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三一章 再見薩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三一章 再見薩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祖巫倒在了半途,不過他堅持的時間,比人皇還要略長。

而且,祖巫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留手,也沒有任何其他心思,他來這兒,還真就是來解決虛界的大問題的,沒有其他任何小算盤。

祖巫倒下,八卦龍氣又需要人來駕馭了。

此時,讓孫豪沒有想到的是,太虛古樹站了出來,悠悠說道:「別看老樹我老態龍鍾,可論及壽元,論及生命力,現場修士,除了沉香,應該就是老樹了,罷了罷了,沉香是此戰主力,神魔也有頗多手段,這兒還是換成我來,更加合適……」

人皇郝安逸讓孫豪留心老樹,沒想到太虛古樹居然自告奮勇,跳躍到了八卦龍氣雙角之間,開始扶持龍氣加速前進。

或者是,人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太虛古樹站到八卦龍氣之上,駕馭龍氣。

天神掃了眼太虛古樹,悠然說道:「都說老樹看似忠厚,實際姦猾,沒想到為了虛界,這次他也是拼了。」

天魔看看孫豪,輕笑著說道:「老樹也不是省油的燈,兄弟,你認真看,進來這個地方,沉香那邊的實力是最強的,老樹就動了心思,讓小龍和大宇在外邊守著,再讓人皇第一個駕馭八卦龍氣,這算不算削弱沉香的實力?」

孫豪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低聲說道:「如今虛界大劫,八方大難,我們當力同心,卻是不需要動這些小心思。」

天魔回頭看了一眼,聳聳肩,悠然說道:「是啊,都要是大塊頭一般,不多想,不多問,豈不是簡單?」

進入葬天墟之後,海神一直就比較沉默,此時悠悠地說了句:「其實,我們千辛萬苦跑到這兒來,到最後,還真說不好會是什麼結局,搞不好,就是一個全軍覆沒,算了,多說無益,我已經感覺到了,老樹應該能夠送我們到目的地,老樹這傢伙,可能真是姦猾,到達地頭之後,他可能就沒有餘力戰鬥,可以坐看我們打生打死了。」

太虛古樹不愧是孫豪之前的虛界第一大修士。

足足支持了兩個時辰,面貌這才開始變得蒼老。

不過他本身就足夠蒼老了,再變蒼老一些貌似問題不大,又足足堅持了半個時辰。

在一團漆黑,暗無任何光線的地底,在到處充斥著腐朽氣息,到處是衰敗氣息的地底,前方,看到了一團乳白色的光暈。

看到光暈的這一刻,孫豪的身上微微一動,無形的漣漪涌動出去,所有修士身邊的時空這一刻顯得恍惚起來,好似並不真實起來。

太虛古樹回頭看了孫豪一眼,悠然說了聲:「沉香好修為,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傾盡全力,送你們過去,海丫頭說得不錯,帶你們到這兒已經耗盡了我的所有,接下來,就看你們幾個的了。」

說完,太虛古樹身軀向前一撲,一根巨大的藤蔓出現在大家的腳下,帶著大家飛快地向前方延伸過去。

這藤蔓出現在空中,就開始腐朽,不一會,已經化為了木炭,不過,這藤蔓始終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愣是堅持著把大家送到了那團光芒的附近。

那團光芒,被包裹在濃郁到了極致的死亡氣息之中,被包裹在無盡的黑暗和腐朽之中。

僅僅只有三丈方圓。

一眼望去,就是一棟破敗的茅草屋,風雨飄搖,隨時都有可能倒塌。

屋前,趴著一頭綻放著光芒的潔白的光影。

用心去看,豁然發現,這光影就是一條大狗,正趴在哪兒呼呼大睡。

藤蔓載著大家來到了大狗的面前,嘎吱一聲,斷裂在空中,幾位大乘大修士,紛紛落在了光圈之外,站在了陰寒到了極致,死氣到了極致的地面上,感覺到了全身發涼。

眼前的大狗,眼前那棟奇怪的破敗的木屋,就是大家此次的目標嗎?

每一個人頓時鼓起了精神,看向那一團光影。

藤蔓斷裂的聲音驚醒了光影,大狗緩緩地張開了雙眼,臉上浮現出無比人性化的錯愕表情,看向前方,豁然看到了一併排站在自己前面不遠處的幾個大乘大修士。

大狗臉上的表情,相當精彩,變化也挺快。

起初的錯愕,在看到大乘大修士的時候,已經迅速變成了淡淡的笑容,最後,當大狗看到孫豪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已經變得無比柔和。

幾乎是同時,一個慈祥到讓人心中無比安詳的聲音,在大家的心中響起:「你們終於找過來了嗎?我的孩子們?你們千辛萬苦,找到我這兒來,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我叫薩摩。」

孫豪面對薩摩,微微欠身下去,恭恭敬敬施禮,朗聲說道:「薩摩前輩,許久不見,前輩救命之恩,再造之恩,孫豪沒齒難忘。」

薩摩柔和地沖孫豪點點頭,語氣之中充滿了感嘆:「時間已經過去了那麼久了嗎?昔日的小子,如今也已經長大成人了,我當日心血來潮,救你下來,沒存想,我們真正的因果,卻是應在了現在,命運之力,果然神奇,你叫孫豪,我記得你,能再次看到你,我心中真是無比欣慰,那麼,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千辛萬苦,跑來我這兒,是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嗎?」

幾名大乘大修士對望一眼,孫豪對天神微微示意。

天神馬上心領神會,上前一步,雙手一拱,朗聲說道:「薩摩前輩,我們此來,的確是有大事相求,在此之前,我想跟前輩說說虛界目前的形勢。」

薩摩的臉上依然有著天使般的笑容,柔聲說道:「說說也好,我許久沒有出去了,怎麼?虛界目前的狀況還算不錯嗎?」

天神沉聲說道:「錯了,虛界目前的狀況,卻不是不錯,而是糟糕透頂……」

頓了頓,天神一鼓作氣地說道:「不死族作亂,蟲災作亂,獸潮作亂,整個虛界烽煙四起,我真神和真魔遺族的天淵和地獄威能加劇,兩大星域差點融為一體,更加糟糕的是,整個虛界目前正在加速收縮之中,虛界萬族,甚至是虛界的不死族、蟲族和凶獸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為了生存,唯有戰鬥,前輩,不知你聽到虛界的這個形式,心中有何感想?」

薩摩臉上神色不變,語氣依然柔和:「很抱歉,沒想到虛界的情況會是如此糟糕,看來,我還是高估了自己,給你們帶去了許多的困擾,我相當歉疚。」

說是歉疚,可無論是語氣還是表情,都完全看不到絲毫歉疚的意思,好似覺得這是很正常的樣子一般。

天魔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沉聲問道:「我現在只想知道,虛界怎麼樣了,還有,你到底是不是我們虛界的元神,想來,我們的這一點心愿,你應該不吝滿足吧?」

薩摩的臉上,依然浮現著笑容,不過語氣之中,多了許多感嘆:「你們虛界如今的樣子?好,那就讓你們看看,希望你們看了,不會失望……」

說話之間,薩摩身後開始浮動漣漪,破敗的小茅屋消失,出現,一株高大的,枯死的,不知道有多高的,散發出**氣息的大樹。

大樹有枝條,枝條上,掛滿枯葉,地面也堆積了厚厚一層如同剛剛燒成了木炭一般的枯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