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三九章 薩摩耍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三九章 薩摩耍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這漢子雙手向上,伸伸懶腰,身軀迎風而漲,最終化為一尊龐大的混沌魔神,立於薩摩的面前,笑著說道:「我們是半步真仙,當你命運之力旺盛無比的時候,我們的確逆轉不了固有的規矩,但當你的命運之力拿去鎮壓這小子的時候,我們自然而然就能出來了,你說是不是?太虛?」

那棵高大的枯樹枝葉婆娑,逐漸現出一張蒼老到了極致,充滿了褶皺的老臉。

太虛古樹的聲音傳了出來:「盤,你總是沉不住氣,我說還觀察觀察,你總是忍不住跳了出來。」

壯漢伸伸胳膊,看向滿臉驚訝表情的薩摩,聳聳肩說道:「太虛,小心是沒錯,不過到了現在這種時候,再耗下去,這殘破元神會越來越弱,到時候,就算我能奪舍元神,就算我們能夠幹掉她,所得也不多了,還有就是,那小子就算沒有死透,也已經沉入命運的齒輪,不能自拔,你總不會只要一具軀殼吧?」

太虛古樹悠悠說道:「出都出來了,討論這個貌似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

說完,太虛古樹滿臉褶子,沖薩摩擠出難看至極的笑容,叫了聲:「薩摩,我們又見面了。」

薩摩眨眨眼:「我們這不是天天見嗎?」

太虛古樹悠然說道:「那不同,你每天看到的,只是我留在這兒的一具已經枯死衰老的軀殼,而我的元神,早已經遁出這極致死地,留下一些陰死木炭之後,出去重獲新生了,如今再次見面,卻是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

薩摩轉向壯漢,微笑著問道:「那麼盤,你呢?我記得,上次你過來之後,扔出定天神鐵,堵住了葬天墟最大的創傷,最終化為一蓬血雨,倒在了冥王符之下,你又是怎麼回事呢?」

盤聳聳肩,嗡嗡說道:「別忘了,我乃神魔一體,混沌之軀,我的一身血肉,怎麼可能死絕,哪怕我只是大乘級別的神魔,也能滴血重生,化身千億,何況我還是半步真仙,我化為一蓬血雨,只是覺得挑戰你的時機不夠成熟,強行把自己分成真神和真魔遺族血脈,等待著再見你的機會,沒想到啊,這一等,就是這麼多年。」

薩摩怒急反笑:「你們啊,還真是不知怎麼說你們好,處心積慮,整這麼多名堂,有意思嗎?過去這麼多年,依我看,你們的實力依然沒有半點長進,難道說,你們覺得,就你們這兩根廢料,會是我的對手?」

太虛古樹咳嗽一聲,輕笑著說道:「薩摩稍安勿躁,這些年,我和老魔神的確是沒有長進,畢竟到了半步真仙之後,已經是破開了虛界的極限,再往上,根本就走不動了,不過這次,不需要我們長進,只需要你薩摩的命運之力降低到最低點就行了。」

薩摩微微一曬:「就算我的命運之力降低到最低點那又如何?難道說你們還能翻天不成?十種大道,我還會四種,三千大道我還會不計其數,收拾你們兩個廢柴綽綽有餘。」

太虛古樹輕笑:「薩摩,那你現在不妨試一試,看看其他大道的威能如何?不怕告訴你,到了真仙級別,那就差不多跟你這虛界殘破元神持平,你能控制虛界的三千大道,我和老魔神卻能言出法隨,我說,你的大道之力,已經奈何我不得,不信你試一試?」

薩摩微微一曬,突然一瞪眼,惡狠狠地說道:「既然如此,老樹你接招吧,大災難術,老樹,我要讓你天人五衰,災難不斷,生死兩難。」

太虛古樹聳聳肩,身軀微微震動了幾下,朗聲說道:「大災難術,三千大道前十的大道神通,我好怕怕,可是,薩摩,你這大災難可以降臨在虛界眾生身上,可是卻無法降臨到擺脫了你的命運束縛之力的半步真仙身上,看,我現在活蹦亂跳,哪有一絲遭受災難的樣子?」

薩摩有些傻眼,不敢置信地看著太虛古樹。爪子一揚,再度脆喝一聲:「接招吧,再來……」

爪子上飛出一股灰色的氣流,不過,這股氣流卻並不是攻擊太虛古樹,而是直奔旁邊的魔神盤而去,噗的一聲,落在了魔神盤的身上。

魔神盤身軀猛地一震,臉上露出若有若無的笑容,咧嘴笑了起來:「大混沌術,好厲害的大道神通,這玩意兒專克我的混沌魔軀,嘎嘎嘎,我好怕怕……可是,很遺憾,太虛剛剛說了,你這虛界殘缺元神的命運之力,對我們失去約束之後,你的所有大道神通,也就對我們沒有了任何效果,」

說完,魔神盤聳聳肩,扭扭腰,嘎嘎大笑起來:「我脖子扭扭,屁屁扭扭,屁事沒有1

薩摩雙眼之中露出無比失望的表情,嘴裡喃喃說道:「怎麼這樣?怎麼會這樣?命運呢?你們的命運去了什麼地方?你們命運的歸宿呢?我怎麼看不到了,抓不住了,怎麼會是這樣?」

魔神盤捏捏自己的雙拳,不懷好意地看著薩摩,嘎嘎笑道:「老妖婆,當你看不懂命運的時候,就是你自己進入命運齒輪中的時候,那麼現在,我來宣布你的命運吧1

薩摩看向魔神盤,茫然問了句:「我的命運?」

魔神盤哈哈大笑:「不錯,你的命運,就是被我擊殺,被我吞噬,最終化為我的養分,而我,會站在你的肩膀上,破虛飛仙,成為此界最後一個飛升修士。」

薩摩豁然睜開了雙眼,駭然說道:「明白了,你是打算吞噬我的元神,吞噬我的肉身,並以此為契機,完成你最後的進化,破虛飛升,不錯,你如若能做到,的確可能破虛,不過,如此一來……」

神魔盤哈哈大笑:「如此一來,是不是虛界就會徹底坍塌,不復存在,而且連重新開始的機會都沒有了?這就對了,哈哈,只要我能飛升而去,成就真仙,誰管虛界死活,哈哈哈,我籌劃幾十萬年,這才等到你命運之力耗盡的機會,真乃天助我也。」

薩摩看向太虛古樹,輕聲問道:「魔神吞了我的肉身和元神,破虛而去,那麼你呢?你不會那麼好心,給他做嫁衣裳吧?」

太虛古樹悠悠說道:「多謝薩摩關心,太虛自然有辦法上去,現在吧,還請薩摩你多多配合,那樣,虛界眾生也會少許多痛苦,我們也能更快地破虛而去。」

薩摩露出絲絲無奈表情,緩緩說道:「好吧,要我怎麼配合?呆著不動嗎?行,我很想看看,魔神你怎麼吞噬我的元神和肉身,哪怕你是神魔之軀,要想吞我,會不會是自不量力?」

魔神盤哈哈大笑:「如若你還健在,如若你的元神還旺盛,我自然無法下嘴,可現在你不僅僅是殘破元神,而且,命運大道之力降到了最低點,我會一點點吞掉你的,反抗都沒有用,太虛,還說什麼廢話,動手吧……」

太虛古樹一震雙臂,那棵枯樹婆娑搖曳,輕輕震動起來,無數根系從地面冒出,向薩摩的土狗本尊纏繞過去。

薩摩一抬爪子,叫了聲:「且慢,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太虛古樹並不著急,聳聳肩,看向薩摩。

薩摩突然趴在地上,面朝盤膝而坐的孫豪,好似賴皮般地說道:「沉香,你來吧,我搞不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