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十六章出人意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出人意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修士就沒一個蠢人,玉坤龍發話的同時,師徒幾個都明白了其中訣竅。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東方勝還是一臉笑容,也不阻止,以他在青木宗的地位,整治一下宗門附屬產業那還不是小事,小曲子借自己的勢,那也是理所當然。

玉坤龍和曲友發話質問,谷掌柜的圓臉上頓時冒出一層細汗,趕緊提高了聲音說道:「啟稟上師,本店剛剛開張,貨物是有所不齊,一定儘快補充財貨,請各位上師放心,一定儘快」。

「哦?」曲友饒有興緻地問道:「儘快補充財貨,這我可不信,要不,你跟我說說你們的貨源吧」。

谷掌柜臉上汗珠子只冒,在青木宗這些上師面前,他還真是膽子不大,有現在這個表現已經很不錯了,一咬牙,谷掌柜開口把孫豪師兄弟幾個抬了出來:「這個,啟稟上師,本店是青木宗南中院弟子開設,這貨源應該沒有問題的,聽說,今天就會有一批新貨來」。

南中院?熟知曲友事的幾師徒馬上明白了其中關節,曲友上次去南中院被打成重傷送了回來,還是玉坤龍幫忙療傷的。

雖然不知道曲友和南院弟子的詳細恩怨,也以為只是弟子之間的胡鬧,但曲友受傷讓東院的面子很不好看,什麼時候南院都欺負到東院頭上了?

不過小輩之間的糾紛,他們這些當師兄的也不好介入。今天曲友藉助他們的勢,在這裡發飆,整治一番敵對的宗門弟子,那也沒有什麼。青木宗並不阻止弟子之間的爭鬥,只要不相互殘殺,鬥鬥有益修行。

曲友心說:「就是知道你這商鋪是孫豪開的,我才來找你麻煩」,嘴裡卻是說到:「南中院?那群四靈根五靈根弟子扎堆的地方?他們會有什麼財貨,別笑話我了吧,我說掌柜的,你就拿點實際的東西出來,要不然,我會建議王執事讓你們暫停營業」。

開始商鋪,孫豪並沒有直接管理,只是決定了方向就當起了甩手掌柜,這商鋪的名字都是小婉取的,竹林苑來歷很簡單,取孫豪小婢小竹的名字而成。自從童力被孫豪拉去試煉,小婉就從南中院搬到商鋪坐鎮,此時正在商鋪二樓,通過陣法一看,小婉馬上認出了曲友。

知道這是個什麼人,也知道孫豪和他的恩怨,再加上幾次東院弟子到南院鬧事都是這傢伙暗中使勁的結果,小婉馬上知道今天怕是麻煩了。

果然,下面的曲友一套歪理,死纏爛打,而他身後的幾個明顯是宗門長輩的修士,卻是一臉笑容,明顯是縱容他胡來。

想了想,小婉不敢怠慢,隨手發了幾個傳音,然後不緊不慢地從二樓走了下來,站定之後,微微施禮,嘴裡說道:「青木宗弟子小婉見過各位長老,各位師兄」。

小婉鍊氣有成之後,已經自動成為了青木宗的外門弟子,不過,一來年紀偏大二來跟著孫豪童力他們能獲取到更多的修鍊資源,於是也就沒有擺脫小婢身份,而是以婢女的身份跟隨孫豪他們住進了南中院。

下來一個正主,東方勝和玉坤龍不好太過,都微微一笑,算是回禮,東方勝大手一擺:「你不要多禮,就跟我說說,既然你這商鋪是宗門弟子開設,為什麼就這麼點財貨,不得沒了我們青木宗的名聲」。

曲友在邊上笑著說道:「師父,這丫頭原來是南下院一使喚婢女,僥倖鍊氣,而今被打發到這裡經營商鋪,估計這門道也是有限,這商鋪自然就相當寒酸了」。

對於曲友的刁難,小婉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知道這傢伙和孫豪古雲是世俗的仇怨,由來已久,基本不可調和,不過,好在孫豪在試煉之前帶小婉見過師父青老,搭上這條線之後,小婉也由此有過一些安排。

尤其是孫豪在試煉之前帶走童力的時候,略微跟她提過此種情形,讓她未雨綢繆,此時倒不會措手不及,不慌不忙地,小婉不卑不亢地說到:「弟子開設的商鋪,自然得到了宗門的資源支持,請長老放心,不要三日,竹林苑就會有一批新品丹藥上架」。

「新品丹藥」,東方勝訝異了一下:「還是來自青木宗的支持,這個我怎麼不知道?」他是丹器堂次席,主管的就是宗門丹藥,雖然不會事無巨細地管理到位,但丹藥的大致流向還是知道的,可在他印象中,青木宗丹藥供給並沒有竹林苑這家商鋪。

「是啊是氨,曲友在一邊笑了起來:「怎麼我們丹堂不知道有竹林苑這號商鋪氨,一邊說,心中一邊狠狠地想到:「就算青木宗有竹林苑的丹藥份額,今天這一鬧,只怕這份額也得泡湯」。

瞄了曲友一眼,小婉壓根兒沒理他,面上依然帶笑,雖然東方勝在宗門的地位超然,但青老好像也不弱,誰怕誰呢,再說,竹林苑的丹藥並沒有走丹堂的路數,這個小婉隱約知道,竹林苑的丹藥直接走的許宗主的路子,好像還是孫豪的什麼分成,這可不是丹堂說拿就能拿的,今天這長老只怕打錯了主意。

雖然現場幾個修士的修為都高出自己一大截,但畢竟這裡是宗門產業斜月坊市,丹堂的幾個長老好像也沒打算直接動武,所以小婉並不怎麼懼怕,強頂著對方修為和氣勢上的壓力,努力保持心態平靜,開口說道:「弟子的商鋪剛剛開張,所需丹藥數量並不是很多,長老沒有留意也是正常,當然,長老如果有疑問,可以派個弟子在商鋪坐鎮,看看我竹林苑三天以內能不能有新品丹藥上架」。

看著侃侃而談的小婉,東方勝眼中閃過一絲欣賞的神色,他本人和這間商鋪的弟子並沒有直接矛盾,眼前這個女娃子膽氣不小,話也說的漂亮,不說別的,這竹林苑主事的人能找到這麼個女子主管商鋪也算是有識人之明。

見師父沒有答話,玉坤龍在邊上淡淡地說道:「那倒不用,我們丹堂要負責整個宗門的丹藥供給,每天都忙不過來,哪有時間在這裡耗著,我會交代宗門在斜月坊市的執事弟子和執法弟子,讓他們重點關照的」。

曲友眼中一亮,心說師兄這招厲害,話說縣官不如現管,真是有宗門在斜月坊市的力量特殊照顧,孫豪這竹林苑開得下去才怪,凡是讓孫豪難受的事就是好事。

聽到玉坤龍這話,小婉眉頭一皺,她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也清楚丹堂在宗門的地位超然,不說別的,那些執法弟子如果有了丹堂的指使,估計就會很麻煩。

東方勝對玉坤龍的話不置可否,曲友是他的弟子,自然就利益相連,打擊一下對手也是應該。

正在小婉一籌莫展的時候,竹林苑外邊有人哈哈大笑著走了進來:「東方長老真是稀客啊,怎麼?到了斜月坊市也不到小弟那裡去坐坐?」

小婉見到來人,不由心頭一松。

門口,一個貌似青年的修士走了進來,這青年的身後,一臉笑容的王光榮也跟著進來,見到東方勝等人,點頭哈腰的表示恭敬。有前面這個修士在前頭,他倒是沒有資格出面打招呼。

「許長老」,見到這個青年修士,東方勝神色一正,不敢怠慢,臉上也出現了笑容:「我來參加拍賣會,完了隨便走走,可不敢打擾你閉關」。

許長老名叫許有之,也是鍊氣大圓滿修士,是青木宗駐守斜月坊市的長老,最關鍵的是,這許有之是許宗主的親侄子,在許宗主一條線上說話很有分量。

看到許有之到來,人老成精的東方勝心知這竹林苑只怕不是那麼好拿捏的,嘴裡打個哈哈,笑著說道:「沒想到,我在這裡隨便走走,還是驚擾到了許長老,哈哈哈」。

「哪裡哪裡」許有之也哈哈大笑起來:「東方長老大駕光臨斜月,真是讓斜月蓬蓽生輝,何來打擾一說,怎麼樣,我這斜月坊市還算經營的不錯吧,如果有什麼不妥之處,還請東方堂主多多指教,對了,如果是丹堂能加重斜月坊市丹藥供給,那就更好了」。

「哪裡哪裡」,東方勝也哈哈大笑:「斜月坊市日進斗靈,許長老經營有方,佩服佩服」。

兩個長老在這相互恭維,看似說笑。但這話里話外,意思很是明白,至少,曲友是聽明白了,那許長老在幫竹林苑出頭,說什麼不妥之處請指教,而師父哪裡哪裡這麼說好像也並不想得罪這許長老,估計今天這事就這樣了。

曲友不知道這許長老的跟腳,但玉坤龍和馬一鳴知道,見到許長老,自然也恭敬地施禮:「見過許長老」。

許長老爽朗地笑著說道:「玉師弟和馬師弟啊,稀客稀客,常來玩啊,常來玩氨。

於是,在幾個人有意無意之下,竹林苑的事放到了一邊,幾個人在小婉的帶領下,到竹林苑的二樓小坐,天南海北聊的不亦樂乎。就連曲友和小婉,也好像成了好朋友,在宗門長輩面前有禮有節,得了不少印象分。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