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十六章再入沼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再入沼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余昌明早就注意到了這個只有鍊氣前期修為的奇怪弟子,眼前這弟子應該是最新一批弟子,能這麼快達到鍊氣三層巔峰,在陣符堂來說,堪稱難得。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而且,眼前這弟子能在這裡聽取老弟子們的問題,顯然是能聽得懂的。

這個就更加難得了,看樣子,這新弟子已經準備在進入鍊氣四層之後,開始嘗試實踐陣法知識了。考慮到現場多了一個新生聽講,余昌明適當放慢了自己的講述速度,並儘可能讓自己的講述由淺及深,讓孫豪能聽得懂。

老弟子們一個個把自己的疑問提了出來,很快,輪到了孫豪,這個時候,已經陸續有老弟子離去,但是,依然有十多個弟子在現場,好奇地看著孫豪這個鍊氣前期弟子,看他能問出個什麼問題來。

聽完老弟子和余長老的問答,孫豪還在體會當中,這時,余長老已經開口問道:「這位弟子,不知道你有什麼問題?」

青木宗弟子不少,余昌明授課時間並不多,對孫豪還真沒什麼印象。

孫豪聞言馬上反應過來,如同其他弟子一般,從蒲團上站起來,對余昌明鞠躬行禮,這才開口說道:「弟子孫豪,南中院修士,目前修為是鍊氣三層頂峰,想進入鍊氣中期之後試煉陣法知識,這裡,有幾個不解的地方,請長老解惑」。

青老修為高深,陣符知識也有不低造詣,但是,畢竟青老並不專精陣法,單論陣法知識,余長老當在青老之上。

孫豪一連問了幾個問題,余昌明的解答都讓他有豁然開朗的感覺,心中感嘆著余昌明不愧是青木宗數一數二的陣法大師。

陣法知識博大精深,浩然如海,余昌明精研陣法幾十年,眼力了得,孫豪提出的一些陣法問題雖然層次不高,但其展示的陣法水平,竟然超過了前面許多鍊氣後期的弟子,越是回答孫豪的難題,余昌明對孫豪的印象就越是深刻。

最後,孫豪問出了一個無關陣法理論的問題:「余師,弟子想知道,基礎陣法對陣法學習有什麼作用?」

這個問題其實一直是縈繞在陣符堂弟子心頭的問題。不同的陣法,有不同的排列結構,要布置陣法,必須的有相應的陣圖,既然不同的陣法有不同的陣圖,那麼所謂的基礎陣法又有什麼用?

聽到孫豪這個問題,余昌明沉默了一下,這才說道:「我初入陣符之門時,也曾經疑惑過,沒有任何用途,只須牢記陣點的基礎陣法會有何用途,而且,就算現在,我到了二級陣法師,依然不覺得基礎陣法對我有什麼幫助」。

各位弟子聽聞齊齊一怔,難道這基礎陣法真的無關緊要?

余昌明這個時候頓了頓,這才說道:「不過,隨著我接觸陣道越來越深入,發現基礎陣法好像和各個陣圖都有密切聯繫,而且,聽聞那大宗大派有陣法公式的傳承存在,所謂陣法公式,就是利用基礎陣法搭建高級陣法的組成公式,嚴格說來,基礎陣法,只有學習了陣法公式,才能發揮其重要作用」。

陣法公式?孫豪不由想到,不知道這個公式和二級基礎陣法有什麼關聯?

看到孫豪好像再沒有問題,余昌明從蒲團上站了起來,對孫豪投來讚許的目光:「孫豪,你在陣法學習上有很好的天賦,如果你有意在陣法上走的更遠,那麼二級基礎陣法一定要記牢,還有,孫豪,等你進入鍊氣中期了,可以來陣符堂找我,不管你靈根如何,我都會收你當親傳弟子」。

說完,余昌明御起法劍,騰空而去。

余昌明一走,弟子門齊齊看向孫豪,投來羨慕的眼光,余昌明是陣符堂數一數二的陣符高手,是號稱有築基戰力的二級陣法師,居然看上了孫豪,答應收他為親傳,真是羨慕嫉妒。陣符堂弟子靈根大多不是很好,被收為親傳的機會相對更少,此時見孫豪得青睞,紛紛上前祝賀:「恭喜師弟得到余師垂青」。

鍊氣中期成真傳?孫豪不由莞爾,對陣符堂其他弟子來說這或許是天大的喜事,但對孫豪來說是個麻煩,他已經是青老真傳,不過因為是所謂的秘傳弟子這才不聞於青木宗,下次等鍊氣中期了,去不去余昌明那裡報備?

雖然早就達到了鍊氣中期,但孫豪短期內並不打算暴露自己的修為,這事先放一邊,且行且看。

回到南中院,得到余昌明額外叮囑,孫豪更加大了對二級基礎陣法的記憶和初步理解。同時按照計劃,採集各類物資,準備外出試煉。

大約二十天後,青老送來了子母陰針。並且,帶給孫豪一筆數量不菲多達五千塊的靈石,說是宗門新丹藥的第一次分成。這筆靈石來的非常及時,讓孫豪乾癟的荷包再次鼓了起來,而且,為孫豪練習陣法布置提供了物質基矗布置陣法需要靈石,基礎陣法雖然所需靈石不多,但是,沒有靈石也是布置不出來的,一個沒有多大效果的基礎陣法,必須得有一顆靈石,才有足夠的能量供其運轉。

一個月後,青老瞠目結舌地看著子母陰針隱身於草叢中,突然殺出,而此時,孫豪手中的烏木法劍正閃爍著光華加持孫豪的青木纏法術。

靠,真的是可以同時御使兩種法器。而且,這子母陰針居然在木屬環境中能隱形,無聲無息,以青老的實力,不注意都很難發現。

千年陰沉木在築基期修士眼中並不是高級貨色,煉製的子母陰針,也只有主針達到中級法器的程度,一套陰針,也僅僅是接近上品法器,這法器的級別也不高,但是配合孫豪的雙法器御使,兩法器一明一暗,不知道會陰死多少人。

更讓青老欣慰的是,孫豪以鍊氣四層修為御使兩件法器居然毫不吃力,按道理,中級法器需要鍊氣六層左右修為才能很好御使,但是,只有鍊氣四層修為的孫豪,御使這套子母陰針貌似比鍊氣後期修士還能指揮自如。

青老不由再次感嘆自己這弟子的雄厚積累,毫無疑問,單從真氣來說,孫豪的萬輪木真氣委實了得,已經是超過了普通的鍊氣後期修士。

確認弟子的修為和戰鬥力之後,青老對孫豪去火蛙沼澤試煉再無異議。火蛙沼澤是低級試煉區,火蛙是低級靈獸,就算是火蛙王,也頂多是鍊氣大圓滿修為,以孫豪一身修為,只要不碰上火蛙王,危險性應該不大。

得到師父允許,帶上童力,兩人再次前往火蛙沼澤。相比上次,兩人的身上清爽了許多,童力身上再無大包小包,物資都在孫豪儲物袋裡放著。速度也比前一次快了許多,一天多,兩人已經抵達了火蛙沼澤。

孫豪和童力再次開始試煉。

孫豪和童力再次在南中院消失幾天後,南中院管事,李管家,這個素來低調,老實做事,存在感極低的鍊氣三層修士,敲開了曲友的院門。

曲友的傷勢早就恢復,他是丹堂長老東方的親傳弟子,療傷丹藥不缺,此時,一臉陰沉,仔細聽取南中院的各種情報。

早在孫豪第一次外出試煉,曲友就聯繫上了李管家,許以一些丹藥,輕鬆將李管家拉攏過來,上次前往南中院鬧事,實際也抓住孫豪不在,落落南中院面子,誰知運氣不好,被恰好趕回來的孫豪堵個正著,被狠狠地揍了一頓。

李管家躬身站在曲友的面前:「孫豪的修為絕對超過了童力,很可能達到鍊氣中期,他們這次外出看起來沒有準備多少物資,如果在外超出一個月,那麼孫豪很可能就有儲物袋;孫豪修鍊的法術和功法沒有探聽到,他的幾個師兄弟和婢女應該也不清楚;古雲租種了十多畝靈田,看樣子是要幫助南中院弟子門完成宗門任務;孫豪和鍾林他們去了斜月坊市一趟,好像在那裡開辦了一個商鋪,具體情況不明;最後,孫豪他們的試煉地點好像是火蛙沼澤」。

火蛙沼澤嗎?還有斜月坊市裡開辦商鋪嗎?等李管事退出之後,曲友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心中狠狠地說道:「孫豪,或許你修鍊比我快,但是,我在丹器堂,我是親傳弟子,我是奈何不了你,但是,我有師父有師兄,公孫那邊看樣子幫不上忙,下面要加強和師兄們的聯繫,等著吧,孫豪,一定不會讓你好過」。

站在原地想了片刻,曲友向師兄的院子裡邊走去,嘴裡說道:「玉師兄,師弟煉丹有個疑問特來請教……」

實際上,曲友並不知道,博覽群書之後,孫豪的眼界已經開闊許多,就公孫和曲友之流,孫豪並沒有放在心上,實話說,孫豪並不覺得他們的修鍊進度會對自己造成多大威脅。

當然,孫豪也沒有料到曲友已經把注意打到了師兄們的身上。曲友雖然自己修為不行,但借力打力的的能耐不錯。

而且,孫豪不知道的是,曲友針對孫豪的第一個行動,就是打擊孫豪開設的商鋪,辦法很簡單,通過師父和師兄的影響力,斷掉商鋪貨源以期讓孫豪損失一筆資源。

孫豪已經在火蛙沼澤開始了如火如荼的修鍊,商鋪的壓力,壓在了小婉和鍾林的身上。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