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四三章 此間因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四三章 此間因果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太虛古樹目瞪口呆地看著神魔盤被孫豪的一雙副魂分成兩半,強行融合,不由心驚膽戰,驚駭萬分。

片刻之後,太虛古樹悠然長嘆,喃喃說道:「正嘆他人命不長,哪知自己歸來喪?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好一個孫豪孫沉香,沒想到我和魔神最終都成了你的嫁衣,化為了你的養分。」

道天機和洛鵬飛一言不發,對孫豪微微躬身,返回建木空間,去鎮壓剛剛收走的神魔之魂,消化所得。

孫豪稍稍感知一下,豁然發現,道天機和洛鵬飛現在的壓力著實不小,神魔盤的意志十分強大,而且,神性魔性也相當兇悍,估計這消化不是一日兩日的事了。

不過有自己的七魄相助,神魔盤到了自己的神魂空間,那就成了瓮中之鱉,被滅,卻也只是遲早的事了。

薩摩輕笑了起來:「這就叫人算虎,虎亦傷人,或許也叫狗咬狗,一嘴毛,厲害點的,道行深的,就能獲得最終的勝利。」

太虛古樹振作一下精神,看向薩摩,聲音低沉地問道:「你的命運之力,的確是耗盡了,不然我和神魔不會出來,我現在想不明白的是,為何你都打成這樣了,孫豪依然生龍活虎,生生騙過了我和神魔,你的命運之力到底去了什麼地方?這一切,是不是你在搞鬼?」

薩摩愣了下,搖頭:「非也非也,我是拼了命要壓制孫豪,拼了命要跟孫豪玩命,根本就不信孫豪胡說八道,也壓根兒沒跟孫豪客氣,話說,你們敗,根子,還是實力不夠。」

太虛古樹不信:「怎麼可能,命運大道為三千大道之首,你又有五種排序前十的大道在身,孫豪怎麼可能若無其事?」

此時,道天機和洛鵬飛已經在神魂歸位,開始在七魄的協作下,全力以赴消化神魔,孫豪的注意力轉移過來,聞言笑著說道:「太虛,我說你得意忘形,自恃太高,沒有打斷我在人族的情報,會有如此大敗,完全是咎由自齲」

太虛古樹微微一愣,反問:「此話怎講?」

孫豪搖頭說道:「阿貝爾論道,我曾經說過,我的劍道,也排序前十,你肯定是覺得不以為然,自動忽略,要不然你就不會忽略如此重要的細節了。」

劍道前十?太虛古樹回想起來,孫豪貌似真的說過,不過這很重要嗎?

孫豪看太虛古樹還沒大反應過來,不由搖頭說道:「太虛,你用用腦子就知道,我真正掌握的至強大道,有因果、輪迴、時空、陰陽和五行,如若在加上劍道,那就是說,前十大道,我真正掌握的是六種,薩摩她不過才五種而已。」

太虛古樹不由看向薩摩。

薩摩露出絲絲汗然,小聲說道:「我也沒想到沉香的劍道會那麼猛,生生擠進了前十。」

太虛古樹馬上說道:「還是不對,哪怕劍道前十,你有命運大道,統領所有,應該也能佔據絕對優勢,怎麼會?」

薩摩再度汗然:「這個,命運大道前十,那是以前,可是你別忘了,我現在正是殘魂狀態,命運大道的掌控力弱了許多,我也沒想到,命運大道已經降低到了第二位,排序第一的大道,居然成了沉香的因果大道,得,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耗盡命運大道的威能,依然奈何沉香不得,就是這樣子了。」

太虛古樹手指薩摩,有著一種有苦說不出的感覺,這還真是坑死人不要命的節奏啊!

孫豪在邊上說道:「太虛,問題其實還是出在你的身上,這麼說吧,我之所以能找到薩摩,那就是,我的因果大道已經算出了命運的因果,那個時候,你就應該知道,我的因果大道已經凌駕命運大道之上,但是,你依然選擇了無視,你說,你輸得冤不冤?」

孫豪的確壓制了薩摩,不過這是種種因素造成的,孫豪在這並沒有解釋。

可以說,能夠達到這種效果,有因果之秤的加持作用,但更根本的原因,則是孫豪的前十大道並不是六個,而是七個,四靈定天,四極大道,四靈服用奪天丹之後,一直在須彌凝空塔內加持孫豪的四極大道,也將孫豪的四極大道推進到了前十,不過,這個秘密,孫豪沒打算解釋。

太虛古樹一呆,突然失神地說道:「是啊,我本尊就在這兒,我依然感知不到這個地方的所在,沉香你能算出來位置,必然是大道之力強於薩摩才成,如此簡單的道理我都想不明白,還真是輸得絲毫不冤,原來如此,好吧,沉香,現在,你準備怎麼處置我呢?」

孫豪笑笑說道:「我的因果大道,算盡虛界一切因果,卻是知道,太虛你跟我的因果不淺,而且,我也說過,最後,你還有用,所以,你只要了卻了幾樁因果,就能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

太虛古樹充滿褶皺的樹皮聳動幾下,輕輕說道,我們還有什麼因果要了解嗎?我都這樣子了,因果已經清清楚楚了吧?沉香,你沒搞錯吧?

孫豪搖頭:「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承認嗎?我就直說了,這第一樁因果,把你的不死神王分身,收起來,你這分身當年化身趙誅魔,跟我有著不共戴天之仇,曾經被我打入十八層地獄……」

開戰以來,一直就站在邊上,貌似中立,並且一直沒有任何動作的不死神王突然怪叫一聲,掉頭就走。

太虛古樹一聲長嘆,悠然說道:「樹根啊樹根,你受到極致死氣侵襲,居然化身不死神王,我雖然不再干涉你的行動,但沒想到被沉香算出因果,現在,卻是沒有辦法,你自己毀滅吧……」

轟的一聲,不死神王奔跑的身軀逐漸融入泥土之中,消失不見,太虛古樹看向孫豪:「沉香滿意沒?」

孫豪點點頭:「嗯,這樁因果就此了結,下面還有一樁因果,太虛,你轉過背去。」

太虛古樹疑惑地掃了孫豪一眼,緩緩轉身。

身軀剛剛轉過了,屁股上已經挨了一腳,騰雲駕霧,太虛古樹豁然發現,自己被孫豪一腳踹飛,轟的一聲,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感知一下身軀,太虛古樹感覺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不由莫名其妙。

孫豪哈哈大笑:「想當年,本座修為尚低的時候,被你化身的大老鼠一腳踹飛,當時,老子就賭咒發誓有朝一日,要一報還一報,今日,終於得償所願。」

太虛古樹的臉上浮現出苦笑不得的表情。

孫豪對他微微躬身說道:「本座愛憎分明,滴水之恩,也會湧泉相報,太虛你之所以能留下來,而沒有被我直接化為養分,還得感謝你妖神化身,無論如何,你都是小火的再生父母,就憑這一點,你死罪可免。」

太虛古樹一聲長嘆:「沉香,你這因果大道,果然超越了薩摩的命運之力,事無巨細,還真是無所遁形,好,還有什麼因果沒有?我這化身太多,都不知道自己還跟你有些什麼因果未了。」

孫豪腦海之中,閃過無良道長,閃過獨玖,這些,都是太虛曾經跟自己的因果,不過,這些因果之力,已經成為了太虛能夠活下去的因由,此時,卻沒有必要一一重提。

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孫豪輕聲說道:「太虛,你跟我的此間因果已了,現在,我們需要真正地坐下來,商議商議怎麼解決虛界的問題,正所謂大道天衍,留有一線,虛界當有一線生機的因果隱藏其中,邊牧,包包,你們出來吧。」

邊牧出來之後,賊頭賊腦,東張西望,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突然看到薩摩,頓時神態大變,化為乖乖狗,汪汪大叫:「娘親,娘親,想死邊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