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十二章受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受創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金線火蛙王是鍊氣大圓滿的王級靈獸,本身就是能力拚築基修士的存在,孫豪和童力雖然了得,能以鍊氣中期擊殺鍊氣後期火蛙,但是在金線火蛙王面前,那是完全不夠看。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前面孫豪和金線火蛙王放對,因為有飛草術在身,金線火蛙王奈何不了他,但這次,童力沒有孫豪一般的速度型法術,被迫硬抗金線火蛙王的攻擊,這一下,修為的巨大差距體現出來。

孫豪的百分之一百二十加成的木甲術,童力全力施展的土氣盾都頂不住火蛙王的舌刺擊殺,一刺之下,木甲術和土氣盾僅僅頂了片刻,就已經轟然告破。不過,好在那蛙舌經過這兩層防禦書法的低檔,雖然也擊破了這兩層防禦術法,但大半力量也告耗荊

「」的一聲,蛙舌最後的力量擊打在童力身上,童力一聲悶哼,身體被一下擊飛,嘴裡噴出一口鮮血。

童力被蛙舌一擊,擊飛三丈有餘,踉蹌幾步,勉強站穩身形,隨手一拍,有一個木甲術出現在身上。

好在此時前面扔出的兩張上品青木纏和一個陷阱術開始生效,金線火蛙王落在草地上的同時,藤木和陷阱同時出現在他的四肢之下。一下牽扯住了金線火蛙王的行動。

要知道,孫豪的青木纏本來就十分難纏,百分之一百二十的青木纏已經能對金線火蛙王形成一定的影響,兩張上品青木纏同時生效,加上有童力的陷阱術相助,金線火蛙王居然沒有一下子掙脫束縛,被困了大約一息時間。

正因為被困住,金線火蛙王蛙舌噴射攻擊童力時,居然在距離上差了那麼一點點沒有攻擊實在,要不然,這下攻擊就夠童力受的。

看到童力有生命之憂,孫豪再也顧不得隱藏,御使烏木法劍一衝而上,青木纏、凸木樁先後扔了過去,攻向金線火蛙王。

此時,火蛙靈智不足的缺陷再度展現出來。按道理,童力相對較弱,如果金線火蛙王靈智較高,就一定會先滅童力,再專心對付孫豪。但是,這隻金線火蛙王一看見孫豪,許是嗅到孫豪身上那熟悉的味道,眼珠子居然如同滴血一般的紅了,也不管三兩下就可以解決的童力,反而仰天一聲蛙鳴,攻向孫豪。

其實,也不怪金線火蛙王轉移攻擊目標,蓋因為這半個多月里,它多次受孫豪愚弄,已經對孫豪恨之入骨,此時一見孫豪,哪還忍得住,當即就全力攻擊孫豪了。

童力心裡一陣僥倖。就這一下,童力已經被震斷兩根肋骨,內臟受傷,要是這火蛙王再來的一兩下,童力只怕就受不了了。給嘴裡迅速扔進一顆療傷丹藥,童力一邊密切關注孫豪和金線火蛙王對戰,一邊站在原地調整內息。

嚴格說來,孫豪沒有和金線火蛙王對戰的資格,不過這時候童力有傷在身,孫豪不能輕易逃走,只能慢慢地把金線火蛙王引開,便於童力逃逸。

金線火蛙王的攻擊,憑孫豪現在的水準,硬抗是明顯不行,孫豪高度集中精神,飛草術施展到極限,在草地上騰空,不停騰躍閃避,小心翼翼不讓金線火蛙王擊中自己的身體。剛剛童力都扛不住金線火蛙王的擊打,孫豪也不行,單論防禦,孫豪還不如土氣盾在身的童力。

四肢不停猛攻,火球飛濺,舌頭猛刺。金線火蛙王所有的招式用了出來,飛草術狀態下的孫豪如同樹葉,總是能閃過這些攻擊,而且,在閃過這些攻擊的同時,孫豪慢慢後退,小心翼翼把金線火蛙王拉開和童力的距離。

金線火蛙王多次攻擊無效,暴跳如雷,眼前這小子雖然修為不高,但如同泥鰍,滑不溜手,怎麼也攻擊不中。

金線火蛙王雖然靈智不高,但基本的判斷力還是有的,多次攻擊之後,它發現每次自己攻擊的氣浪之下,那小子如同樹葉一般躲避開來。既然如此,金線火蛙王雙眼猛地一瞪,張開大嘴,這次不是吐舌頭,而是猛地朝孫豪吸了一口氣。

這靈獸的想法很簡單,既然你是隨風而動,那麼好吧,我把你吸過來。本來金線火蛙王是不會這一招的,但逼急了,居然自創招數。

巨大的嘴巴產生巨大的吸力,空氣迅速如同一個漩渦牽引向金線火蛙王嘴裡涌去。

孫豪如同樹葉般的身形,也不由隨著氣流飄了過去。

嚴格來說,飛草術是一門容身入木屬靈氣,藉助木屬靈氣大幅度提升自身速度,靈敏度的法術。其施法原理和木屬靈氣息息相關。現在,金線火蛙王大力吸氣,天空中的木屬靈氣也被強力吸入,孫豪的身形自然就穩不住了。

不過,飛草術畢竟只是借用天地木屬靈氣,催動發力的還是孫豪體內的木屬真氣,是故,雖然空氣中的靈氣飛速涌往金線火蛙王的嘴裡,孫豪的身體卻在體內木屬真氣的控制下,湧向金線火蛙王的速度並不是很快。

但是,毫無疑問,金線火蛙王這一招奏效了,孫豪的飛草術大受影響,身體速度大幅度下降。

金線火蛙王巨大的雙眼閃動興奮的光芒,舌頭從嘴裡一衝而出,飛劍一般刺向孫豪。這時,天空中的木屬靈氣還在向金線火蛙王嘴裡涌動,蛙舌攻擊帶動的氣流,和這涌動的氣流相比要小了不少,孫豪的飛草術失去了隨氣流而躲避的能力。金線火蛙王這一舌劍乃是含恨而發,傾盡全力,以期望一下重創孫豪。

眼看舌劍急刺而至,孫豪全速運轉體內的萬輪蚍蜉功,五行輪靈訣、清心訣也瘋狂轉動,飛草術轉動到最大,飛速後退,但,明顯,自己的後退速度趕不上蛙舌的攻擊速度,不敢遲疑,隨手一拍,一連兩個木甲術符篆拍在自己身上,隨後,運轉真氣,又一層木甲術在體表生成。

三層木甲術剛剛上身,迅如閃電的蛙舌,急刺而至,噗的一聲,第一層木甲術告破,緊接著又是噗的一聲,第二層木甲術告破,此時,連破兩層木甲術的蛙舌速度稍微一緩,孫豪飛草術急閃,避開要害,但第三層木甲術也隨著告破,蛙舌啪的一聲擊打在孫豪的左肩之上。

好在蛙舌雖然形狀是尖的,但畢竟金線火蛙王塊頭很大,蛙舌前段的刺擊到了孫豪這裡也就變成了鈍擊,而且,一連三層木甲術的低檔,還是有很大效果,所以,蛙舌並沒有產生穿透效果,沒有如同金線火蛙王期待的那樣把孫豪給串起來。

不過,金線火蛙王這含恨一擊,力沉如山,孫豪只聽啪的一聲響,覺得左肩一疼,彷彿要撕裂一般,巨大的力量傳來,身體不由自主地被擊飛,一下後退三四丈,一口鮮血脫口而出,血灑長空。

金線火蛙王身後,童力看到孫豪飛草術受制時,就已經情急萬分,也顧不得療傷,強忍身體不適,兩張上品青木纏符篆,一個陷阱術再度扔到了金線火蛙王的腳下。

青藤和陷阱再度出現在金線火蛙王的腳下,這幫了孫豪的大忙,金線火蛙王一舌頭擊飛孫豪,正準備趁勝追擊,沒想到背後該死的小螞蟻又跑出來搗亂,腳下受到牽制,攻勢一頓,讓它功虧一簣。

金線火蛙王勃然大怒,回過頭去,一顆火球朝著童力沖了過去。不過,它的主要目標始終是孫豪,賞給童力一顆火球之後,三兩下掙脫束縛,又二話不說撲向孫豪。

左肩受到重擊,血肉模糊,連帶左肺也受到傷害,開始出血,孫豪倒退四五丈,嘴裡疼得一咧嘴,遠處,金線火蛙王的火球已經朝童力沖了,喊了一聲:「童力小心」,同時催動木丹,再練習千頭萬念斬斷煉神御物時,木丹對神念有巨大的療傷效果,現在受傷,不知道療傷效果如何。

木丹在肝部轉動起來,絲絲清涼的木屬生機靈氣迅速從木丹上蔓延到孫豪的左肺和左肩,內視之下,左肺的傷情迅速癒合,而左肩也是一片清涼,血止住了,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開始癒合。

僅僅一息時間,本身較為嚴重的傷勢就已經沒有了大礙,孫豪心中大定。此時,金線火蛙王已經再度撲了過來。

不過,此時孫豪的飛草術在身,金線火蛙王又是撲擊動作,並沒有吸氣,是故,隨著金線火蛙王的撲擊氣流,孫豪輕鬆地閃開了這次攻擊。

金線火蛙王撲擊無果,再度張開大嘴,對著孫豪猛地吸氣,想故技重施,試圖以吸力干擾孫豪的飛草術,然後再伺機攻擊孫豪。

巨大的靈氣漩渦再度湧向金線火蛙王的大嘴之中,金線火蛙王鼓出的雙眼,閃過興奮的神色,但是,馬上,他的雙眼中閃過疑惑的神色。這次,它這一招居然不靈了。

對面孫豪在靈氣漩渦的前方,居然還是紋絲不動,不僅沒有被吸過來,而且,還保持了相當的飛行速度和靈敏度。

這是怎麼回事?原本就不是很聰明的金線火蛙王有點搞不清狀況了。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