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章寧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寧靜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霧靄漸漸淡去,初陽從地平線上吐出晨曦,淡淡的白色點染了原本漆黑的夜空,黎明前的一刻,萬籟無聲,站在小鎮的山頭,深呼吸,遠眺天空,寧靜而悠遠。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蘭林鎮隸屬夏國南縣,是一個邊陲小鎮,三不管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小鎮周邊的不安寧,飛龍寨就距離小鎮只有一馬之地,一匹駿馬一天的路程而已,蘭林鎮周邊的一些村子或者鎮子,給飛龍寨納年供已成慣例,但蘭林鎮例外。

蘭林鎮尚武成風,蘭林雙強鎮長古強、鐵匠孫強都是遠近聞名的武林豪俠,尤其是鐵匠孫強,家傳烈火功,能熔金鍛鐵,除了能很好的傳承家傳鐵匠手藝之外,令飛龍寨也十分忌憚,十年前,飛龍寨突襲蘭林鎮,孫強一人一錘,渾身烈火繚繞,突入飛龍寨陣中,所向披靡。

小鎮鄉親這才發現,原來這個平時憨直可掬的鐵匠大哥發作起來,是個人形暴龍。

無論時局如何,小鎮的清晨總是特別的寧靜,清新的空氣撫摸著人的心靈,讓人的呼吸也慢慢變得悠長而深遠。

冬練三九,夏練三伏。

站樁很累,很枯燥,但孫強身後,二十幾個少年都雙手前伸,馬步站立,努力保持著自己的呼吸,每個孩子的心中,其實都有一個英雄的夢想,孫強告訴他們,想變強,從站樁開始,因為他當年就是這麼站過來的。

蘭林鎮站樁已有多年歷史,古強孫強當年也如這些少年一樣站在長輩的身後。

蘭林鎮站樁也有規矩,每一輩少年中,都會有一個頭樁,也就是緊挨長輩而站的少年,這個少年,絕對是這一輩蘭林少年中,最能站的,站的時間最長,站樁姿勢最標準,當然,最重要的是最能打。

孫強長呼一口氣,緩緩站直身軀,打破了小鎮的寧靜:「好了,今天就站到這裡,其他人在這裡練拳,孫豪,你跟我回去練習打鐵」

「好的,爸」,孫強身後的頭樁,一個年約八歲的少年站直起身,挺得筆直筆直,恭聲應是。

其他孩子們則齊齊歡呼出聲,小鎮上空,立即蕩漾出一股勃勃生機。

「強叔、豪哥慢走」

「豪哥,一會兒我們去南水灣摸魚不?」

「豪哥,今天採藥帶上我好不?」

……

顯然,孫豪在這些少年中很有影響力,一些看起來明顯比他大的孩子,都叫他一聲豪哥,其目的很簡單,就是一起玩。

……

孫豪臉上也帶上了燦爛的笑容,一邊亦步亦趨跟著父親往家裡走,一邊跟同伴們親切地打招呼。

孫強外表憨厚可掬,除了站樁時要求嚴格,練拳時一板一眼,在平時,孩子們卻是不大怕他,當然,上房揭瓦這樣的約定,也沒人在孫強面前提。

孫強家裡是個四合院子,但家傳鐵匠鋪並不在這裡,這裡反而是個藥鋪。原因很簡單,孫豪的母親,吳雨荷是小鎮里唯一的大夫。看到孫強父子倆回來,吳雨荷並不是特別漂亮的臉上,浮現出幸福的笑容:「豪兒,先吃點東西再練拳吧」,一邊,手上遞過來一個雞蛋。

孫強看著兒子把雞蛋塞進嘴裡,幾口吃完,臉上露出招牌似的憨厚笑容。

吳雨荷又給兒子遞過來一杯自己熬制的加了葯汁的豆漿,看著兒子喝進肚裡,這才燦爛一笑,轉身對著孫強說:「強哥,讓豪兒在這練拳,我們進去說點事」

身後,孫豪長吸一口氣,緩緩的擺開架勢,開始練拳,空氣似乎變得凝重妁熱起來,夾雜著噗噗的破空聲。

跟妻子走進裡邊,耳朵卻是一晃一晃的孫強,臉上露出了更加燦爛更加憨厚的笑容,兒子練武的悟性和資質可比自己要強的多了,這才八歲,可比自己當年十五、六歲時的修為了,烈火功居然已經大成,俺老孫家可是後繼有人。

孫豪三歲開始曉事,從那個時候起,生活就開始極為的有規律。

早上,起床后,跟父親一起站樁,然後在院子里練拳,上午在父親的鐵匠鋪學習家傳的打鐵手藝,吸納火氣,下午則在家裡跟隨母親學習識草辯葯,晚飯後跟隨母親學習一個時辰識文斷字,隨後就是按照父親的教授,打坐修鍊烈火功。

繼承了父親的憨厚,母親的溫良,孫豪的性格是小鎮所有孩子父母眼中的典範,聽話、勤奮、好學而且學有所成,練有所得,小小年紀,不光是擊敗比他大三四歲的孩子成為頭樁,而且還成為小鎮中少有的神童,醫術了得,出口成章,還寫得一手好字。

當然,在孩子們眼中的孫豪也是不折不扣的豪哥,除了父母口中的優點外,更加讓他們信服的是,在豪哥的帶領下,他們燒馬蜂窩可以不被蟄頭、摸黃鱔可以一摸一簍,最神奇的是,孫豪總能帶領大家在山上找到美味的蘑菇,抓到活蹦亂跳的兔子,就連烤野兔也能配出美味的調料……

練完拳,孫豪用毛巾擦拭完額頭的汗漬,對已經在前院開門,開始經營藥鋪的母親說了聲:「媽,我去打鐵了」。吳雨荷「嗯」了一聲,提醒到:「中午準時回來吃飯」,和小鎮很多家庭一天只吃兩餐不同,孫家一天三餐極為規律。

據說孫豪的母親吳雨荷大戶人家出身,先祖曾經是一代大儒,後來家道中落,這才嫁入孫家,大家大族,有諸多規矩,當然,也有村民眼中了不起的學識。孫豪跟著母親,不僅學會了識字、辯葯,而且,按照母親的要求,每天修鍊烈火功的前後都會修鍊一篇目前看起來沒有什麼用,但能快速讓他心平氣和的百字《清心訣》,孫豪也不嫌麻煩,反正就一百來字,每天念叨幾篇也不費事,而且,感覺心情平靜,修鍊烈火功的效果更加好。

孫家鐵鋪距離孫家大約兩百米距離,在正街上的一個還算不小的鋪面,鐵匠鋪里除了孫強這個老闆外,還有兩個幫工兩個學徒,孫豪走進鐵匠鋪時,火爐已經旺旺的燒了起來,幫工一邊拉風箱,一邊叫道:「小豪,今天你精神不錯氨。

孫豪一邊跟幫工學徒們打招呼,一邊對父親說:「爸,我來了」

孫強點點頭,沒說話,掄起手中的鐵鎚,和一個學徒你一錘我一錘的鍛打,的上身,古銅色的肌膚閃亮著淡淡得紅光,彷彿火爐里的火和鐵汁上的火焰都給吸附到了他的身上。

孫豪站在邊上,靜靜的看父親打鐵,父親告訴他,學打鐵,要學會觀察,觀察打鐵的節奏,著力點什麼的,最重要的是體會家傳烈火功在打鐵時跟火氣的聯動,也就是吸納火氣,烈火功大成之後,可以容身如火,對火焰的感觸空前明銳,能極大的提高打鐵時火候的把握極大地提高打鐵術。

孫家鐵鋪之所以能聞名方圓幾縣,本源還是家傳烈火功。

孫豪看了一會,走到一邊,拿起自己的小號鐵鎚,先是閉上雙眼,氣沉丹田,仔細體會父親打鐵的神韻,然後雙目一張,對一邊的幫工說:「李叔,給我一塊鐵汁」xh118

  • (快捷鍵:←)
  • 九煉歸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