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十七章迷蹤陣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迷蹤陣成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家都是明白人,很多話點到就止。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聊了一會,東方勝起身告辭:「許長老,丹堂事情很多,我也出來很久了,今天見到許長老真是高興,但丹堂事情千頭萬緒,今日就此告辭,祝願斜月在許長老的打理下,生意越來越好」。

「承你吉言」許有之也站起身告辭:「話說,有了你們丹堂煉製的新品丹藥支持,我很有信心把坊市經營的更好,哈哈哈」。

東方勝起身,許有之熱情相送,一直送到竹林苑門口時,許有之這才好像想起了什麼,對身後的王光榮大聲吩咐到:「對了,光榮,給竹林苑帶來的導氣丹、小築基交給小婉吧,讓他們儘快上架」。

門外,東方勝身體微微一顫,然後不動聲色向斜陽坊市外邊行去,倒是曲友差點一個踉蹌摔倒,還好身邊玉坤龍扶了他一把,這才沒有出醜。

門口,許有之看到東方勝走遠,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沉吟了一下,搖搖頭,也不回竹林苑,再次回去閉關了,宗門有小築基丹,他築基有望,修鍊更是用功,要不是親叔宗主交代他一定要把竹林苑的事當成許家的事情抓好,他可不會走這一趟。

話說,到現在許有之還不明白許宗主為什麼對竹林苑的事情這麼上心,不僅讓他額外照顧,還把僅僅出現在拍賣行的小築基丹也給竹林苑銷售權,就算這數量僅僅是半年一顆,但是,就只要有一顆,竹林苑也會在斜月坊市名聲大噪。

許有之並不知道竹林苑背後是孫豪,更不知道孫豪背後是青老。更關鍵的是許宗主隱隱感覺到青老的修為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更更關鍵的是,許宗主很看好孫豪,作為一宗之主,修為或許不能最高,但這眼力一定要好。

走出斜月坊市,東方勝幾師徒這才御使法器騰空而起。不過,前面帶路的東方勝一直臉色陰沉,不言不語,幾個弟子也就不再說笑。

不管承認與否,今天是被打臉了。

這臉打的啪啪作響,而且被打臉了,還沒地方說理去。

要說東方兄弟在青木宗,權柄了得,掌控丹器堂,一般人還真不敢招惹他們。但是,青木宗有兩個例外,這兩個人就是青老和許宗主。修士築基與否差距如同天淵之別。

修士界是個等級森嚴的世界,高一階的修士不是低階修士能抗衡的,青木宗或許能誕生那種能越級挑戰比如鍊氣中期挑戰鍊氣後期的天才存在,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過能越階挑戰也就是以鍊氣修為挑戰築基修為的妖孽。

再說,修士築基之後,真氣化液,能燃燒築基火,煉製丹藥有天然優勢,有許宗主的許家,在丹藥煉製上對丹堂的依賴度並不高,可以完全不買賬。

這也是許有之敢於打東方勝臉的原因。

飛了一陣,玉坤龍作為大弟子,輕輕叫了一聲:「師父」,東方勝嗯了一聲,這才冷冷地開口說話:「說說吧,怎麼回事?」

曲友馬上會意過來,不敢怠慢:「師父,弟子來自夏國邊界飛龍寨,那孫豪古雲是蘭林鎮人……」,一五一十,把自己跟孫豪和古雲的恩怨交代清楚。

師父被打臉,弟子們感同身受。不過,這事對曲友來說不一定是壞事,以前和孫豪的矛盾那是弟子私人之間的矛盾,這次之後,情況只怕會發生變化。

聽曲友交代完畢,東方勝依然陰沉著臉,曲友的信息裡邊,並沒有許宗主什麼事。那麼,許宗主這一脈為什麼會特別照顧竹林苑呢?

玉坤龍也明白東方勝的疑惑,想了想,說道:「南中院那邊和宗主一脈好像並沒有特別關聯」。

曲友補充到:「弟子和南中院管家很熟,據他所說,那孫豪現在在火蛙沼澤試煉,好像也沒有得到特殊照顧」。

孫豪是秘傳弟子,青老又相對低調。曲友倒是知道孫豪曾經是藏經閣掃地弟子,但這事他沒跟東方勝說,因為他覺得這不是個事。

火蛙沼澤?東方勝再度疑惑起來。

火蛙沼澤是個什麼地方,他自然清楚。這地方是特別適合低級弟子試煉,但關鍵這地方試煉是個虧本買賣,如果沒有特殊目的,一般弟子還真不會選擇去火蛙沼澤試煉,可以說火蛙沼澤除了火蛙數量眾多之外,一無是處。

又是一個讓東方勝不解的消息。

不過,閉上雙眼,東方勝想了想,說道:「宗門弟子要相互團結,彼此有爭議可以化解,世俗的仇恨,在修士眼裡那不是個事,曲友,你要牢記,宗門弟子是嚴謹彼此殘殺的,一經發現,宗門將嚴懲不貸,以後,要學會和同門處好關係」。

曲友有些愕然,不大明白師父話中的意思,但還是恭敬地應道:「是的,師父」。

前面,東方勝飛了一陣,自言自語般地搖頭說道:「這孫豪膽子倒是不小,火蛙沼澤多年未經清理,怕是已經泛濫成災,以他鍊氣中期修為,一旦遇見鍊氣後期火蛙,可是相當危險……」

他身後,玉坤龍雙眼閃過寒光,隨聲附和:「是的,師父,這火蛙沼澤真是危險,恐怕那孫豪現在已經喪生在了火蛙沼澤也說不定」。

曲友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

東方勝臉上有了點笑容:「坤龍,這話可不要亂說」。

玉坤龍英俊的臉上浮上冷冷的笑容:「明白了,師父,弟子不再隨意揣測,不過師父,弟子最近準備外出幾個月,試煉一番,順便找找機緣,你看是否可行?」

「好」,東方勝臉上終於露出燦爛的笑容:「哈哈哈,你去試練,最好多叫幾個師弟,順帶把老也帶去,讓他把宗門任務也給做了」。

馬一鳴的一張木瓜臉,平時不怎麼言笑,是個悶葫蘆,此時難得開口:「師父,殺雞焉用牛刀,是不是太小心了點」。

東方勝神色一正,教訓到:「獅子搏兔尚盡全力,一鳴,你這個心態可要不得,以後說不定會吃大虧」。

馬一鳴神情一正,趕緊鞠躬說道:「弟子明白了」。

東方勝不再說話,頭也不回飛向青木宗。身後,曲友看看玉坤龍,玉坤龍含笑點頭。曲友心頭大定,臉上出現如釋重負般的笑容。

孫豪暫時不知道斜月坊市這檔子事,現在,他正在火蛙沼澤和金線火蛙王糾纏。

隨著孫豪修為提升,他擊殺火蛙的陣線逐漸向火蛙沼澤中心推進。

目前,孫豪已經差不多殺到了金線火蛙王直接控制的核心區域,殺到這裡,孫豪發現金線火蛙王居然把所有修為較高的火蛙集中在了自己的身邊,這給孫豪的行動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前前後後,從鍊氣前期火蛙開始,孫豪已經不知道擊殺了多少只火蛙,煉化了不知多少滴火蛙心血,烈火勁內氣也已經十分強壯。

不過,因為萬輪蚍蜉的雄厚積累,還因為木丹的存在,烈火勁內氣依然還遠遠不是對手。

就因為積累太深厚,居然影響到自己輪火決,雖然知道這是好事,但孫豪多少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雖然核心區域火蛙們抱團,但擊殺火蛙的目標不會變。

現在孫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退出核心區域,到外圍一點找修為稍低點的火蛙擊殺。火蛙沼澤十分廣袤,繁殖又快。孫豪還真不愁沒火蛙殺。

另一條路就是想辦法擊殺核心區域的高級火蛙。這個有一定的難度,但也並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可想。

一涌而上,孫豪肯定不是抱團火蛙們的對手,要想擊殺這些火蛙,最好的辦法是各個擊破。要想各個擊破也不是那麼容易的,火蛙雖然靈智不高,但一旦孫豪出現,絕對不會只有一兩隻干他,估計會一上一大群。

沒有辦法想辦法,沒有條件創造條件。孫豪在核心區域外圍轉了幾圈,偵查地形,然後開始布設迷蹤陣。

迷蹤陣是迷目陣的升級版本,通過練習迷目陣,孫豪已經積累了大量的布陣經驗。仔細回憶領會記憶中的迷蹤陣圖,孫豪開始布設。

和迷目陣相比,布設迷蹤陣有兩個難點,其一是對神念消耗很大,布設一級陣法,如果神念不強是堅持不下去的;其二是靈氣消耗不小,一般鍊氣中期弟子還真很難布設。不過這兩個難點在孫豪這裡都不是問題。

神念上,孫豪修鍊千頭萬念斬斷煉神御物之後,神念比一般弟子強出一大截,足夠支撐孫豪布設一次迷蹤陣綽綽有餘。而靈氣保障就更不是問題了,孫豪體內的萬輪蚍蜉還有木丹都是極為強悍,續航能力了得,完全能支持孫豪布設一級陣法。

第一次布設,孫豪速度不是很快,大約一個時辰過去,火蛙沼澤的南邊區域出現淡淡的光線扭曲,這個方向,一個佔地近十畝左右的迷蹤陣布設成功。

迷蹤陣布設成功,標誌著孫豪正式成為了一名一級陣法師。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