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八八五章 肅清龍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八八五章 肅清龍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格爾曼微微一愣,隨即馬上點頭說道:「不錯,我覺得這種辦法相當好,而且,已經組織實施,效果還算不錯,假以時日,一定能對男女巫族形成極好的影響。」

孫豪感嘆一聲,仰望天空,嘴裡喃喃說道:「爾曼,你這種管理體制和管理方式,其實中虛已經有種族在用。」

格爾曼的笑容有點勉強,眼神莫名有點閃爍,心中突然湧起不是很好的感覺,好似有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要發生,不過自己認真去想,卻並不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盤河大宗師總感覺今日孫豪說話神神秘秘,隱約另有所指,不過卻並不知道孫豪在說什麼,也就沒有做聲,和女禮對望一眼,靜觀其變。

孫豪的戰鬥力,他們比誰都清楚,真要是孫豪爆發,別說在場幾個攔不住,破掉凱爾曼龍域,也只是舉手間的事。

只要孫豪沒有暴起發難,那就說明這事可能還有說法,多說無益,等待孫豪的裁決就是。

孫豪好似陷入回憶之中,緩緩說道:「中虛之中,讓人最為深惡痛絕的種族,是不死族,不死族之中,有一尊不死神冠,戴上不死神冠的不死修士,就能成為不死之神,成為不死族的精神領袖,具有號令整個不死族的能耐,堪稱是中虛最強大的神明。」

格爾曼的臉上,笑容有點勉強,,嘴裡說道:「沒想到,不死族居然也是這種管理,難怪他們會是如此的強大。」

孫豪哈哈大笑起來:「別急,我的話還沒有說完。」

大笑聲猛地停了下來,孫豪目光炯炯地看著格爾曼,朗聲說道:「但是,幾乎是所有不死族修士都不知道的是,不死神冠其實只是一個陷阱,所謂的不死神冠,只是一個奇特的天外生命,任何一個戴上不死神冠的修士,其實到最後,都會不知不覺地成為傀儡,成為這個奇怪的天外生命奪取精神信仰的養分。」

女禮臉色劇變,盤河大宗師若有所思。

格爾曼呆了呆,臉色浮現出十分詭秘的笑容:「小山大宗師真是厲害,見多識廣,爾曼佩服,不過,大宗師難道覺得,爾曼我也會拿一尊皇冠來把自己變成傀儡不成?」

孫豪哈哈笑了起來:「這倒不會,你怎麼會那麼愚蠢,來了凱爾曼龍域,你自然要換些花樣了,我猜,你這次傳遞凱爾曼特權的象徵,變成了神聖水晶球是不是?這的確是男女巫族的愛好,只有得到了神聖水晶球傳承的修士,才是真正的男女巫族之王,我說得可對?」

格爾曼還沒有說話。

盤河大宗師的雙目,卻是露出了無比震撼的眼神,不由直直地看向格爾曼,嘴裡說道:「小山,你猜得一點不錯,娜肥怯刑嵋椋要打造一顆神聖水晶球,作為我男女巫族的精神象徵,培養一個真正的神明,成為我男女巫族的精神支柱。」

女禮這個時候寒氣森森地說道:「你是誰?你把爾曼怎麼了?」

格爾曼臉上浮現出絲絲苦笑:「母親,我就是爾曼啊,你千萬別被他騙了,母親,不信你隨便問我小時候任何一件事,我都能回答得出來,我絕對是你如假包換的兒子。」

女禮看向孫豪,眼神之中,露出不知所措的樣子。

孫豪一聲嘆息,悠悠說道:「要說他是爾曼,那也沒錯,無論是他的身軀,血脈,還是精神意志,的確都是原來的爾曼,不過,跟以前不同的是,他的精神意志之中,寄生了不該有的東西,潛移默化之下,他現在,既是爾曼,又不是爾曼了。」

格起來:「小山大宗師,你真是喜歡開玩笑,好了,既然大宗師不喜歡造神,那我男女巫族以後不造就是,大宗師你這總是沒話可說了吧?」

孫豪笑笑,說起另外一件事:「老朋友,我也沒想到,你居然就這樣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更加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你居然還在自作聰明,負隅頑抗,看來,你這種生命,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進階大乘,是怎麼樣也感知不到法則的強大了。」

格爾曼的雙眼不由微微縮了起來。

孫豪挺身而起,偉岸的身軀露出凜然無比的氣勢,嘴裡緩緩說道:「我在凱爾曼龍域雕刻了兩百多年木雕,就是很想看看,龍域之中,到底有什麼因果在等著我,沒想到,居然會等到了赤月老魔,行,今日,就讓你看看,我這兩百年到底修行了什麼樣的神奇功法。」

格爾曼臉上依然是帶著恭敬,不過嘴裡說的話,已經變了樣:「道友,殺人不過頭點地,我並沒有怎麼樣格爾曼,只是跟他精神共生,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已經分不開,現在,你說不造神就不造神,爾曼王子隕落之後,我馬上另找其他宿主,這總可以了吧?你反正滅不了我,頂多讓我再次沉睡,何苦要為難我呢?」

盤河大宗師呆了。

女禮茫然了,幾個跟過來的修士面面相覷。

格爾虎大聲說道:「我說爾曼王子怎麼突然態度大變,原來是你在搞鬼1

格爾曼嘆息一聲:「小虎,我可是給了你機會,我苦口婆心,讓你跟我一起造神,一起把神聖水晶打造成男女巫族神聖傳承,是你拒絕了我,這才逼我對你動手。」

孫豪啞然失笑,搖頭說道:「看來,你是料定我奈何你不得,還在這兒振振有詞了,行,你看著,我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大乘大修士。」

格爾曼目光炯炯地看向孫豪,他還真不知道,也沒見識過大乘大修士的手段。

孫豪搖搖頭,嘴裡輕聲說道:「我說,爾曼,你鼻子流血了。」

格爾曼一呆。

周圍的人,齊齊看向格爾曼,豁然發現,沒錯,格爾曼的鼻子,真的留下了滴滴鮮血。

格爾曼一摸鼻子,詫異萬分。

眼睛之中,閃過絲絲驚訝表情,剛剛,他還真沒有任何感覺,孫豪也沒有任何攻擊動作,自己的鼻子就開始出血?這是怎麼回事?大乘大修士能傷人於無形?不過這種殺傷力,也太小了吧?

心中正在如此判斷。

孫豪已經笑著說道:「知道你鼻子為什麼會受傷嗎?」

格爾曼手捏住鼻子,搖搖頭,表示不知。

孫豪哈哈大笑:「那是因為,你捏鼻子捏得太用勁,所以滴出了鼻血。」

捏鼻子太用勁,滴出了鼻血?所有人看著正拿手捏著鼻子的格爾曼,不知道孫豪這是說的什麼。

格爾曼的臉上,也露出十分詫異的表情。

孫豪笑笑,再度說道:「爾曼,你是不是感到小肚子突然疼痛難忍,五臟六腑,如同翻江倒海?」

話音剛落,格爾曼臉色大變,悶哼一聲,手捂著了小肚子,疼得在地上直打滾。

孫豪又緩緩笑了起來:「知道你為什麼肚子痛嗎?」

格爾曼在地上一邊打滾,一邊驚恐地看著孫豪。

孫豪搖搖頭說道:「不要看我,那是因為你撞中了斧頭。」

孫豪話音剛落,格爾曼的一聲,撞中了一把放在院子裡邊的斧頭,那斧頭上,爆發出陣陣鋒芒,衝進了格爾曼的小肚子中去。

院子里所有人,都齊齊呆了,詭異無比地看著孫豪,不知道說什麼好。

孫豪說爾曼鼻子是被自己捏出血的,可是明明爾曼的鼻子先出血了他才去捏;孫豪說爾曼的肚子是自己撞痛的,可是明明是肚子先痛了,爾曼才撞中了斧頭。

到底是怎麼回事?

孫豪悠悠說道:「爾曼,或者是老魔,難道你不知道,我現在說的話,就是因果嗎?比如說,老魔,你現在已經跟爾曼分開了。」

格爾曼一看自己豁然發現,自己的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了一滴好似油漬一般的液體。

爾曼大驚。

油漬也大驚,很想飛快再度鑽進爾曼的腦袋中去。

孫豪又說:「知道你們為什麼分開嗎?那是因為老魔覺得呆在裡邊沒意思了,自己出來的……」

空中響起了赤月老魔歇斯底里的大叫聲:「老子有意思著呢,你這因果不成立,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孫豪哈哈大笑:「出來了,就回不去了,因果成立與否,不是你說了算,而是得聽我的,邊牧,出來啃老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