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章世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世仇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手中的鐵鎚要比父親和幫工手中的要小得多,畢竟他才八歲,孫家祖傳打鐵從五歲開始,練習鐵鎚使用之法,練習火性熟練之法,這鐵鎚的重量和大小都是特製,孫豪手中這柄鐵鎚已經是他用過的第三柄,按道理他得用更小一號的才是,但隨著他烈火功修為快速推進,這鐵鎚的更新隨之加快。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碰、碰、碰……」單手揮舞手中的鐵鎚,一手拿火鉗壓住通紅的鐵汁,孫豪進入了狀態,眼中除了鐵汁再無他物,甚至是剛剛看到父親和幫工打鐵的感悟都拋之腦後,節奏、力度進入一種奇怪的韻律之中。

碰碰聲變得極有規律,擊打、翻動、擊打、翻動,無知無覺的孫豪此時進入一種奇異的精神狀態,丹田烈火功自行轉動起來,呼,火爐里的火猛地一漲,燃燒的更加旺盛,並不斷向孫豪的方向吐出微微地火苗。

孫強已經停止了打鐵,一臉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孫家烈火功大成,可以極大地與火共鳴,也就是可以與鍛造的火焰產生難得的親切度,這是孫家的立命根本。沒想到孫豪這麼快就到了這一步,真是讓人驚喜。

幫工李叔快樂的裂開了嘴:「強哥,你當年可是二十大幾才做到容身入火,嘖嘖,小豪這才八歲,比你可強多了」

兩個學徒孫山、孫武臉上露出羨慕的表情,他們已經學了皮毛的內功心法,但不能與孫家烈火功相比,此時見孫豪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成績,除了羨慕還有嫉妒,當然,孫強待他們一直很好,倒也沒有什麼壞心思。

打鐵的孫豪好像感覺到了,身邊的火焰在歡呼,手中鐵鎚帶起的力量軌跡颳起了火焰的流動,然後碰的一聲,一絲火焰的力量被敲打進了火鉗下的鐵汁當中,和鐵汁融為了一體,火候,兩個字浮上心頭,每一錘下去,敲打的火焰之力,敲打的力度大小,這都是父親說的「火候」,父親常說,老師傅打鐵,火候的至關重要,這就是嗎?

感受著手中的力量,感受中空氣中火焰的強度,一種更加奇怪的狀態出現在孫豪的心頭,伴隨著烈火功的運行,母親傳授的百字清心訣,居然融進了打鐵的碰碰聲中,取代了碰碰聲傳入孫豪的耳中「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

孫豪好像回到了晚上,好像正在修鍊內功時的狀態。

此時,他依然在打鐵,但意識中,卻是忘了,更像是練功。

「小豪的狀態有點不對」,李叔嘀咕了一句,孫強眉頭一皺,他也感覺到了,這個狀態有點怪異。孫家打鐵術,沒有這麼個狀態才是!

「這火怎麼了」,一個學徒有點奇怪的看著火爐。

大家齊齊一看,這才發現,依然燒的旺旺的火爐,居然沒有了一絲燃燒的聲音,剛才還呼呼氣勢很旺來著,現在怎麼看怎麼像是很聽話的乖寶寶……

奇怪了,孫強摸摸腦袋,隨即臉上露出了摘牌笑容,憨厚至極的對幾個旁觀者一笑說:「管他怎麼回事,反正應該不是壞事就是,別管他了,來,我們繼續打鐵,讓小崽子自己去練習」

說完,孫強提起自己的大鐵鎚,招呼幾個夥計動工,不過,在低頭提起鐵鎚的那一剎那,瞄著兒子的眼角,閃過一道精光。

「碰……」,一聲巨響,孫強一錘敲在一塊粗大的鐵胚上。

頓了頓,發現兒子好像對自己的動靜無知無覺一樣,笑意再度浮上眼眶:「來、來,我們繼續」,「碰……」,聲音更加的響亮,巨大的聲響,昭示著打鐵者好像吃了補藥,心情不錯。

中午,父子倆回家吃飯,孫強情緒很好,臉上笑容不斷,吃完飯後用他那粗壯的大手,使勁的拍打孫豪稚嫩的肩膀,吳雨荷看著呲牙咧嘴的兒子,對著丈夫只翻白眼。

下午跟母親學習熬藥,孫豪感覺,好像今天和以往不同些了。藥罐下的火苗,讓他倍覺親切,幾罐葯下來,吳雨荷大家讚揚:「今天不錯,火候掌握的很好」。

熬藥是個技術活,不同的葯有不同的熬制之法,但今天,孫豪這裡,表現的確不錯,無論是文火還是猛火,個中火候,孫豪都把握的十分到位。

平時,藥鋪里並不是特別忙,孫豪幫母親熬制幾罐葯后,原本是打算抽出點時間陪幾個夥伴到尖牙山上去玩,順便採摘點藥草回來,但沒等他動身,藥鋪外邊傳來一陣喧嘩,還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他聽到有人喊:「吳大夫,快來,快來,強子受傷了:

心中猛的一驚,孫豪一個箭步衝出藥鋪,就看見幾個人攙扶著父親快步走了過來:「爸,你怎麼了,怎麼受傷了……」

孫強咧咧嘴:「沒事……」,頭上卻冒出一顆顆汗珠。

攙扶著孫強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精壯漢子,雙目炯炯有神,方臉,看著已經快步從藥鋪里走出的吳雨荷,沉聲說道:「弟妹,強子筋脈受損,但性命無憂,可能要修養一陣子」

孫豪叫了一聲:「古叔」,小小的臉上浮現出氣惱的神色:「是誰傷了我爸?」

古叔是蘭林鎮鎮長古強,蘭林雙強之一,年輕時和孫強一起闖蕩江湖,創下不小名聲:「剛剛飛龍寨來襲,二當家的,飛天蛟曲霖和你爸做過一潮

「飛龍寨?」孫豪眼中一寒:「又是飛龍寨」。

飛龍寨和蘭林鎮之仇由來已久,可以說自飛龍寨兩百多年前立寨以來就和蘭林鎮摩擦不斷,孫豪的爺爺就和飛龍寨前寨主同歸於盡,奶奶在爺爺去世之後不久因為思念也撒手人世。

「嘿嘿」,雖然身上明顯有傷,頭上冒汗躺在床上的孫強卻依舊一臉憨笑:「什麼飛天蛟,被我砍斷了雙腳,以後保准他再也飛不起來了……」

顯然,飛龍寨這次來襲沒討得好去。

聽到孫強的話,古強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外加一絲擔憂。

吳雨荷一邊給丈夫灌下去一碗特製葯汁,一邊奇怪地皺眉:「怎麼回事?按道理飛龍寨這個時候不該來惹事才對」

古強的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這次麻煩大了,飛龍寨寨主曲勝的兒子曲友被仙門收為弟子」。xh118

  • (快捷鍵:←)
  • 九煉歸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