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零一章 玄之又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零一章 玄之又玄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修成神魔一體,孫豪的煉體修為真正達到了虛界最巔峰,先自己的鍊氣,率先走到了頂點。

站在地獄之門上,感知著前方熊熊燃燒的地獄之火。

接受真魔遺族億萬子民朝拜,孫豪的心中,不由湧起了絲絲唏噓。

真魔遺族在下界的時候,經常會入侵天靈大陸,造成天靈大陸的滅頂魔災。

可到了上虛,到了現在,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屹立在了虛界之巔,已經在這接受真魔遺族的神聖朝拜,這還真是命運無常,誰能說得清楚?

地獄之門和天淵之門被孫豪重新錘鍊一次,防禦力大增,還融入了孫豪的防禦意志,少說能堅持幾千年,多者,上萬年都沒有問題。

真神真魔的問題,算是得到了基本解決。

可以說,整個虛界,除了孫豪,無人再有如此能力,孫豪的感應不錯,真神真魔遺族的問題,最終還是只有自己出現才能解決。

冥冥之中,自有因果。

孫豪的因果大道修行到現在,已經趨於大圓滿,已經若有若無地感知到了許多奇怪的因果糾纏。

不過直到如今,孫豪依然還沒能完全悟通,孫豪相信,一旦自己看透這其中因果,那麼,那一刻也就是自己的因果大道大圓滿的一刻。

這種因果感應,需要時間積累,也需要適合的契機之下,靈機一動,因果天成。

這急不來,孫豪也完全沒有急功近利,急於求成的心思,現在,孫豪只需要一點點地積累,然後通過許許多多的蛛絲馬跡,積累到足夠的信息,能夠讓自己看透看懂其中因果,最終,發現問題所在,實現大道。

不過想一想,孫豪心中也是無奈,為了錘鍊自己的肉身,為了修鍊成神魔一體,不知不覺,孫豪在真神真魔大域,一呆就是上千年。

要是普通修士,不說鎮壓災難,光是這悠久的歲月,已經足以壽元耗盡,鶴歸西去。

可到了孫豪現在的高度,千年悠久歲月,也就僅僅只能幫助孫豪修成神魔一體。

這就是大能修士的無奈,到了越來越高的修為之後,每一個進步的時間,都必然十分悠久,每一個進步,尤其是巨大的進步都會來之不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來說,到了孫豪這樣的高度,每一個進步都足以影響到虛界大局,如若進步太快,那才是真正的怪事。

實際,千年修成神魔之軀,在孫豪看來是特別悠久的歲月了。

可是在真神真魔異族那些壽元悠久的修士心中,孫豪現在這種進境,是那樣地不可思議。

他們心中的想法就是,靠,僅僅上千年,就修成了神魔一體,這人族二祖,也太不可思議了,好強的修行之術,好快的修行進度,膜拜。

不過馬上,更多的真神真魔遺族修士又改變了自身的看法,對了,現在已經不適合叫孫豪孫沉香人族二祖了,凝練了神魔一體之軀的孫豪,準確點,應該叫真正的大天王了。

天魔和天神都必須頂禮膜拜的大天王。

孫豪從地獄之門飄飛而起,大步橫空,向真魔異族大域而來,半空之中,朗聲說道:「都起來吧。」

膜拜在地的真魔遺族修士感覺自己身上齊齊一輕,不由自主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不少真魔大聲驚呼:「我靠,厲害,這叫言出法隨,魔王身軀,厲害了……」

天魔感知到孫豪身上的氣勢,徹底無語,話說,眼前的孫豪,已經成為了足以統領整個真神,真魔的強大存在,甚至是不用戰鬥,只要一句話,就能決斷真神真魔遺族修士的生死。

或者,其他種族的大能修士還感受不會那麼深,但修行神性魔修的修士,遇見孫豪,一定就是小兵遇見將軍,得乖乖聽話,根本就沒有戰鬥的鬥志。

這個時候,天神和天魔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個時候,天神和天魔終於深刻領悟了太虛古樹的那句,需要對孫豪有敬畏之心的意思。

從虛空之中,緩緩走了過來,當孫豪自然而然站在天魔的面前時,身上的氣勢已經完全收斂。

天魔詫異無比地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孫豪,身上沒有半點光芒,沒有半點魔性,自己甚至是感知不到任何氣息。

甚至是,天魔最真實的感知就是自己前方,就是一片虛空,沒有任何東西存在。

可孫豪就是那麼淡然地飄立在了虛空之中。

高度內斂,返璞歸真。

這就是人族戰祖的強大能力。

天魔此時,已經有了發自內心的崇敬,深知眼前的孫豪,那是自己萬萬不能抗拒的存在。

面對孫豪,天魔躬身說道:「天魔尋甸,參見大人,大人神功大成,可喜可賀。」

孫豪笑著點點頭:「同喜同喜,如今天淵地獄威脅盡去,我們可以發起第二次大乘之會,看看情況怎麼樣了,是不是找到了虛界元神的所在,是不是有什麼挽救的辦法。」

天魔誠心誠意地說道:「大人,我天魔遺族有天魔奪神之術,而且,我天魔遺族有的修士,壽元悠久。」

天魔的話說了一半,沒有點明自己在說什麼。

不過馬上,孫豪秒懂了天魔的意思,他的意見不外乎就是用壽元悠久的天魔奪舍虛界元神之位,讓虛界元神存續更久,讓虛界的存在時間更加長久一些。

這些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皆因為虛界元神,就相當於此界之神,應該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哪怕是大乘大修士,一旦露出什麼對虛界元神不利的打算,估計就會被他感知,自然不能明說。

孫豪微微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過幾乎是同時,孫豪已經感知到了兩個不同一般的信息,其一是,哪怕天魔說得很隱晦,不過天魔的意志已經出現了端倪,無處不在的虛界元神已經感知到了這種來自虛界最頂級大能修士的惡意。

這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孫豪瞬間感應到了這種關注的存在,並且感應到了那種屬於虛界元神的驕傲和輕視。

就好似大人看到小孩對自己揮舞拳頭,不屑一顧。

這是屬於孫豪對虛界的感悟。

幾乎同時,孫豪還有第二個感悟,那就是,天魔或者是自己什麼的大能大乘的設想,可能最終都很難成器。

冥冥之中,孫豪心中自然而然地知道,虛界之宏偉,虛界之壯麗,不是修士能夠承受得了的,修士所謂壽元,對整個虛界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孫豪心中無比清晰地知道,所謂壽元,所謂時間,都是必須藉助一定的參照,都是對一種光線的測定。

而到了孫豪這樣的高度,壽元其實也只是一種相對概念,就拿天魔所說的那個壽元悠久的修士,只要成為虛界元神,搞不好還不如虛界殘破元神能夠堅持得更久。

這是十分真實的感應。

孫豪沒有跟天魔解釋這麼多,這些東西,解釋了也不一定聽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