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三三章 半步真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三三章 半步真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薩摩嘆息一聲:「化為實體本沒什麼,而偏偏你的修為又越來越高,跑到的地方越來越多,最終,就給我幻想之中的虛界造成了巨大的困擾,結果就是虛界大劫出現,虛界奔潰加劇,不過,我是萬萬沒想到,你居然會帶著大乘大修士找到了我這兒,看來,我還是低估了母源之星的修士對大道的參悟智能。」

天魔拍拍胸膛,罵罵咧咧地來了句:「靠,嚇我一大跳,我還真以為自己是已經掛了多年的假貨,沒想到,搞到最後,因為沉香的存在,我居然才活踏實。」

海神脆聲說道:「原來如此,以前,我在大海之中漂浮,好似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狀態,感覺許許多多的地方會遇見許許多多應該遇見的人和事,好似一切都是排練好的,直到遇見沉香,才感覺一切脫離了固有的軌道,原來,我們都是虛影,需要母源之星的實體修士辨識之後,才能真正地化為實體,難怪難怪,難怪最後的兩名大乘依然出自人族,蓋因為其他種族的大乘數量,其實都是恆定的,唯有人族,從母源之星出來的人族修士,才是最大的變數……」

一些問題,在薩摩這兒找到了準確答案。

可就是這種答案,讓孫豪的心中產生匪夷所思,難以想象的感覺。

更重要的是,看著坦誠相告的薩摩,孫豪的心中產生了很不好的感覺。

薩摩是虛界元神,沒有站在她身前的時候,遠遠感知不到她的強大。

可就是剛剛這一會,簡單的交談之中,孫豪豁然感覺到了,虛界元神,說簡單點,其實就是虛界的神靈,現在,孫豪等大乘大修士,那就是站在了真正的神靈的面前。

要想挑戰神靈嗎?孫豪看不到任何希望。

可是薩摩的狀態,很不好,隨時有可能徹底沉眠在這幽暗的腐朽空間之中,一旦薩摩死亡,屆時,就連母源大陸也會坍塌,最終化為一個點,所有的生靈,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將化為一個點,被壓縮成一個點,再度向外噴發,獲得新生。

這個過程,想象得到,就是虛界真正的死亡過程。

也可以想象得到,到時候,虛界任何人,任何物質,任何能量,都會在這種坍塌之中,化為虛無。

無論是意志,神魂還是肉身,都會坍塌,誰也不能倖免,自己也不能。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緩緩問道:「那麼前輩,作為一名修士,我修行到虛界的頂點了,能否最終九九歸一,找到遁去的一,破虛飛仙,從虛界衝出去,找到更加廣袤的天地呢?」

薩摩的雙眼,綻放柔和的光芒,悠悠說道:「理論上,只要是下界,都是可以飛升的,虛界照樣能夠飛升,不過……」

沒等薩摩說完,孫豪微微躬身,朗聲說道:「前輩,只要能夠飛升而出,沉香許諾,日後有機會,定然找到虛界所在,為前輩治療,為前輩續命,如若有可能,沉香一定會復活前輩之軀,讓虛界再度煥發生機。」

薩摩臉上浮現出欣慰表情,不過腦袋搖搖說道:「沉香你聽我把話說完,我只說這是理論上可行,可真正說起來,卻是沒有任何實際的可操作性。」

孫豪微微一怔:「前輩,這中間,有什麼問題嗎?」

薩摩對自己的本尊之軀一指,悠悠說道:「沉香你看,薩摩本身就是在輪迴之中,難產而死,表現在虛界的特質上,就是任何分娩的難度,都會大增,其中,飛升就是天地最大的分娩,如若是正常下界,每每有飛升修士達到修為的頂點之後,天地就會產生分娩的排斥之力,協助其飛升,而我不會,不僅不會,還會本能地阻擾,所以,你飛升的壓力會超越任何一個下界……」

薩摩說起這個,孫豪頓時有點明白過來。

前面,孫豪還在疑惑自己已經修行到了大乘大圓滿,怎麼還沒有感知到天地排斥力,真相原來就是這個。

薩摩的震撼消息還在繼續:「沉香,你看這棵樹。」

孫豪隨著薩摩的爪子,看到了她本尊之旁的那棵枯死的產田大師。

薩摩悠悠說道:「這棵大樹曾經修行到比你還要強大許多的程度,按照虛界修士的等級計算的話,這棵大樹絕對達到了半步真仙的級別,昔日,他曾經也找到了我這兒,沒能找到需要的幫助,嘗試破虛飛仙失敗,最後,也只留下了腐朽衰敗的殘枝敗葉……」

看到那棵古老衰敗的參天大樹,孫豪心中不由微微一動,想到了太虛古樹。

這棵大樹,會不會就是太虛古樹?

還有,半步真仙,都沒能破虛飛升,那麼自己現在這種狀態,哪怕是九道大圓滿,怕是也很難破虛飛升了,難道,這真正就是一道無解的難題不成?

就在孫豪心中飛快判斷這會兒,天神天魔對望一眼,天神朗聲問道:「那麼前輩,我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你這元神,真的沒有辦法壯大一些,或者是能夠獲得全新的生命力嗎?」

薩摩掃了天神天魔一眼,臉上浮現出絲絲玩味的笑容,聲音依然柔和:「理論上,那也是可以的,任何一個元神,只要能顯示在外,必然就跟大樹一般,有枯榮之別,我這元神,自然也有機會壯大,不過嗎,這也只是理論而已……」

天魔不管那麼多,惡狠狠地露出了崢嶸:「既然你都說了這麼多,那麼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敢不敢答?我們是不是有機會將你這殘魂除去,用全新的,生機旺盛的元神替代?」

薩摩笑了起來,笑容一如既往如同天使:「理論上,的確可行,實際上,你們並不是第一個想到這種辦法的修士,許久許久之前,有個神魔一體的半步真仙,混沌魔神,手持定天神鐵,也曾經殺到過我這兒,試圖挽救虛界,試圖奪舍我的元神,結果你們也看到了。」

神魔一體,混沌魔神!這豈不是天神天魔的老祖宗,沒想到老祖宗已經想到這麼幹了,這倒還真是一脈相承。

天魔哈哈大笑起來:「難怪我真魔遺族的至高傳承就是元神奪舍重生之術,好好好,原來是準備拿到這兒來用的,沉香,各位道友,事情已經十分清楚,虛界要想度過難關,要想擺脫成為一個點的命運,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除掉這條狗,讓元神新生。」

薩摩還是在笑,依然如同天使:「你們如若真的能夠做到,其實我也不反對,孤獨地在這不知多少年,我其實早就活膩了,巴不得有人來幫我受苦,不過呢,我很遺憾地告訴你們,任何一個試圖奪舍的元神,其實都是不合格的元神,我這元神哪怕只是殘缺之軀,卻也遠遠不是你們這群小傢伙能夠挑釁的,這樣吧,多說無益,你們放馬過來,自然就知道厲害了。」

最終還是需要兵戎相見嗎?

孫豪的心中有些唏噓。

嚴格意義上來說,薩摩對自己有再造之恩,而且,從來就沒有對自己不利過,可是現在,要解決薩摩身上的問題,可能戰鬥才是唯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