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一九章 神奇效果(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一九章 神奇效果(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秦天很崇拜戰祖。

他覺得,戰祖的事,足可以書寫成一本史詩般的巨著,他認為,戰祖的光輝,將照耀整個人族,乃至整個虛界。

不過,秦天終於還是沒有前往阿貝爾戰星,而是作為鎮守大能留在了玉虛宮,鎮守人族的典藏聖地。

相比其他合體大能,秦天更加地放不下典藏聖地那浩瀚入海的典籍。

而且,長期以來,秦天養成了讀書的好習慣,一天不讀書,心裡就不舒坦,阿貝爾戰星聽道機緣難得,可是想到這一來一去,怕是有大幾十年需要在橫渡虛空之中渡過,秦天就感覺不好。

最終,考慮到道友們前往阿貝爾戰星的心情更加強烈,而自己,也的確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讀書,所以,秦天選擇了留在玉虛宮。

當然,秦天鎮守的重點,依然是典藏聖地,每日之間都會拿上一本書,讀上幾小時,那樣才不覺得無聊。

當然,戰祖傳道的這些日子,秦天還是從典藏食隼矗帶領人族駐守玉虛宮的精銳,在一級子塔之前,認真聆聽。

再忙,這點時間還是能夠抽出來的,再捨不得書本,這些時間還是沒問題的。

讓秦天驚訝無比的是,戰祖傳道,說的居然真是大道,而且自己能夠聽懂,大道,居然並不是想象之中的,大乘大修士的專利。

大道其實隱藏在每一個修士的身邊,關鍵就看修士能不能發現,能不能找到。

因為沒到現場,只能遠觀,秦天感覺戰祖傳道雖然能夠聽懂,但很多地方還是顯得有些晦澀。

不過,這已經難能可貴了,戰祖果然是名不虛傳。

當戰祖講述到「我道方為道」的時候,秦天突然有了不同一般的感受。

是啊,適合自己的大道,才是真正的大道,自己喜歡的大道,那方才是自己的道。

自己沉浸書海,貌似書蟲,甚至是連戰祖論道的誘惑都能克服,這或者就是讀書人的道……

想通這個道理,秦天的身上,突然出現一股神聖的浩然正氣,一股青色的氣旋在秦天的頭頂緩緩轉動。

是了,這就是我道,我修行的讀書人之道,不用到大乘期,或許運用大道的能力也相當有限。

不過卻是真正的大道,卻是真正能夠感知得到,並且極大提升自己能力的大道。

哪怕明知自己遠隔億萬里,哪怕明知戰祖不可能看到自己的舉動,秦天依然心情激蕩無比地匍匐在地上,對準依然在傳道的戰祖頂禮膜拜,心中敬佩無比。

戰祖之能,是那樣地驚天動地,居然能穿梭虛空,加諸在自己身上,讓自己的修行道路從此海闊天空。

「我道方為道」,孫豪闡釋的,關於大道修行的精義,對虛界修真界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實際,整個虛界,如同秦天一般,受到孫豪啟發,受到孫豪感染,在聽道的這一刻頓悟的修士,還真是不少。

整個虛界,形成了一個悟道的高峰,以阿貝爾戰星為核心,隨著阿貝爾鐵塔信號向外擴算,而向外如同波浪般傳遞開去。

所過之中,道種深入人心,許多種子當即發芽,綻開道花,戰祖傳道,神奇效果,震驚虛界。

其中獲益最多的,毫無疑問還是阿貝爾戰星總塔下的千萬修士。

朱德政,只不過是其中道意最強者之一,而整個道場,一千二百萬修士,道意之濃,衝破蒼宇。

一千二百萬修士,其中有八成心中升騰起不同的感悟,八成修士之中,又有五成修士當場有所收穫,獲得或少的弄明白了「我道」,這些修士之中,又有五成左右,如同朱德政一般,當場顯露出來自己的道意,成為孫豪傳道的直接影響對象。

而他們這些相互交融的道意,也成為了孫豪傳道的一種媒介,一種力量,跟隨孫豪一起,影響著更多的修士,影響著整個虛界。

這是一場盛大的悟道的盛宴。

一場孫豪也沒想到的,由孫豪發起,但超越了孫豪預期的道意的盛宴。

或者是說,總塔道場之下,大量修士受到孫豪授道獲得感悟,震動了自身道意,跟孫豪產生共振,反過來,又幫助了孫豪,不停地提升對道意的感悟。

孫豪傳道,此時此刻,也算是達到了真正的高潮。

天地之間,自有天道。

如同當年孫豪開發出造福人族的修行之法,為人族的氣運所中,推動了孫豪的進步一般。

如今,孫豪傳道「我道」天下,其對虛界的貢獻,其對萬族的影響力,讓整個虛界為之震動。

這是足以流傳千古,惠及蒼生的神奇創造,這也是天道必須賦予無與倫比的獎賞的有道之事。

若有若無的,晦澀難言的氣息,籠罩在孫豪的周圍,孫豪瞬間感知到了這股氣息的存在,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此次傳道所得,或許會超出孫豪的預期。

或者是說,此次孫豪傳道,乃是順應天意,替天傳道,所得必然超乎想象。

強烈的變化,就在孫豪傳道的過程之中,接踵而來。

孫豪的又一個弟子,葯聖武閑朗,緊閉的雙目突然張開,身軀微微一震,頭頂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煉丹爐虛影,緩緩轉動,身體周圍,竟然傳來陣陣濃郁的葯香。

如同朱德政一般,武閑朗深深地匍匐在蒲團之上,痛哭流涕,對準孫豪三叩九拜。

相比朱德政,武閑朗的心中更多的唏噓。當年,他是好不容易才加入了孫豪的序列,成為了孫豪的弟子。

要不然,此時此刻,他的骨頭搞不好都已經化為飛灰,化為了泥土,屍骨無存了。

可以說,武閑朗能有今日,能走到現在,完完全全就是依附到了一棵參天大樹。

現在,當武閑朗覺得自己的修道之路已經到了頂點,當武閑朗覺得合體大能已經足夠自己自豪,當武閑朗覺得自己應該馬放南山,安心當合體,高高興興渡過悠久的合體歲月的時候。

豁然間,師尊傳道,讓武閑朗心中為之開朗,原來,自己一直在修道,原來自己的煉丹之道,其實就是修行,原來,自己還可以走得更遠。

師尊之恩情,一言難盡,當牢牢銘記於心。

匍匐在蒲團之上,武閑朗叩拜之後,心中靈光一閃,手腕一振,手中出現一株看似毫無異常的藥草,揚聲叫道:「師尊,弟子偶然發現超級神葯一株,有懵懂靈性,可不知為何,始終誕生不了神智,成不了葯修,細思是否可入葯煉丹,今日得師尊點化,卻是發現自己有點魔障,如今,此葯獻給師尊,還請師尊定奪……」

武閑朗的聲音,在眾多道意的意境顯像之中,並不顯得突出,甚至是如同蚊子的嗡嗡聲般,絲毫沒引起太多人的留意,不過孫豪卻清晰地聽到了。

雙目神光一閃,孫豪看向武閑朗手中藥草。

突然間,孫豪心中猛地一動,因果天成般,知道了這株藥草的來龍去脈,不由哈哈大笑:「好,閑朗不錯,哈哈哈,沒想到會是如此因果,既然如此,閑朗你看清了,今日為師就給你演示一番,什麼叫天地圍爐,煉製仙丹,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