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二六章 飛仙之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二六章 飛仙之路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千年時間,孫豪不急不忙,將自己的九脈修行逐漸打磨,逐漸趨於大圓滿。

哪怕是孫豪的修為達到了大乘後期許久時間,哪怕是孫豪的建木已經頂天立地,雄霸異度空間,不知道衝到了多高,吸取的靈氣不知道有多麼雄厚,可孫豪從大乘後期達到大乘大圓滿的鍊氣境界,依然積累了上千年。

修行到了孫豪這樣的高度,那就差不多是真正地達到了虛界的頂點狀態,每進一步,都需要耗時日久,都需要不斷地水磨。

千年之後,孫豪的鍊氣大圓滿,至此,基本上來說,孫豪的九脈修行就齊齊達到了虛界的巔峰狀態。

可以說,至此,孫豪在虛界能夠進步的空間已經少之又少了。

參悟九道的過程,修行的就是孫豪的神魂心的過程,九道大圓滿,象徵著孫豪的神魂心趨於圓融。

神魔一體代表著孫豪煉體修為進階巔峰。

鍊氣修為大圓滿,則代表孫豪最主流的修行,完成了最後的積累。

阿貝爾戰星,天淵之門,地獄之門,仙寶須彌凝空塔代表了孫豪強大無比,甚至是超越了此界極限的煉器和煉陣水準。

奪天丹,以天地為爐入葯煉丹之術,則代表了孫豪的強大煉丹術也達到了巔峰。

真正表現有點弱的,乃是符篆之術,不過此術有子母陰陽符的補充,也算是開創了符篆的奇。

而且,孫豪並沒有刻意去追求符篆的強化,無他,孫豪修行到鍊氣大圓滿狀態的同時,想起了自己的修行經歷,想起了為山九仞,立地過萬,想起了八風定域,不周而周,遂不再強求,順應自然,完成了自己最後的九脈積累。

九脈巔峰,完成積累。

那麼接下來,孫豪的修鍊之路,求道之路,就只有最後一個,虛界修士的終極目標,破虛飛仙。

虛界萬族,飛升成仙,乃是終極追求。

可真正面臨這一步的時候,孫豪豁然發現,虛界怕是悠久到了難以想象的歷史,從來沒有出現過飛升修士了。

哪怕是人族玉虛宮,也沒有典籍記載過飛升的先例。

孫豪再度跑去那個神秘無比的起點,倒是發現了許多描述飛升的例子,不過問題是,這裡邊沒有一個是來自虛界的,更多的,則是來自平行界面的,所謂異界的飛升之術。

對孫豪來說,這些飛升之術的借鑒意義都相當的校

哪怕是孫豪視為神書的那本《九煉歸仙》,裡邊對於飛升的描述也是玄之又玄,說什麼「一沙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飛升之術迥然各異,需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還有個巨大的問題就是,通常情況下,無論是哪個界面,也無論是哪個異界,當飛升機緣來臨的時候,有個特點都是比較一致的,那就是,修行到了巔峰,修行到了極點的修士,都會感知得到來自天地的壓力,好似自己瓜熟蒂落,就要被分娩出去一般。

但是孫豪現在修行到了大乘大圓滿,按道理已經算是發育成熟,是應該被分娩出去了。

可是孫豪感知不到任何虛界的排斥氣息,感知不到自己任何飛升的預兆。

難道說,自己的修行還沒有達到頂點?自己還有進步空間?大乘之上還有境界?

孫豪稍稍感知,馬上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

修行到孫豪現在的這個狀態,出現的情況,已經是全面瓶頸。

所謂全面瓶頸,那就是說,孫豪的各種修行,都處在了一個極限狀態,都很難再度進步了。

限度大圓滿的幾種大道甚至是也很難繼續推進了。

一切的一切,顯示出,大乘大圓滿,應該就是虛界修行的最巔峰。

而自己之所以感知不到被分娩的跡象,之所以沒有飛行的現象,很有可能就是一種情況,那就是,虛界出了問題。

按照太虛古樹的說法,虛界已經死亡,只留下了元神。

如若這是真的,那麼,孫豪現在感知不到自己飛升的機緣,就很正常了。

母體都已經死亡了,還怎麼可能分娩?這就是現實。

也就是說,孫豪思索良久之後,得出的結論就是,自己要想飛升,可能真正得首先解決虛界的問題。

只有治好虛界,或者是讓虛界在短時間內恢復一定的生機,那麼自己才有可能感知到飛升的機緣,或許,那個時候,自然而然,自己就能找到破虛飛仙的路徑。

這一個千年,大乘大修士們都三緘其口,絕口不提任何虛界有關的東西,甚至是,大家都在阿貝爾戰星之上各自找了一個地方修行,也從來沒有聚會過。

千年時間一到,孫豪想通了許多道理。

終於知道,機會來臨了,最後的時刻,是生是死,能否飛升,自己終於都要直面面對了。

這一日,孫豪的意志,若有若無地出現在了高空之上,輕聲呼喚:「各位道友,時間已到,大家該動身了。」

該動身了嗎?終於要來了嗎?

九尊意志齊齊升騰而起,圍在了孫豪的身邊,孫豪淡淡笑著說道:「各位道友,三日之後,匯聚阿貝爾總塔,隨我出去。」

祖巫嗡嗡說道:「戰祖,不需要我們用太虛的辦法來定位嗎?」

太虛古樹一雙眼睛瞬間神光閃爍。

孫豪淡然笑笑:「那是我們最後的定位手段,大家須知,一旦我們定位,他一定就能知道我們的意圖,所以,不到臨近的最後一刻,定位手段,不易輕動。」

太虛古樹點頭說道:「那倒也是,前次沉香突破,動靜並不大,都已經引起了對方的感應,看來,我們這手段還真是不能輕動,不過沉香,不定位的話,我們應該怎麼去找?」

孫豪笑笑說道:「你們跟著我就是,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也不要說太多無用的話,記住到時候跟緊我就是。」

軒轅小龍和向大宇第一次參與這種聚會,聽得雲里霧裡,站在邊上聳肩問道:「這是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我們要去幹什麼?」

祖巫搖頭晃腦地來了句:「不可說,不可說,你跟緊就是,到時候,自然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向大宇倒是沉得住氣,從頭到尾一言不發。

軒轅小龍深深地皺起了眉頭,不過掃了孫豪幾眼,發現孫豪完全沒有解釋的打算之後,也只能無奈地聳聳肩,來了句:「行,我還真不明白了,是什麼樣的存在,需要我們一起出動,話說,我也很期待……」

約好出發時間,孫豪算是定下了自己破虛飛仙的方式,開始為即將到來的,或許是虛界最後最強的一戰做準備。

這種事情,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助孫豪,甚至是,孫豪不能跟武閑郎商議,都必須自己想通悟通其中一些關節,一些因果,並提前做好籌劃。

這些年來,孫豪已經思考了許多次,現在只不過是查漏補缺,想通其中一些細節而已。

一日之後,孫豪挺身而起,仰望虛空,悠然想到,如若太虛古樹的辦法行不通,找不到虛界元神,或者自己想象中的人並不是虛界元神的話,自己是不是就無法飛升了呢?

想來應該也不是吧,自己要飛升,至少也有兩條道可以選擇,其一,最笨的辦法,應該就是用蠻力,破虛飛空而去。

破虛有不同的等級,相信,最後的那個破虛,應該就是衝破虛界的束縛,出現在虛界之外,也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和穿透力能否達到要求。

如若這也不行,或許就只有最後那種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