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六十九章落荒而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落荒而逃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好在,童力已經進了洞府,好在,自己這裡布設了一個二級基礎陣法,迷目陣。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不過,孫豪估計這形勢還是不樂觀,不過,遇見了,怎麼也得過上兩招不是,孫豪振奮精神,醞釀術法。

那邊,金線火蛙王一落地,就看到了剛剛孫豪擊殺火蛙之後留在原地的一灘鮮血。嗅到了自己屬下被殺的味道,蛙王勃然大怒,雙眼猛瞪,嘴一張,一顆碩大的火球朝孫豪沖了過去。

蛙王和普通火蛙的招式差不多,不過,這強度卻是大了不是一丁點。巨大的火球,迅速地沖向孫豪,但孫豪並沒有閃動,他發現,火蛙王的視線果然被迷陣給扭曲了,火球攻擊的位置距離孫豪有幾米的差距。

孫豪心中一定,一個青木纏扔了出去。

火球地一聲砸在沼澤草地上,但是這火球並沒有象其他火蛙的火彈那樣迅速熄滅,而是在原地熊熊燃燒起來,瞬間,火球落地三米範圍內燃燒起了熊熊火焰,形成一片火海。

而此時,因為迷陣的關係,火蛙王眼中,那可惡的人類小子已經被火海湮滅,其身體在火海當中閃爍掙扎。

只是隨即,沼澤地上冒起根根木藤,纏向火蛙王,火蛙王莫名,憤然,四肢用力,一躍而起,青青木木藤已經被它掙斷,空中,火蛙王的舌頭也飛速向著火海中的孫豪卷了過去。

巨大而靈活的蛙舌如同閃電一擊而出,孫豪眼中精光一閃,一根「凸木樁」擊打向蛙舌。

蛙舌卷向孫豪,但是一擊而空,蛙王巨大如同燈盞的雙眼閃過一絲疑惑。

孫豪的「凸木樁」已經釘在了蛙舌之上,但是這蛙舌卻是堅硬無比,「凸木樁」釘在其上,並不破防,而是乒的一聲,如同擊打在金屬上,被彈了回來,隨即被巨大的反震力震散,消失在了空中。

兩個常用的法術均無功而返,孫豪知道自己麻煩了,眼前這蛙王皮粗肉厚,四肢強壯有力,孫豪的攻擊力達不到理想效果,這樣子,壓根兒就是撓痒痒。而蛙王卻表現出來超強的攻擊力,幸好有迷目陣干擾,火海和蛙舌的攻擊都落空,要不然,只怕孫豪就吃不著。

眼前的火蛙王不可力敵,打不過就只有跑。迷目陣雖然有一定作用,但這陣法比較低級,在蛙王的攻擊力下,壓根兒堅持不了多久,再說,這蛙王的火海居然是大範圍的攻擊招式,說不定就會燒到自己身上來。

兩下攻擊沒有奏效,蛙王越發地憤怒,又是兩個火球吐了出來,同時,巨大的蛙身一躍而起,以泰山壓頂之勢,沖了過來。

二級基礎陣法本來連一級陣法都不算,作用相當有限,蛙王強力的攻擊下來,隨著巨大的蛙身落地,迷目陣不堪重負,幾顆靈石啪啪剝裂,迷目陣頓時告破。

迷目陣告破,扭曲的光線恢復正常,蛙王巨大的蛙眼頓時發現了五十多米外的人類小子,這小子彷彿嚇傻了一般,看著蛙王。

蛙王發出一聲興奮地蛙鳴:「呱」,隨即,火球噴了出來,四肢用勁,巨大的蛙身撲攻向孫豪。

孫豪看似是一動不動,實際是已經進入了飛草術的特殊韻律狀態。這蛙王不可力敵,唯一的辦法就是逃,逃跑最好用的當是飛草術。

在蛙王攻擊迷目陣的前一刻,孫豪已經催動清心訣、五行輪靈訣和萬輪蚍蜉三種法訣,在五行輪靈訣氣泡奇特的跳動韻律當中,啟動了飛草術。

飛草術啟動,天空中的木屬靈氣彷彿活了過來,孫豪的身體也隨著奇特的韻律彷彿溶於了這木屬靈氣之中,已經是不靠御物之術,飄浮在了沼澤草地之上。

如同落葉,如同氣泡,孫豪此時的身軀好像失去了重量。

蛙王衝擊而來,其巨大的氣浪產生偉力,孫豪的身軀已經如同氣泡一般,跟著天地靈氣一起被沖的瞬息飄向遠方,蛙王落地,孫豪已經遠遠飄開。

撲擊落空,站在火球形成的火海當中,蛙王的雙眼再度浮上疑惑的神色。這人類小子看起來傻傻的站在原地,怎麼頃刻間就飛快離開了?

嘴一張,舌頭再度卷向孫豪,但是,如出一撤,孫豪再度如同蜻蜓點水,保持著奇特的韻律向遠處而去。

見孫豪再度逃走,蛙王大怒,又一次沖了過來。

有飛草術在身,孫豪彷彿容身於木屬靈氣之中,成為木屬靈氣的一部分,蛙王想傷到孫豪,那是相當不容易。

不過,對孫豪怨念很深的蛙王並不罷休,依然不依不饒地對著孫豪猛撲不止,各種攻擊方式連續不斷地攻向孫豪。

孫豪一邊躲避蛙王的進攻,一邊飛速向後逃避。飛草術雖然了得,但是這根本就是逃命的法術,孫豪目前對蛙王形不成有效攻擊,還是早點逃掉的好。再說,飛草術本身是鍊氣後期才能勉強學習的法術,孫豪鍊氣中期就學會了,縱然是木丹和萬輪蚍蜉續航能力了得,孫豪也僅僅能保持飛草狀態不到兩個時辰。

也就是說,孫豪必須在兩個時辰內逃脫,不然就是**煩。子母陰針可能能對蛙王產生一定傷害,但估計很難致命,孫豪不想浪費精力,飛速奔逃。

當然,落荒而逃的孫豪也不是無頭蒼蠅般的亂轉,這方向也是有選擇的。選擇性避開童力所在的臨時洞府,這個臨時洞府雖然有迷蹤陣掩護,但是,看火蛙王的強悍架勢,估計就算逃進迷蹤陣,這一級陣法也堅持不了多久。

避開臨時洞府,但逃跑的大方向還是火蛙沼澤外圍。

孫豪在前面逃,火蛙在他身後,如同一個巨大的火球,尾隨呼嘯而來。一人一蛙,一前一後,在火蛙沼澤裡邊飛速追逐。

五行遁法是逃命的當家法術,飛草術雖然只是其前置法術,但啟動之後,也相當了得,鍊氣中期的孫豪,憑藉飛草術,居然比金線火蛙王的速度快上一線,雖然快不了多少,但這距離的確在一步步拉大。

孫豪在前面狂奔,身後,看著孫豪越來越遠的金線火蛙王發出一陣陣不甘而憤怒的巨大蛙鳴,「呱呱呱」聲不絕,整個火蛙沼澤其他尚存火蛙也跟著叫了起來,頓時火蛙沼澤好一陣熱鬧。

幾十公里飛速逃過,不到一個時辰,孫豪已經到達了沼澤邊緣,這時,遠遠回望,巨大的金線火蛙王已經只隱隱約約看到一個紅點了。

想了想,孫豪飛速奔向第一次進入火蛙沼澤時候布置的臨時洞府,一頭扎了進去,隨即,掏出一個迷陣陣盤,飛速在洞府門口布設了一個迷蹤陣法。

在火蛙沼澤裡邊,迷目陣都能對金線火蛙王形成視覺扭曲,看樣看出,這大傢伙的視力真不咋的。

已經逃得這麼遠了,孫豪不覺得它能發現自己布設的迷蹤陣。

迅速布設迷蹤陣后,孫豪盤膝而坐,調勻呼吸,開始恢復自身真氣。

一刻鐘過後,金線火蛙王已經追到了火蛙沼澤邊緣。不過這時,孫豪已經是身形杳然,不見了蹤影。

氣憤的金線火蛙王並沒有追出火蛙沼澤,靈獸一般都有自己的領地,沒有特殊情況不會超過自己的領地範圍活動,金線火蛙王的領地就是整個火蛙沼澤,此時孫豪躲在火蛙沼澤以外,金線火蛙王又失去了孫豪的氣息,自然就開始偃旗息鼓了。

不甘的金線火蛙王朝火蛙沼澤以外噴了幾顆火球,燃起呼呼大火,這才仰頭:「呱呱」鳴叫幾聲,跳躍而去,回去自己的老窩。

孫豪在洞府里呆了整整一天,確認這金線火蛙王已經離去之後,這才收起迷蹤陣盤從洞府裡邊走了出來。

在火蛙沼澤外圍轉了一圈,看看被金線火蛙王泄憤燒的一片狼藉的草地,孫豪嘿嘿笑了幾聲,不慌不忙御起烏木法劍,向著火蛙沼澤裡邊飄了進去。

現在孫豪體內真氣完全恢復,就算再次遇見金線火蛙王,也可以憑藉飛草術再次逃脫。雖然打不過金線火蛙王,但跑得過也不錯。

孫豪跑到童力所在的洞府時,童力依然在洞府內打坐修鍊。這一天下來,火蛙沼澤動靜不小,不明白情況的童力不敢亂動。此時見到孫豪,一顆擔驚受怕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問道:「豪哥,怎麼了?」

「有一隻金線火蛙王出來了」,孫豪對童力的穩妥做法表示贊同,真要是童力忍不住跑出去被金線火蛙王發現那才是**煩。

「金線火蛙王?」童力疑惑地問道:「那是什麼?」

「火蛙千年一金線,一線始稱王……」孫豪給他解釋:「這隻金線火蛙王背生三條金線,怕是修行了三千多年,其修為雄厚堪比築基」。

「堪比築基?」童力睜大了雙眼,不由佩服地說道:「豪哥,你真厲害,居然能和這金線火蛙王斗個不相上下」,外邊那麼大的動靜,孫豪又如此毫髮無損地出現在自己面前,童力自然佩服萬分。

孫豪笑了笑,說道:「錯了,我哪是那火蛙王的對手,不過是速度快點,那火蛙王拿我無可奈何而已」。

童力哦了一聲,不過還是說道:「那也挺厲害的,我們剛剛進入鍊氣中期好不好」。

孫豪擺擺手:「不說這個了,說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吧」。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