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十五章陣符堂講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陣符堂講座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青老這回又真不淡定了!

這東西,居然也練成了?雙眼睜得老大:「小豪,這御物對神念有提升沒有?」

孫豪聞言想了想,回答道:「應該算是有提升,練成之後,弟子神念一分為二,每分都比原來稍微小一點,也可以將兩份神念合二為一,總量比原來的神念提升了百分之八十」。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什麼?一分為二?提升百分之八十?

這些辭彙從孫豪嘴裡冒出來,青老是徹底的懵了。這些辭彙如果是一個金丹修士跟他說,那才叫正常,但是一個鍊氣修士冒出這些辭彙,他是怎麼也淡定不下來的。

深呼吸,深呼吸!

青老強行穩住自己情緒:「那麼,小豪的意思是你可以同時御使兩件法器?」青老修鍊上百年,見多視廣,一下就看到了千頭萬念斬斷煉神御物的巨大價值,拋開恐怖的百分之八十提升不說,這神念二分估計就是了不得的應用法門。

孫豪點點頭:「是的,師父,弟子試過,兩份神念都可以御使法器,不過弟子目前只有一件法器,還沒有嘗試能不能同時御使兩件法器」。

「這個必須試」青老斬釘截鐵地說道:「我這就給你找一件法器來試試效果」,說完,就準備出去找法器,青老作為築基修士,使用的是靈器,身上還真沒有孫豪目前能御使的法器備用。

見師父一臉興奮的樣子,孫豪也開心地笑了起來:「師父別急,弟子還沒說完呢,因為要御使第二件法器,弟子就去斜月坊市逛了一圈,結果發現了這個」,說完,從儲物袋裡邊把千年陰沉木給取了出來。

這是?青老接過這截黝黑的樹枝,想了想:「這是千年陰沉木?」這東西對低階散修來說,很難認識,但對青老這樣的築基修士倒不是什麼珍惜貨。

「嗯」孫豪點頭,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弟子是打算用這千年陰沉木煉製一套子母陰針,不過,弟子從來沒有學過煉器,這可能還得師父幫忙」。

子母陰針?想想孫豪的神念兩分,看看眼前這千年陰沉木,再想一想陰損的子母陰針,青老不由打個寒戰,這東西要是煉成了,絕對是殺人於無形的陰損組合。

手腕一抖,千年陰沉木收了起來,青老開始趕人:「你先回去吧,我找人幫你把子母陰針煉製好,等你試試威力了,再出去試煉吧」。

原本以為自己這弟子分心了,修為什麼的會落下,誰知道自己這弟子妖孽到了極點,飛草術和千頭萬念斬斷煉神御物都給練成了。還害得自己差點失態,看樣子,自己在弟子面前心臟還不夠大。

實際上,孫豪還忘了給師父交代,自己修鍊的蚍蜉撼樹功已經變成了萬輪蚍蜉功,說了,估計青老又要大驚失色。這個變化雖然只有兩個字,但功法的品級經此一變,不知提升多少。

師父在找人煉製子母陰針,估計需要點時間。

孫豪暫時悠閑了下來。

按照孫豪的修鍊計劃,這個時候本身是要去火蛙沼澤繼續試煉,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千頭萬念斬斷煉神御物的出現,讓孫豪須得等上一段時間。不過,看師父那心急火燎的樣子,煉製法器的速度應該不慢。

俗話說,磨刀不誤砍柴工,孫豪倒是不急趕那麼一點時間。而且,雖然不用修鍊新法術什麼的,但是孫豪還是有學習內容。

這跟孫豪以後的修鍊密切相關,下一步,孫豪準備在火蛙沼澤實踐自己的陣法知識,那麼,這段時間,也可以在陣法知識上再次強化。

陣符堂授課沒有規律,講師到弟子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往往是有要求授課的弟子報名達到一定數量,堂口就派出講師開設一課,通知有要求的弟子前去聽講。

前面幾年孫豪在宗門的時候倒是認真學習了陣符知識,雖然不顯山露水,但基本上是每課必到,陣符堂講師對他的印象也算不錯,但最近一年多,孫豪出去試煉,修鍊法術什麼的,就很少去陣符堂聽課了。

當然,對於陣符知識的學習,孫豪還是一直沒有落下。尤其是符篆之道,孫豪這年多來,通過不斷實踐,更加有很大進步,不說別的,就說這空白符紙的製作,孫豪自己還不知道他已經是冠絕青木宗了。

孫豪報名之後,很快接到通知,陣符堂排出講師,宗門陣符長老余昌明授課,授課內容為:「陣符不分家」。

余昌明是陣符堂鍊氣大圓滿修士,是青木宗陣符造詣頂尖的修士之一,而且是陣法、符篆齊頭並進的修士。雖然修為沒有達到築基期,但其陣符造詣卻是超出了鍊氣範疇,是青木宗為數不多的二級陣法師和二級符篆師。

陣符不分家,是余昌明多年修撩,這次授課,青木宗很多弟子都相當重視,一些鍊氣後期的老弟子也來聽課。

孫豪趕到授法堂時,已經有三十多個陣符堂弟子盤膝而坐,靜靜等待余長老前來授業。找了個角落裡邊的蒲團,孫豪也如同其他修士一樣,閉上雙眼,安心等待。

余昌明開講,前來聽課的修士達到了五十多名,孫豪坐在中間,修為也是不高不低,毫不起眼。

余昌明是個中年修士,一身青衫,看起來飄逸儒雅,臉上有淡淡的笑容,坐在講壇上緩緩開口,講壇比弟子的蒲團高出半人,所以弟子的形態可以一收眼底,看到弟子數量不少,余昌明心情不錯:「修真有百藝相輔,但常用昌盛者寥,千古變遷,世事滄桑,唯四藝廣為流傳,其曰,丹器陣符,然四藝者,相關聯,相互相佐,相成相生,是謂之丹器相通、陣符不分,今日,余專述這陣符不分家」。

余昌明開篇明義,緩緩開講,從陣符原理說起,給各位弟子由淺入深講述陣符之原理,用以斧正自己陣符不分家的觀點。

余昌明認為,陣符最大的相同之處在於,都是強調對天地規則的認知和應用,拒天地靈氣為己用,他認為,兩種技藝可以同時學習,齊頭並進,相互佐證。

講壇上,余長老侃侃而談,下邊,孫豪若有所悟。幾年下來,憑藉自己超然的記憶力。孫豪不僅牢記了青木宗記載的基礎陣法,比如五行基礎陣法,金木水火土五陣,基礎幻陣,基礎迷陣等等。

基礎陣法是所有陣法的基礎,目前,對其陣法形成的原理,孫豪尚未涉獵,但不妨礙孫豪強行記憶其構成和節點。而且,因為特別重視根基的緣故,孫豪強行記載了青木宗全部的二級基礎陣法。

所謂二級基礎陣法,其實是基礎陣法的變種,也就是基礎陣法兩兩組合形成的陣法,比如五行金陣和五行火陣,簡單地相互組合,形成五行金火陣,這類陣法比基礎陣法要複雜,但是達不到一級陣法的難度,算不上是一級陣法。而且,因為這類陣法是基礎陣法組合而成,其組成只是基礎陣法的延伸,所以,這所謂的二級基礎陣法並不被青木宗弟子們所重視。

要知道,基礎陣法本來就多,兩兩組合之後的所謂二級基礎陣法,其數量就更加恐怖,一般弟子還真沒這個耐心和能力全部記憶。再加上基礎陣法和所謂的二級基礎陣法都不具備攻防和其他特殊作用,其僅有的作用就是讓陣符堂修士,快速熟悉基礎陣法的各個節點和構成。所以青木宗不重視這二級基礎陣法也就很合情理了。

但無比重視根基,連空白符紙都不懈練習的孫豪卻十分重視二級基礎陣法,整理青木宗所有之後,全部給銘記在心。

原本打算再次進入火蛙沼澤之後開始實踐陣法知識的孫豪,在聽完余昌明的課程之後,有了更加明朗的思路。

下次進入火蛙沼澤了,孫豪的打算是空白符紙、符篆練習和陣法布置三項並進,當然,這需要大量的資源支撐,而孫豪目前的貢獻度已經消耗一空,好在青木宗的新丹藥馬上面世,估計很快就有一筆分成了。

余昌明講課持續半天,餘下的時間就是弟子提問,或者是余昌明考校弟子了,坐在講壇上,余昌明開口說道:「各位弟子,如果有什麼疑問,可以前來請教」

距離余昌明較近的弟子修為較高,大多是鍊氣後期修士。他們開始提問,過去幾年,每到這個時候,孫豪和其他低級弟子一樣,早已經躬身退出,但現在,因為馬上要開始實際試驗,孫豪也就興緻勃勃地坐在蒲團上,聽余長老和弟子門一問一答,這種現場釋疑或許對自己接下來的陣法練習有很大幫助。

雖然還沒有實際試驗陣法,但是孫豪博覽眾書,對陣法知識的了解不弱,鍊氣後期弟子請教的一些知識,孫豪聽著雖然較為吃力,但是還是能懂。

余昌明耐心地給弟子們釋疑解惑,孫豪在一邊聽的興緻勃勃,全然不知自己在眾位弟子當中是那麼的顯眼。要知道,現在還坐在這裡的弟子,以鍊氣後期為主,鍊氣中期的弟子都不多,而孫豪一個看起來只有鍊氣三層的弟子坐在這裡,自然是十分顯眼了。

雖然沒有人說孫豪不對,按道理孫豪也完全有理由坐在這裡,但毫無疑問的,孫豪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