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三八章 半步真仙(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三八章 半步真仙(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這都是既定的命運嗎,那麼自己的既定命運又會是什麼呢?

不過,孫豪的臉上,還是浮現出淡淡的笑容,緩緩而堅定地說道:「命運大道號稱排序第一,不過,我修行的時空、輪迴和因果大道,排序絕對在前十之列,而且,我這三種強大至極的大道,均為大圓滿狀態,還真不知道會不會被命運大道所左右。」

薩摩笑容依舊:「沉香很自信,的確,你能修行到如此程度,真是超乎我的想象之外,排序前十的大道,你不僅僅修成了時空、輪迴和排序第二的因果大道,而且,還修行有陰陽和五行大道,可以說,排序的大道你居然修行了五個之多,這還真是出乎我的預料之外。」

孫豪笑笑,沒有說話,不過卻充滿了自信。

排序前十的大道,領悟了這麼多,難道還鬥不過命運不成?自己可劃破時空,逆轉輪迴,明晰因果,可分陰陽,識五行,強行改變命運。

好似知道孫豪在想什麼一般,薩摩搖頭輕嘆:「不過,沉香你是否可知?大道三千,你雖然學會了九種大道,而且道道圓滿,可是大道三千,你還學得太少太少。」

孫豪心中驀然一動,看向薩摩,輕聲問道:「前輩,你的意思是?」

薩摩微笑著說道:「作為命運的掌控者,其實也就是大道的掌控者,這麼跟你說吧,三千大道,你修走其九,大圓滿其九,那麼,另外那些沒有人修鍊到大圓滿狀態的大道,都在我掌握之中,哪怕是前十的大道,你掌握了五個,而另外五個,就在我這兒,所以說,無論如何,你都逃不脫命運的束縛,孫豪孫沉香,你既然選擇了挑戰命運,那就需要受到命運的懲罰,即刻起,你即將歸屬你本來的命運,哎,這又是何苦來哉,本來你還可以逍遙快活許多年,卻最終選擇了這條道。」

隨著薩摩的感嘆聲,孫豪突然發現,自己的身軀好似完全失去了控制,緊接著,周圍好似出現許許多多的空間,一個空間連著一個空間,把自己的身軀化為了一片片的碎片,讓自己根本就動彈不得。

孫豪湧現出匪夷所思的感覺,那就是,明明孫豪現在還是一個整體,還是一個人形,可是孫豪總是只能指揮部分身軀,不僅僅是身軀只能指揮部分,而且,神魂心,也只能指揮部分。

層層絲網般的空間碎片,徹底把自己給分割,切開,讓自己壓根就聯繫不到一起來。

耳邊,傳來了薩摩無奈的感嘆聲:「沉香,你最後的命運,就是如同這棵半步真仙的老樹一般,陪伴在我的身邊,化為孤寂的古,等待著虛界最終被判決的那一刻,等待著我們化為一個點,然後炸裂了,開始虛界的新生。」

自己的命運,就是如同那棵半步真仙的老樹一般,最終化為古,在這等待最終的裁決嗎?

孫豪心中不由問道,真的是這樣的嗎?自己真正的命運,真是如此嗎?

薩摩的聲音幽幽地,直達孫豪的心靈深處:「是啊,本來你的最終命運,將會在虛界徹底奔潰前不久,才會出現,在這之前,你足以在虛界存在許久許久,成為虛界至高無上的帝王,可是,你最終選擇了挑戰命運,結果就是從現在起,你就必須呆在這兒,享受無盡的孤獨和寂寞之後,跟隨我一起,見證虛界的最後時刻。」

孫豪沉默了許久許久,從心靈深處,悠然叫了聲:「前輩,我想跟你說件事。」

薩摩直接回應:「說吧,不過事已至此,命運已經啟動,我也無能為力,我也幫不了你多少了。」

孫豪幽幽說道:「我沒想你幫我,現在這種狀態,還真不知道能困住我多久,遲早有一日,我會掙脫命運的束縛,重新站在你的面前,我現在,想跟你說的是另外一件事。」

薩摩的聲音充滿了驚訝:「哦?沉香如此有信心?好吧,你說說看,是什麼事?」

片刻之後,孫豪的心靈深處,再度傳來薩摩不置可否的聲音,心頭浮現薩摩天使般的笑容:「是嗎?沉香你想多了吧?」

孫豪默默地回了句:「我們拭目以待。」

薩摩不置可否地回答到:「沒人能夠擺脫命運大道的束縛,不過,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說完,孫豪封閉了自己的五感,整個人沉入到自己的身軀之中,去感應命運之力。

薩摩施加在孫豪身上的,不僅僅是命運大道的力量,還有三千大道許許多多大道的力量,這些大道之力,好似在孫豪身上交織成了一張命運的大網,將孫豪牢牢地束縛祝

三千大道,超過三千。

孫豪只學到其中九道,距離三千,差了不知多少。

三千大道在第一大道命運大道的統領之下,讓孫豪乖乖地走向自己應該走的命運,理論上,這沒有任何逆轉的機會。

枯死的大樹根部,薩摩看了看孫豪,悠然長嘆,緩緩閉上了雙眼。

她身上,那潔白的光華,慢慢地收縮起來,照射的範圍越來越小,最終,只照亮了左右兩丈不到的距離,周圍,徹底安靜下來。

沒有呼吸聲,沒有任何動靜。

就是一個潔白的光圈,在不知名的地底,在無盡的黑暗,無盡的腐敗,極致的死氣之中,苟延殘喘,搖搖欲墜。

大樹底下,孫豪盤膝而坐,身上的氣息也在快速變化。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孫豪整個身軀好似跟周圍的黑暗完全融為了一體,完全沒有了絲毫生機。

又不知過去了多久,反正是許久許久。

薩摩悠然睜眼,掃了掃孫豪,悠然一聲長嘆:「命運,果然是不可違逆。」

說完,薩摩又閉上了眼睛,周身的光芒,顯得又弱了許多許多。

又不知過去了多少年,很久很久。

地底的光芒,越來越是黯淡,潔白的光輝好似已經充滿了蒼白,好似已經變得相當無力。

很久很久以後,薩摩好似也已經睡著了,好似也忘了孫豪的存在,好似就是在這兒等待著虛界的最後裁決,等待著虛界最後的命運。

許久許久!

地底沒有絲毫變化。

許久許久,久到薩摩都忘記了孫豪曾經來過,忘記了孫豪曾經說過的事。

也就是許久到難以計算的時間之後,薩摩的身邊,那一塊黝黑的石頭,開始綻放出淡淡的青色光芒。

這光芒隱藏在薩摩的白光之中,若有若無,但的確是在綻放光華。

緊接著,一個聲音悠然傳了出來:「命運嗎?這就是命運嗎?太虛,我都已經醒了,你也不用裝睡了吧?」

話音剛落,那棵聳立了不知道多久的枯樹,聳動了一下枝條,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盤,你終於沉不住氣了嗎?」

薩摩的雙眼悠然睜開,眼睛之中充滿了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大石頭,又回頭看看背後的枯樹,充滿了驚訝地問道:「你們不是已經歸墟,不是已經進入了命運的齒輪嗎?怎麼可能?你們怎麼可能打破命運的束縛?」

黝黑的石頭震動幾下,叮叮叮,好似雞蛋殼被啄一般,出現幾個小洞,緊接著啪的一聲裂開,裡邊出現一個捲縮在一起的赤裸著上身的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