,合理合法的繼承人。

這兩位,都跟孫豪有著許多的因果關聯,如今糾纏在一起,還真是足夠讓人頭痛。

幾個並不認識孫豪的修士,看到孫豪辣手無情,心中本來還在忐忑不安,不過看到女禮跟格爾雲嵐的狀態之後,倒是放心下來,看來這位大人跟兩邊都有關係,如此,倒是需要秉公辦事,幫理不幫親了。

片刻之後,其中一個修士搜腸刮肚,認真回想,終於回想起久遠至極的往事,雙目不由露出驚駭無比的表情,蠻神大宗師,小山!

那不是蠻藥師的開創者嗎?這老怪物居然還在?而且還隱居在龍域之中,暈了暈了,也不知這老怪物是什麼修為了,傳說中,當年那可是跟格虛王同時期的人物,怎麼還沒去上虛?

片刻之後,孫豪收起小刀,把木雕舉起,認真端詳了一下,憨厚地笑了笑說道:「這個迷雕,可能是本座最後的壓軸製作,小虎你來得剛剛好,我這小山雜貨能夠保存到如今,你也著實費心了,這迷雕,你就收著吧。」

格爾虎恭恭敬敬雙手接過木雕,揚聲說道:「小虎謝謝師尊,小山雜貨,是小虎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地方,只要小虎在中虛一日,自然要保持雜貨鋪的完整。」

孫豪淡淡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柔聲說道:「小虎有心了,放心吧,今日之事,為師既然來了,自然就會有個公正的說法。」

說完,孫豪身軀微微一晃,已經坐在了雜貨鋪正中的石板上,偉岸的蠻子身軀好似一尊鐵塔,聳立在院子之中,雙眼左右一掃,笑著說道:「爾曼和小虎,應該是理念之爭吧?」

格爾曼躬身說道:「大人說的沒錯,我們本無私仇,不過是治理男女巫族的理念之爭,小虎心急冒進,引起我男女巫族整個構架的不穩,我迫不得已,對他出手,只要剿滅小虎的殘餘勢力,我男女巫族必然又會有一段長治久安。」

孫豪看向格爾虎。

格爾虎沉聲說道:「師父,男女巫族固有的構架嚴重地阻擾了後輩弟子,尤其是普通平民弟子的上升空間,小虎試圖徹底改變這個構架,爾曼王子前面也同意並且積極支持小虎,我們比照人族的構架進行革新,眼看就要取得不錯效果,爾曼王子出爾反爾,全方位打壓小虎,我沒有辦法,只能打起精神,勉強應對。」

孫豪變成了大蠻子體型,每每有笑容,都顯得十分憨厚,此時依然笑笑說道:「小虎,其實吧,任何一個種族,或者是說,任何一個國家,發展到一定階段,出現貴族階層,那是必然趨勢,別人幾代人的積累,獲得相應的地位,可能那是正常現象。」

格爾虎朗聲說道:「小虎明白,小虎所做的,不過是要暢通底層修士的上升通道,並且如同人族一般,把大量的基層典籍向底層傾斜,給我男女巫族奠定萬世根基,這些年,也的確是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盤河大宗師嘆息一聲說道:「小虎,你想過沒有,你如此運作,的確是培養出一大批人才,可是這些人上來之後,就自然而然地匯聚到了你的身邊,以你馬首是瞻,一來二去,你的個人實力膨脹,你,格爾虎又成了新的特權階層,而且越來越強,逐漸尾大不掉,不得不引起牟亂桑爭鬥也就在所難免了。」

格爾虎呆了呆,向格爾曼躬身說道:「爾曼王子,小虎這一生,最敬佩的,除了小山哥之外,就是爾曼王子,長期以來,我一直待王子為師尊,你若有何不滿,可以直接跟小虎說,斷然不會造成今日之局面。」

格爾曼笑笑,沒有說話。

事已至此,多說,沒有任何意義,這件事,到底誰更加有道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格米約荷砦王子,如此做乃是天經地義,也只有如此,男女巫族才能保持真正的正統統治,保持真正的長治久安。

女禮嘆息一聲,看向孫豪,柔聲說道:「小山,這件事,你就全權處置吧,反正小虎的勢力已經毀於一旦,只要小山你帶走小虎,這件事也就到此為止,煙消雲散了。」

女禮提出的建議,從正常情況去看,的確是目前最好的處置辦法,孫豪只要把格爾虎帶回上虛,中虛男女巫族自然而然就穩固下來,這事,也算是皆大歡喜。

就連格爾虎也朗聲說道:「弟子願意聽從師父處置。」

孫豪的臉上。再度露出笑容,緩緩說道:「可是,我覺得小虎的做法沒錯,而且,我覺得,小虎的道路才是正道。」

院子里,頓時落針可聞。

孫豪不急不忙,繼續說道:「爾曼,你還記得嗎?當年,是誰讓你重新規整男女巫族的秩序的?」

格爾曼躬身,恭恭敬敬地說道:「記得,當年,小虎兄妹出事,小山大宗師強勢出手,並帶給我一句話,就是要整頓一下男女巫族,形成更好的規矩,這些年,的確,小虎正在做,效果也還不錯,爾曼可以借鑒其經驗,再輔佐其他方式,讓我男女巫族再度煥發生機。」

格爾曼的一番話,挑不出任何毛病,也算是當場表態,會繼續格爾虎的道路,不過,他的意思也明白了,這事,他可以去做,但不能格爾虎去做。

孫豪笑了起來:「爾曼,你的輔助方式,是不是給男女巫族塑造一個神一般的精神領袖,然後自己代替神明,來傳遞神明的聲音,這樣,讓整個男女巫族有著強大精神支柱,能夠高度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