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二章別來無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別來無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童力看著遠遠飛遁而去的玉四,一陣無語。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童力雖然修為到了鍊氣四層頂峰,但是並沒有學會御物飛行這招,而這玉四反應快得超出童力的預料,眼看是追不上了。

沒想到青春痘修士這般機警,看樣子,師兄交待的任務不能完美完成了。

玉四逃逸,童力也不再管他,手上符篆連扔,攻向還在和青木纏糾纏並大罵:「狗日的老四,你不得好死」的玉三。

洞府戰鬥打響的一刻,金線火蛙王帶領下的火蛙群向著玉坤龍他們發起了集團衝鋒。

這一次,有了金線火蛙王的壓制和調度,火蛙們的攻擊整齊的多了。

幾乎同時,火彈們噴了出來,隨後就是蛙舌彈了過來。

面對這大量的攻擊,沒有了馬一鳴的金光盾,小隊的防禦體系馬上捉襟見肘,玉坤龍和黃錦左擋右支,但他們並不擅長防守,眼看就抵擋不祝黃錦大聲叫道:「大師兄,這樣子不行啊?」

玉坤龍大喝一聲:「先送他們出去,你開路,我斷後」。

馬一鳴受傷,連帶曲友他們三個就成了拖油瓶,不得不說金線火蛙王偷襲馬一鳴真是明智之舉,一下就打殘了這個小隊。

玉坤龍和黃錦修為了得,有了法器之助,並不遜色金線火蛙王多少,加上有海量丹藥在身,只要安頓好曲友幾個,還是能和金線火蛙王鬥上一斗的。

至於是否就此作罷,掉頭回去宗門,兩人都沒有想過,修士修鍊,爭的就是資源,如今火蛙沼澤有寶,他們又有能力一爭,自然不會輕言放棄。

兩人法力全開,一些購置的防禦性符篆也紛紛扔了出來,硬是從防禦較弱的方向殺出一條血路,將曲友和玉大玉二給送出了核心區域。

在核心區域外,玉坤龍神情肅然地說道:「曲師弟,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和你二師兄再去對付那金線火蛙王,能不能擊殺這蛙王不重要,關鍵是那靈物,我們怎麼也得爭上一爭的」。

曲友「嗯」了一聲,說道:「知道了,師兄儘管去吧,我這裡有玉大玉二幫助,落單的火蛙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

玉坤龍不知怎麼的想起了玉四的一番話,不由叮囑了一句:「照顧好你馬師兄,還是小心為上」,並隨手扔給曲友幾張符篆:「這是幾張中品符篆,效果很不錯,你拿著備用」。

曲友驚喜地接過符篆:「謝謝師兄,我會小心的」。

玉坤龍和黃錦快速而去,守護寶物的靈獸一旦發現敵對勢力超過自己的能力範圍,就很可能吞掉靈物,這可不是他們希望的。

看到玉坤龍和黃錦離去,玉大玉二看看曲友:「曲公子,我們怎麼辦?」

曲友說道:「大家輪流恢復真氣,玉大,你修為高一些,我和玉二先恢復一下,麻煩你警戒」。

曲友現在已經十六,個子較矮,雙目陰鷙但精光閃爍,眉毛吊梢,看起來有一股子凶戾氣。對他的話,玉大表示聽從。

曲友和玉二盤膝而坐,打坐恢復,玉大手持法器,警惕的看著四周。

不遠處,隱跡陣中,孫豪也盤膝而坐。

過了一會,確認玉坤龍和黃錦已經走遠,孫豪這才悄然站起,幾顆靈石拋出去,迷蹤陣開始運轉。剛剛,見到玉坤龍他們殺出來,孫豪暫停了迷蹤陣的運轉。現在,這幫人分成兩撥,自然要運轉陣法,隔開他們,各個擊破。

迷蹤陣悄然而起,對陣法沒有研究的玉大有點不明所以,只是覺得奇怪,好像這火蛙沼澤起霧了,視線有些模糊,暗罵一聲見鬼,剛剛還晴朗晴朗的,怎麼這會就起霧了?

此時,簡單調息一下,吞服過回氣丹的玉二和曲友已經站了起來,他們修為不高,有回氣丹的幫助,恢復真氣速度不慢。

曲友剛剛站起,也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天氣的奇怪變化:「該死,怎麼起霧了?」

玉二雖然只是陣法學徒,但是畢竟學過不少陣法知識,此時,看看周圍,眉頭一皺,對準備調息真氣的玉大說道:「大哥且慢,情況不大對頭」。

曲友聞言,神情一肅:「怎麼回事?」

玉二看看周圍,有點不大確定的說到:「我們好像進入了陣法當中,這很可能是一級陣法迷蹤陣」。

曲友曬然:「就是你在那臨時洞府門前破去的那種破陣法?」

玉二神情有點不安地說道:「這個一級陣法應該是修士布設的,而且如果有人主持這個陣法的話,以我的能力,可能破不開」。

玉二隻是陣法學徒,對一級陣法知道一些,但這種修士布陣,那就是考驗雙方的眼力和陣法道行了,面對一個可能存在的一級陣法師,玉二沒有一點把握,除非這個陣法師不在這裡,那麼給玉二一點時間,應該也是能破開這個陣法的。

但是,這陣法明明是剛剛升起來的,布陣的陣法師可能不在現場嗎?

答案是一定在。

曲友不以為然地說了句:「玉二,別磨嘰了,快想辦法破陣」。

就在玉二四處打量,仔細查看周圍情況的時候,他完全沒有留意到自己身邊的草叢在輕輕地搖曳。

他們這一行當中,只有玉二一人對陣法有所涉獵。

不得不說,陣法對丹器堂弟子來說是個短板,平時修鍊的時候,陣符堂弟子相當羨慕丹器堂弟子有丹藥提升修為,但一旦對戰,一旦陷入陣法師的陣法之中時,就換丹器堂弟子詛咒陣符堂弟子陰險卑鄙了。

正在玉大和曲友腹誹陣符堂弟子陰險卑鄙的時候,正在琢磨陣法的玉二突然覺得渾身冷汗淋淋,巨大的危機感湧上心頭,嘴裡大喝一聲:「什麼人?」同時,手中拂塵一擺,一個護身咒出現在身上。

這攻擊來的全無徵兆,就在玉二護身咒剛剛上身的一刻,他背後的草叢裡,激射出十幾道寒星,撲撲撲,一連串響聲過後,不知道被什麼擊中的玉二一身哀叫,撲到在地上,嘴裡冒出大量的血泡,勉強叫了一聲:「大哥救我……」,隨即已經暈了過去。

十幾顆寒星一閃而逝,一擊建功之後,又消失無蹤。

這一切來得很突然,玉大和曲友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現場唯一的陣法學徒就已經被伏擊瀕臨死亡。

「誰?」曲友大聲喝道:「誰偷偷摸摸,算什麼英雄好漢?」曲友出身飛龍寨,英雄好漢掛在手上,十分順口。

「小曲子」不遠處,草叢中,孫豪緩緩起身,臉上帶著微笑:「別來無恙」。

「是你?」曲友的臉上一陣抽動,難看之極,雙眼只差冒出火來:「孫豪,是你在搞鬼?」

玉大也向孫豪看去:「你就是孫豪,那個南中院弟子?」

「這位師兄是玉大吧?」孫豪微微一笑,不緊不慢地說道:「區區在下,正是孫豪」。

玉大立即厲聲問道:「既然是南中院弟子,為什麼出手傷害同門,你該當何罪?」

孫豪臉上笑容一斂,正色厲聲問道:「那麼,請問師兄,你們又為何而來,不知道這低級弟子試煉的區域有何東西居然勞動玉師兄大駕?」

玉大看看曲友,曲友已經很光棍地說道:「玉大,別整這些沒用的,我們的目的這小子估計早就清楚」,說完,曲友面對孫豪,狠聲說道:「今天,我們兩就來個了斷,不死不休,不過,在這之前,孫豪,你敢說說自己都搞了些什麼鬼嗎?」

曲友不是不想立即動手斬殺孫豪,但是,目前的局面是敵暗我明,尤其是孫豪剛剛伏擊玉二的法器是什麼,到現在曲友依然沒有搞清楚,盲目動手只怕相當不利,再說,玉大也需要時間恢復,曲友從小接觸江湖,經驗足,想方設法拖延一點時間。

孫豪有點好笑地看著曲友,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曲友的小心思孫豪自然明白,不過並不放在心上,孫豪目前已經修鍊到了鍊氣五層中期,這一路修鍊過程中,很少和修士對戰的經驗,他倒是也想玉大恢復起來,雙方好好過上一常

修士畢竟不是智力低下的火蛙,藏經閣書中記載,修士修鍊過程中,最大的敵人和對手依然是修士,眼前的玉大和曲友是很好的磨刀石,孫豪也不怕他們恢復。

於是,孫豪笑了起來,不急動手:「要說這火蛙沼澤,我的確做了一些布置,入口處有連鎖音陣,洞府那裡留下了靈物的信息,還有就是在這核心區域的周圍布置了一些一級陣法,不知道小曲子你做何感想?」

曲友還沒答話,玉大已經大聲吼了出來:「這不可能,你故意暴露的形跡?」

孫豪淡淡地說道:「我只是用隱跡陣掩飾了我不想暴露的痕而已」。

玉大頓時一陣無力,感情這一路來,自己一直被牽著鼻子走,感情玉四那小子分析的是對的,自己又一次在玉四面前掉分了,這才是玉大真正在意的東西,現在的他並沒有感受到孫豪的威脅,並不覺得眼前這個才鍊氣四層修為的傢伙能怎麼樣自己。xh118