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九四四章 唯有忠誠(大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九四四章 唯有忠誠(大結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薩摩的臉上露出寵溺的表情。

孫豪心中卻苦笑不得地感知到,賤狗此時此刻,心中正在想到:「哇塞,又看到厲害到沒邊的便宜老娘了,這回不知能不能搞到一兩項特彆強悍的狗狗神通了……」

薩摩也瞬間感知到了邊牧的小心思,笑容依舊,寵溺依舊,不過卻苦笑著對孫豪說道:「沉香,真是辛苦你了,這頑劣小子,這些年跟在你身邊,想來沒少給你添麻煩。」

孫豪想起邊牧在身邊的一些亂事,還真是不怎麼好評價。

邊牧已經蹭著薩摩的大腿,汪汪大叫起來:「娘親,娘親,你這就錯了,這麼多年來,邊牧我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很多次都是我,幫了孫老大天大的大忙,孫老大每每有搞不定的問題,都會請叫我神狗邊牧……」

包克圖看到了薩摩邊上的海神,叫了聲小海,自然向海神走去,嘴裡沒好氣地說道:「你怎麼不說,賤狗邊牧坑蒙拐騙偷,樣樣在行,賤格無比呢?」

邊牧汪汪大叫起來:「污衊,你這是污衊,你這是破壞我光輝偉大的形象。」

薩摩是什麼人,自然而然就知道了邊牧的德行,不由有點哭笑不得地對孫豪說道:「不好意思,我希望它能活得自由一些,隨心順意一些,萬萬沒想到,它搞成了這個德行。」

邊牧一聽,得,露陷了,也忘了裝乖巧,就蹲在薩摩的腳邊,垂頭喪氣起來。

話說,狗狗感覺很不好,有著一種被人戳穿,被人不喜的挫敗感。

孫豪飛快地掃過邊牧,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緩緩說道:「薩摩,邊牧渾身都是缺點,想來,這其實也是你賦予它的性格,因為它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它本身就是你意志幻想出來的兒子,所以,它這樣的性格,其實真正就是你寵出來的。」

薩摩呆了呆。

邊牧汪汪大叫起來:「孫老大,我叫你一聲老大,你就可以信口開河嗎?什麼叫我是不存在的?我可是娘親身懷六甲生出來的,天下第二……」

天下第二狗還沒說完,邊牧已經看到了薩摩身後那條身懷六甲,倒在地上的大狗本尊,不由地,真正地獃滯在了原地。

特奶奶的,老子邊牧真的只是個幻象?不存在的幻象?

孫豪微笑著說道:「以前,邊牧的奇特,就在於它是你幻象出來的,帶著你決斷的,不存在的命運,所以,誰都傷害不了邊牧,可以說,某種意義上來說,邊牧就是一個特別失敗的存在,你賦予了它太隨意任性的性格,所以,其實這邊牧,最終適合無聲無息,消失無蹤。」

邊牧張大了嘴,看著孫豪,心中百味雜陳,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此時此刻,它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薩摩寵溺地看看邊牧,無奈地說道:「如今,我的命運大道已經敗給了沉香的因果大道,既然沉香覺得邊牧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產品,那麼,就隨便沉香去處置吧。」

邊牧心中汪汪大叫起來,不可能,老子不可能是虛的!報復,孫老大一定是打擊報復,一定是害怕自己抖出他的黑歷史,在這殺狗滅口來著呢……

心膽俱碎,看著孫豪,邊牧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孫豪摸摸自己的鼻子,輕聲說道:「要說呢,邊牧真是全身缺點,不僅僅是坑蒙拐騙偷,而且貪財好色,偷奸耍滑,賤格驚天動地,這樣的存在,理論上,早就應該隨手抹去。」

邊牧心中透涼無比。

孫豪沖邊牧眨眨眼,繼續說道:「不過呢,邊牧這賤狗,千般不是,唯獨有一個優點,忠誠,薩摩,你怎麼會給這麼一隻壞蛋到了極點的狗狗,這麼個優點呢?」

薩摩微微一呆,接著微笑起來:「忠誠,就是狗的本性。」

孫豪感嘆一聲:「原來如此1

說完,孫豪看向邊牧,朗聲說道:「邊牧,你縱有千般不是,縱然賤格高到驚天動地,就憑你的忠誠這一點,你就不應該是虛幻的,我現在,感知到了你身軀的存在,所以,恭喜你,你成為真實存在了。」

邊牧一呆,看看薩摩,居然看到了薩摩眼中的眼淚。

再看看孫豪,邊牧突然嚎啕大哭:「孫老大,你真是太感人了,邊牧喜歡死你了……」

薩摩伸出爪子,輕輕撫摸著邊牧的身軀,好似有些失神,半響之後,悠悠說道:「邊牧,身體實化,有好也有壞,好處就是以後你是真正存在了,壞處就是,你以後也會受傷,也會生病,甚至也會生老病死……」

邊牧有點傻眼地說道:「不是吧?老娘,壞處居然這麼多?我靠,我得罪了那麼多人,那麼多狗,那還不得被人給玩死?」

薩摩相當無語。

片刻之後,摸著它說道:「傻孩子,整個虛界,除了沉香,你最大,除了沉香,以後誰能欺負你?」

邊牧汪汪大叫起來:「不是吧,沉香以後能欺負我了,壞了壞了,豈不是一輩子被他玩得死死的?」

薩摩摸摸它的腦袋:「你應該感謝沉香,不然你一輩子都只會是虛的。」

邊牧從善如流:「好吧,那我先感謝他一會,悄悄問個問題,娘親,你和孫老大誰更加厲害?」

薩摩柔聲說道:「現在是孫老大更加厲害了,還有,如今你已經成為實體,我的使命也就徹底完成,為了你生活得更好,我不久之後,就會完全消失,記住為娘的話,好好活著,好好跟著沉香,還有,努力修行,爭取活得更久一些。」

邊牧頓時有點慌亂,一雙前腿抱住薩摩的大腿,汪汪叫了起來:「不是吧,娘親,我這剛剛過來,還沒享受到兒子待遇,你就要掛了?我這眼淚啊,汪汪直流……」

孫豪嘆息一聲,面對薩摩,輕聲說道:「前輩,包包跟你也有一些因果。」

正挽住了海神的包包不由一呆。

薩摩也愣了愣,看向孫豪,再看向包克圖,微微感知一下,再看看海神,突然間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說怎麼這丫頭最後的命運會是我的丫鬟,原來如此,命運大道,真是神奇,多謝沉香點化,我卻是死而無憾了。」

孫豪看向包克圖,緩緩說道:「當日,包包你吸了當康之血,當康成為邊牧之魂,而現在,當康魂成就虛界元神,而且實體化,而你,也就自然而然,成為了薩摩的孩子,當然,我們虛界所有生靈都可以說是薩摩的兒子,但你和邊牧,卻是最親的。」

邊牧心中就想了,原來不是便宜娘親,而是親娘,不對不對,這太不對了,包包這傢伙豈不是變成了自己的哥哥,老子以後豈不是不能欺負他了,豈不是不能偷看他和小海嘿咻了,這不是個事礙…

包克圖可比邊牧正常得多。

孫豪話一說完,包克圖頓時十分明了地,拉著海神盈盈拜倒在了薩摩的面前。

目不暇接的變故,讓太虛古樹感到莫名其妙,在邊上大聲叫到:「喂,喂,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故事,什麼因果?」

邊牧抱住了薩摩的大腿,包克圖帶著媳婦給薩摩磕頭。孫豪和薩摩相視而笑。

這幅畫面,好似就此定格,但也沒人給太虛古樹任何解釋。

尾記:

「太虛爺爺,太虛爺爺」,一粉雕玉琢的娃娃從遠處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狗狗偷了小火大嬸的雞,如今正被小火大嬸追得滿山跑……」

一頭白髮,滿臉褶皺的太虛爺爺大吃一驚:「賤狗又在偷雞了?我暈,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偷雞?」

娃娃奶聲奶氣地問道:「狗狗偷雞還選時候嗎?還有,為嘛我娘讓我叫狗狗小叔?還有,為嘛小叔能說話?還有,為嘛沉香伯伯最近總喜歡爬樹?還有,為嘛……」

太虛爺爺一手捂住自己的額頭,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奶娃娃的十萬個為什麼。

也就是這個時候,天地之間,突然轟地一震,緊接著,天空一片紅霞,七色霞光衝天而起,那霞光之中,一棵大樹搖曳升空,其上,百鳥飛舞,仙樂齊鳴,好似有一條通天大道,從天空之上低垂了下來,直達這個小山村。

奶娃大聲喊道:「天塌了,天塌了,太虛爺爺,天塌了,太虛爺爺,你種的樹,頂破天了……」

太虛古樹挺身而起,看向前方。

孫豪大踏步而來,他的身後,跟著軒轅小龍、向大宇、夏川、易路燈火等九脈大弟子。

還跟著一身大嬸打扮的小火,一手提溜著邊牧的耳朵。

包克圖身邊,海神飛身而來,抱起了奶娃,跟太虛一起,站在了孫豪身後。

孫豪向後掃了幾眼,臉上浮現出淡淡的招牌笑容,對九脈大弟子說道:「好了,今日,我將帶著須彌凝空塔,帶著邊牧,順著建木而上,想來,虛界的問題,最終,都不將是問題,你們如今修為了得,不過,希望你們切記一點,人皇與為師有大恩德,無論你們修行到怎麼樣的高度,都當尊重之,我去也……」

說完,縱身一躍,右手一舉,出現須彌凝空塔,金光閃爍,把除了九脈大弟子和太虛之外的其他人等統統收進塔內,大步橫空,縱身一躍,落在了大樹粗壯的樹榦上。

太虛緊跟其後,站在了孫豪的身邊。

孫豪對他點點頭,身軀向上,長嘯聲中,揉升而去。

九脈大弟子齊齊單膝跪空,高聲說道:「恭送師尊,恭送師尊……」

遙災上,好似傳來了隱約的嘯聲「九九歸一遁,九煉歸仙去……」

又好似有放蕩不羈的聲音在說:「我都進塔了,成了塔的元神,他們日後飛升,是破塔呢?還是破虛?話說,孫老大,我這條小命就握在你手上了,打破什麼都可以,可千萬別打破了寶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