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四零章 大戰半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四零章 大戰半步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還活著?

太虛古樹和魔神盤豁然大驚,不由看向盤膝而坐的孫豪,神識馬上探查過去。

豁然發現薩摩的命運齒輪依然籠罩在孫豪的身上,孫豪的身軀,依然被千絲萬縷的大道之力糾纏,整個人都被分割成了一片片小世界,寂寥地坐在大樹底下,沒有絲毫聲息。

薩摩該不是嚇唬人的吧?這狀態的孫豪孫沉香還能有所作為?不是早就化為了一堆腐朽的枯骨嗎?

就在太虛古樹和魔神盤打量完全沒有任何氣息的孫豪的時候。

空中傳來孫豪清朗的聲音:「兩位道友真是好算計,借用我的力量,耗盡虛界元神命運之力,再來致命一擊,佩服佩服。」

說話之間,如同石雕般的孫豪,突然活了過來,雙眼突然睜開,神光閃閃。

掃了薩摩一眼,孫豪的臉上綻放淡淡笑容:「我就說他們兩個居心叵測,圖謀不軌,讓你悠著點,你偏不信,非要跟我死磕,耗光了命運之力,活該被人蹂躪。」

薩摩趴在地上,無奈地說道:「空口無憑,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框我,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騙我減輕命運之力的束縛,好破開命運,自然要全力以赴了,話說,我還真不信他們兩個能破除命運的枷鎖,這才上當。」

孫豪搖頭:「你太自信了,或者是有點狂妄自大,命運大道,也並不是萬能的,現在好了,你看看,他們兩個逃脫了命運的制裁,你的命運大道已經不破而破。」

薩摩掃了掃面面相覷,正看著孫豪發愣的太虛古樹和魔神盤,輕聲說道:「沉香,你錯了,他們並沒有逃脫命運的齒輪,他們不過是利用了命運的空擋,借用命運弱點反噬命運而已,我們可以打個賭,沉香,他們的命運最終還是不會變……」

孫豪緩緩搖頭輕嘆:「到了現在,你還覺得命運之力,無所不能嗎?」

薩摩瞠目結舌地看著搖頭的孫豪,失聲說道:「你恢復如常了,你能活蹦亂跳了?這不可能,這不是你的命運,這不可能,你真的破了我的命運大道?怎麼會這樣?」

孫豪無所謂地站直起身,身軀微微一震,身上傳出擦擦清響,絲絲縷縷的大道氣息,從身體上排斥出去,孫豪向前踏出一步,身上已經快速恢復。

再踏出一步,孫豪已經徹底恢復過來,渾身氣勢內斂,好似一個平凡人,站在了薩摩和對手的正中央,沒有看背後如同見鬼一般的薩摩,淡淡地看向對面,緩緩說道:「我們之間,有許許多多的因果,且不論,這因果是如何誕生的,但千不該,萬不該,你們不該把我也給算計進去。」

太虛古樹眨眨渾濁的老眼,褶皺的臉上擠出難看至極的笑容,輕聲說道:「沉香,你說笑了,我們這不是也在等你醒來了,一起謀划飛升壯舉嗎?」

孫豪笑笑說道:「太虛古樹,或者是葯族葯神,或者是天艦之母,這些都是你的分身吧?你還真是跟我有了許許多多的因果,你覺得,你最終需要的是什麼,我會不知道嗎?」

太虛古樹愣愣神,搖頭說道:「沉香你想多了吧?我能需要什麼,我需要的就是飛升而已……」

孫豪笑笑,給出了答案:「太虛古樹,你需要的,就是我,準確點說,乃是我體內的建木,如若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有辦法,通過建木,直達三界,直入九天,最終實現你的終極目標,破虛飛升,要不然,你也不會那麼容易跟魔神達成一致意見的。」

太虛古樹充滿褶皺的臉上再度擠出絲絲難看的笑容:「看來,沉香你早就知道了,卻原來是我一直在演戲給你看,這還真是有點難為情。」

孫豪看向神魔盤,感嘆一聲:「我真正佩服的,還是你啊,心狠手辣,冰涼無情,我很想知道,假如我不出手,天淵和地獄之災會不會真正的毀滅掉真神和真魔遺族?」

神魔盤笑了起來:「那個不用問,結局是一定的,只要你不出手,雙胞胎大域一定會徹底毀滅,合為一體,到時候,就不需要薩摩幫我完成命運,而是虛界的天地再度讓我神魔合為一體,成就混沌,哈哈哈,你是不是覺得很殘忍,其實很簡單,真神和真魔遺族都只是我的分支血脈,他們合為一體,成為混沌,才是該有的宿命,你的出現,其實只是一個意外……」

說到這兒,神魔盤看看孫豪,又補充了一句:「天大的意外。」

孫豪笑起來,身上的氣勢逐漸提升:「兩位都是半步真仙,還真是難得到了極點的對手,我這心中,還真是饑渴難耐了,你們,誰先上來?」

太虛古樹和神魔盤對望一眼。

神魔盤突然笑著說道:「沉香,你是不是搞錯陣營了?你應該是我們這一邊才是,我們應該齊心協力,除去薩摩,這才能換取虛界的平安,或者是換取我們飛升的機緣。」

孫豪嗤之以鼻:「你的辦法,不過是損人利己,用虛界的本源之力,助你飛升,你可有考慮過虛界蒼生?」

太虛古樹悠然長嘆:「沉香,你錯了,神魔盤的辦法雖然損人利己,可也是我們破虛飛升的唯一之法,不怕告訴你,哪怕建木能貫通三界,但你體內的建木還十分幼小,要做到貫通三界,尤其是破開虛界的壁壘,則必須乘勢而為,最好的辦法,就是在神魔盤奪舍虛界原神,吞噬虛界本源的那一刻,所以,為今之計,還是我們三人合作,方為正道。」

孫豪淡淡地問道:「是嗎?太虛你好似說得很有道理。」

太虛古樹擠出難看笑容:「不是很有道理,而是壓根就是這樣,建木貫通三界的那一刻需要龐大的能量,這個只有我才能提供,而那一刻也必須是虛界最為虛弱的一刻,這個必須神魔盤來完成,而,建木一旦能貫通虛界,那麼只要實力足夠的修士都能獲得破虛飛升的機會,想來沉香體內有自帶空間,那麼到時候,你完全可以帶著重要的人破虛而去,真心沒有必要再管虛界萬族的其他種族會怎麼樣了。」

太虛古樹的提議很誘惑人心,聽起來很象是那麼一回事,而且,只要孫豪點頭,這事其實就成立了。

孫豪完全可以不費什麼氣力,到時候就能破虛飛升而去,而且,孫豪甚至不需要動手,只要順水推舟即可。

太虛古樹和神魔盤覺得孫豪完全沒有推辭的道理。

可孫豪偏偏不聽這些,神色依然平靜,語氣卻相當不善,孫豪緩緩說道:「兩位難道以為天下人都是傻瓜,都任由兩位算計嗎?今日,咱們手底下見真章。」

居然不依不饒了?

太虛古樹跟神魔盤對望一眼,神魔盤聳聳肩說道:「太虛,是你在打這小子的主意,你先上。」

太虛古樹看向孫豪,開始認真起來:「沉香,你知道不知道,大乘巔峰和半步真仙的最大區別是什麼?」

孫豪也認真地回答到:「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太虛古樹一聲長嘆,悠然說道:「半步真仙和大乘大圓滿的最大區別,就在於,我們已經凌駕在了虛界的大道意志之上,我們不需要大道賦予神通,而可以做到,言出法隨,一言以法,給我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