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二八章 再入葬天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二八章 再入葬天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千古江山如畫,氣吞萬里如虎,青雲天宮三千士,搘拄乾坤五萬年……」,賀蘭峰上,一修士扔出一章金光燦燦的符篆,嘴裡高聲喝道:「賀蘭道友,請接英雄符……」

青雲英雄符,每百年一現,每次出現,都必將是一次風雲際會。

英雄符出英雄,每一代英雄符出現,只要是能夠順利返回,都有極大的機緣,能夠夯實根基,為破丹生嬰打下基礎,成就高高在上的元嬰真君。

這一年,又到英雄帖現世的時候,只要是大陸排序靠前的宗門,只要是大陸那些知名的金丹真人,都能收到英雄符詔。

天下英雄出我輩

一入仙道風雲催

群雄輩出

誰持牛耳

甲午中秋

廣邀豪傑

論戰葬天墟之巔

以證金丹大道

以決大陸之序

君既有才

何不前來一戰

……

飄立虛空,看著眼前那些並不是特彆強大的飛舟,看著那些實力並不是特別高強的修士,人皇郝安逸聳聳肩說道:「沒想到,這個大陸還是我們人族為主的大陸,可為何這大陸會失去跟虛界的感應,居然都沒能設置飛升點?」

太虛古樹望望天空,小聲說道:「那是因為太遠了,不過沉香你們也真是厲害,能夠從這兒飛升出去,基礎果然無比牢固,修行果真是登峰造極。」

孫豪淡淡一笑,沒有說話,心中卻唏噓無比。

遙想當年,自己也是闖蕩葬天墟其中的一員,也跟現在的那些修士差不多,一樣地意氣風發,一樣地對前途充滿了希望,一樣地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記得當年,自己在這葬天墟門口的時候,還名聲不顯,但已經備受人關注,而關注的理由,則是因為夏晴雨、單涫涫還有靈兒等人的先後造訪。

如今回想,孫豪心中無比唏噓的同時,還有著絲絲甜蜜。

這都是一些悠久到了極限的記憶,要不是站在葬天墟的前面,自己可能根本就回想不起那些有著許許多多難忘記憶的歲月。

記得,那時的青雲門,名氣並不大,歸一宗才是南大陸第一大宗門,而這邊的幾個修士之中,外表去看,實力最強者,並不是自己。

而現在,青雲門已經是天靈大陸最強的宗門,被稱之為青雲天宮,宮殿所在地,豁然兩處,一處,青雲門舊址,另一處,歸一宗舊址。

看到青雲門能夠傳承好幾萬年,成為天靈大陸最強大的宗門,自己留下的九脈道統,也成為青雲門強大的九脈傳承,孫豪心中甚為欣慰。

遺憾的是,無論是青雲門,還是整個大陸,差不多都已經沒有了跟孫豪相關的記憶了。

孫豪過來之後,第一時間去過自己的家鄉,夏國已經成為歷史,滄海桑田,那邊已經變成了一片汪洋大海。雙親的墳塋已經湮滅在大海之中,徹底找不到了任何痕。

青雲門內,倒是有遠古的歷史記載了青雲的歷代先祖,只不過,因為時間太久太久,久到大陸文字發生巨大變革,久到那段歷史已經成了神話成了傳說。

所以上,孫豪和軒轅小龍已經成為了青雲的中興二祖,通常被稱之為,沉香時代。

至於那個時代發生了什麼,有些什麼厲害的修士,曾經經歷過怎麼樣的波瀾壯闊的修行,後人已經很少關注。

如若不是古文專家,甚至是沒人會提起沉香時代,畢竟,那已經太過遙遠。

遙遠到,青雲門的後輩修士感覺那是宗門杜撰的,教育後輩的所謂歷史,而不覺得青雲門曾經會是那麼崛起起來的。

至於青雲門的九脈傳承,九脈道統,久而久之,也跟沉香時代沒有了多大關係,而成為了一種傳自遠古,十分適合青雲門的比較齊備的修行之術。

讓孫豪比較意外的是,青雲門內,現在已經形成了三股勢力鼎足而立的局面,而這三股勢力,居然都跟自己有關,實際,或多或少,都是自己的血脈流傳。

這麼多年下去,血脈已經十分稀薄,不過無論如何,這三脈其實都是自己的後代。

一脈姓軒轅,這應該是小龍傳下的後人,坐鎮青雲仙宮;一脈姓孫,坐鎮歸一仙宮;一脈姓陳,坐鎮萬仞仙山。

話說,畢竟孫豪現在乃是虛界最強修士,身上的氣運至強,後代自然優秀,再加上血脈躍遷的影響,天靈大陸之上,孫豪的血脈形成強大的勢力,倒是也在情理之中。

遺憾的是,三股血脈,鼎足而立,相互扯皮,斗得不亦樂乎,貌似並不知道自己其實都起源於一個老祖,都是傳說之中的沉香後人。

實際上,看到青雲門三姓相鬥的局面,再看看須彌凝空塔,孫豪豁然發現,自己的後代開枝散葉,形成了大大小小不少勢力,甚至是形成不少國家相互攻伐,征戰不休。

時間,還真是最強大的利器。

不知不覺,孫豪的子孫後代已經傳下去許多代了,有許許多錆蟠甚至是忘了自己的老祖是誰,也找不到追溯的根據,散落在了外邊。

不過就跟青雲的三姓一般,任何一個孫豪的血脈後代,其實都比較強盛,都算是一方強雄。

無他,如今孫豪氣勢鼎盛,冠絕虛界,血脈至強,後代自然而然,也就強盛。

沒有過多干涉天靈大陸的事物,孫豪帶著大乘大修士們在一些地方草草轉了幾圈,等到了葬天墟開啟的機會,帶著大乘大修士們,準時出現在了葬天墟的入口。

葬天墟入口處。

旌旗遮天。

戰舟林立。

金丹修士談笑風生,高來高去,意氣奮發。

十年苦修無人問,一朝成名震十方。

能夠參與葬天墟的金丹修士,那都是骨齡兩百年以內,各個大陸排序前五的強大金丹,

此時,葬天墟前,天靈大陸的修士們,並不知道空中漂浮了上十位老怪物,依然在按照自己的規矩,點血英雄符,準備開啟葬天墟。

理論上,進入葬天墟必須一定的資格,而且,限制修為,限制人數。

可是,這種限制,對空中諸位來說,沒有絲毫意義。

再一次,葬天墟開啟的時間到來,孫豪又一次目睹了英雄符和冥王貼上空,青天被葬的畫面。

莽莽青天。突現星河三萬里,出現巨大的,熊熊燃燒的白日一輪。

三萬里星河流動,如同流入浩瀚星海。

星海下方,萬仞之岳峰頂頂了上來,如同刺破了星海,貫穿了虛空。

瞬間天崩。星海飛瀉,白日倒灌。

青天一片片崩碎,一片片坍塌。

大火漫漫,連綿萬里。

洪水滔滔,飛瀉九天。

夫青天之上,火爁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

天柱折,地維絕。天傾西北,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滿西南,水潦塵埃歸焉。

萬里星河,耀耀白日。

埋葬在了大火、大水之中。

青天已死,化為碎片。

一片片破碎的空間之中,冒出一片片廢墟鏡像。

從下方仰望,萬里天空如同蛛網般布滿裂痕、出現殘寰斷岳、水火四處肆虐。

恐怖的暗黑紅顏色,布滿了天空,蒼天之下,壓抑萬分。

星河被毀,青天被葬。

水火依然肆虐,斷岳依然在崩倒。

葬天墟開。

孫豪身邊的大乘大修士們,見慣了大場面,甚至是自己都能夠只手滅星辰,不過此時,看到蒼天的殘相,依然心有戚戚焉。

太虛古樹喃喃說道:「是了,是了,葬天墟,葬天墟,搞不好真是埋葬了蒼天的廢墟,沉香,你是對的,我們或許真能在這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